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灵幽门

初见锦风 墨莫攸 1831 2017.01.04 20:08

  屋内,间歇性的传来咳嗽声,云锦风担忧的看向影皇:“父皇,一月未见,怎的你的病又加重了。”影皇咳嗽了一声平静的说:“没事,还死不了。”云锦风微微皱眉,似乎不太知道怎么去关心。气氛有种说不出的尴尬,他只记得小时候父皇就很少陪他,但只要有空他就会和父皇还有翼皇兄一起下棋,打猎。但自从十岁那年他被送去了灵幽门后他们就很少一起下棋打猎了,如今更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影皇看着眼前的人,这是他的孩子,他不再是小时候那个会因为没有抓到猎物而伤心的小男孩了,他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猎人”,没有他抓不到的猎物。他浑身都散发着凛冽之气,他忽然觉得十二年前或许不该送他去灵幽门。这次派他去灵域到底是对还是错呢?不觉流露出关切之情:“锦风,这次去灵域凶多吉少,你还是要谨慎才行。”云锦风恭敬的回答:“会的,父皇不用担心”

  “震世珠只有灵巫魄才能修复,但灵巫魄是灵域圣石,只有拥有仙力的人才能使用它,况且项链里的灵珠也没有觉醒不能收集仙力。你们此去一定要小心为好,风国的人已经蠢蠢欲动了,灵域那边也不安全了,听说前几日你府里遭了刺客,是风国的人。”

  云锦风有些诧异,那天明明让管家封锁消息的,怎的传到父王耳朵里了。转念一想也对,灵幽门之中也定有父皇的人,随即平静的回答道:“让父皇担心了,刺客已死,不足为惧。”

  影皇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说:“锦风,你还在怪我把你送进灵幽门吗?,当初我没有选择,为了维护云国的稳定,成为灵幽门主的你树敌太多,那些漏网之鱼逃到灵域,就是为了东山再起啊。”

  云锦风嘴角牵起一丝苦笑,进灵幽门的那天他怎么也忘不了,那天本该是他的生日,母后在宫里设宴,他收到了很多礼物,可是直到晚宴快结束也不见父皇的身影,他以为父皇只是忙于国事,所以他等他回来,可没想到,父皇回来时,还带来了灵幽门的门主君漠和几位重臣,他以为父皇会给他送礼物并祝福他,他开心的跑过去,给他看今天收到的礼物,父皇什么也没说,一脸沉默,他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这样,只听见那几个重臣对他说不能犹豫,他们一个个的脸都那么冷漠,不是来给我过生日的吗?君漠看着他,说要带他走,他知道灵幽门是什么,在云国它是神秘的存在,他也知道以前来皇宫的刺客都是被谁处理掉的,更知道那些试图造反的大臣是被谁杀掉的,也知道它们在灵域也占有一席之地。他才不要去那个杀人不见血的地方。他不要去,他不相信的后退,看向尊敬的父皇,可父皇的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他向后跑去,他不要去那个地方,没跑几步周围就出现了十几个灵幽,母后哀求父皇不要送他过去,但父皇还是无动于衷,他被灵幽抓住,他挣扎着想要逃走,可无论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当时父皇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还以为以为父皇心软了,父皇却让灵幽把他带走,母后抓着他的手也被灵幽生生的拉开了,从此后他便进入了地狱,为了活下去,他把自己变成了阿修罗,杀人似乎已经麻木了,之前一年才能见父皇母后一次,直到两年前那个一手把他培养为云国最强大的灵幽的人,那个既是师傅又像父亲一样的人君漠去世,他把灵幽门的位置传给他,他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云国,有了自己的府邸。他明白世上除了父皇母后与皇兄,君漠也算称得上他的亲人了,在灵幽门的残酷竞争与杀戮游戏里,没有君漠他可能早就死了,君漠虽残忍,但他也是给过自己父爱的人,每当他在灵幽门受伤时都是君漠照顾他,这个时候他总会想起自己的父皇,其实他很多次问过自己,恨父皇吗?恨,以前恨过,恨他狠心,但现在,他看着病榻上的父皇,两鬓已染了白霜,脸色苍白,竟怎么也恨不起来。遂真诚的道:“父皇,其实以前恨过你,不过现在已经不恨了。”

  听到这句话,影皇心有些难受,他知道这些年他受了很多苦,但当初他也是身不由己。自觉亏欠于他表达着心中的愧疚:“你受苦了。”但他明白无论说多少话都弥补不了云锦风,其实在把云锦风送去灵幽门的日子里他无数次的后悔,但那时已经没有退路了,云国的规矩,只要进了灵幽门,要么死,要么生。君漠常常跟他说云锦风的现状,是他亲手把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每次看见他心中就会升起深深的愧疚感,这两年他也想弥补云锦风,可发现十几年的时间他们都改变了,再也不能像他小时候那样与他下棋,打猎了。越想心理越觉得难受,咳嗽也加重了。

  云锦风听着父皇急促的咳嗽声,明白父皇有苦衷,以前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狠心,有什么苦衷能让他把自己的孩子送去那样的地方,可如今,知不知道真相对他来说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只要父皇平安就好。在那段地狱般的日子里他明白家人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想守护的也只有这几个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