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密谈

初见锦风 墨莫攸 1990 2017.01.15 21:59

  云城聚宾楼一厢房内围坐着五个人,最中间的正是御风堂堂主文刃,左侧是古丞相,右侧一位中年男子,微胖的身子,一双狡黠的眼睛正看向对面坐着的人,这人身材魁梧满是老茧的双手敲着桌子。而他的身侧是一位看起来脸色苍白的文弱书生。

  那身材魁梧的男子率先说话:“我说,文堂主,你把我们都叫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啊,来了半天你也不说句话。”

  文刃提起茶壶给他斟一杯茶:“李将军,别急啊,先喝杯茶。”

  又给那微胖中年男子倒了杯茶:“周尚书,素闻你最爱喝龙井,这可是聚宾楼最好的雨前龙井,可要好好品尝品尝。”

  “文堂主,你不会今日叫我们来就是来喝茶的吧。”文弱书生轻摇折扇道。

  “当然不是,白门主,喝口茶我们慢慢聊”文刃又给他倒了一杯茶。

  几个人茶倒满文刃并未开口,而是打来厢房的窗户,转过身对着四人道:“各位,下面请看一场好戏。”厢房临着云城最繁华的街道,因他们所在的房间在四楼,打开窗户就能从屋内看到街上的景色。四人不明所以,齐齐的看向了窗外。

  大街上人来人往并无异常,可是不一会就见人群出现了骚动,“死人啦,死人啦。”街中心有人开始跑起来,这句话也在街上传播开来,惊恐的群众四下逃窜,那倒在街上的人瞬间暴露在大家眼前,地上的人口吐鲜血,表情扭曲死状恐怖。

  “文堂主,这是怎么回事?”古丞相很是疑惑,难道就让他们看死人吗?“不对,云城一向太平,光天化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文刃拍拍手:“古丞相果然是明白人,的确,你们刚刚看到的是人为,那人是中毒而死。”

  周尚书喝一口茶有些不屑:“文堂主,区区一个死人能掀起什么风浪。”

  “是啊,一个死人不会掀起什么风浪,那如果很多人呢?”

  四人看向文刃脸上挂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每当他这样笑的时候一定会做一些恐怖的事。

  “各位,等这件事掀起风浪,云城必定会人心惶惶,到时候我们再散播一下谣言,这谣言就会变成真的。”

  古丞相有些迷惑:“什么谣言?”

  “你们说,如果到时候说他们的振国之宝快要毁了,他们所有人都将死去,这会是什么样的效果呢?”

  李将军恍然大悟:“那到时候云国一定大乱,我们这时候再添一点火就行”

  “李将军看来不止会打战,脑子还是很灵活的嘛”

  文刃喝一口茶眼神犀利:“到时候,我们再传要想修复震世珠必须要皇室血脉祭天。你们觉得这些愚蠢的百姓会不会相信呢?”

  “哈哈哈哈,文堂主,你果然狡猾。”

  “白门主,这件事还得你们白煞堂帮忙啊。灵域的人暂时不能用了,他们已经有很深的怀疑了,这下毒的事,就有劳你们了。”

  “文堂主放心,我们一条船上的人,各取所需罢了。”

  五人都心知肚明,这祭天的皇室血脉他们到时肯定会选云锦风,因为这是他们共同的敌人,自两年前他被封为锦王开始就处处和他们作对,如今影皇重病,云锦翼又羽翼未丰,到时候云国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龙轩宫内也进行着一场密谈。

  “锦翼,锦风你们没事了吧。”

  “让父皇担心了,我们已无大碍。”

  “那就好,只是这下毒的事可有眉目了?”

  “回父皇,此事我已派灵魑与灵魅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云锦风恭敬的回道。

  “父皇,这次他们也太胆大了竟然敢在皇宫下毒,他们又是如何进的来的呢?”云锦翼不得其解。

  “锦翼,你的历练太浅,这灵域的人可神通广大着呢。”影皇似是很了解灵域的人。

  云锦风翼道:“父皇,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

  “我们以静制动,他们这次失手肯定再不会对皇宫出手,但他们一定会按捺不住,所以我们静观其变。”影皇若有所思。

  云锦风道:“父皇,我明日便出宫亲自查探。”

  “也好,只是辛苦你了。一切小心为上。”影皇嘱咐着。

  “父皇放心,云国还没有能动我的人。”

  “皇宫内有我在,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的去查吧。”云锦翼对云锦风道。

  “好,照顾好父皇母后。”

  从龙轩宫出来云锦翼就直奔怡鑫殿了,乐初见吃了午饭闲来无事正和绿莹学习针线活,学习能力强的她可不会被这些细活难道,“乐姑娘,你学的可真快。”绿莹只交了她一盏茶的功夫没想到她就能领会到要领了。

  “那是,我当初可是绣过两尺长的十字绣的。”乐初见现在都挺佩服自己大一的暑假完成的大作。

  “十字绣是什么?”

  “十字绣也是一种刺绣,不过它主要的绣法是绣十字。很简单的。”

  “哦,乐姑娘,你真厉害。”绿莹给乐初见一个崇拜的眼神,两尺可是要绣很久的。

  绿莹又觉察出乐初见情绪低落下来问:“乐姑娘,你怎么不开心了。”

  “那副十字绣是绣的百寿图,是送给我奶奶的,不过她已经不在世了。”乐初见回想起奶奶收到这个礼物时开心的表情,不过没过几个月她就因病去世了,奶奶最疼她了。

  “对不起,乐姑娘。”绿莹情绪也跟着低落起来。

  “没事的,傻丫头,人总是会离开的。”这下乐初见反倒安慰起绿莹来了。

  云锦风一进门就听见乐初见说的这句话:“没错,人总会死的。”

  乐初见一抬头就见冰冷的面具脸。从他口中听到这句话又想起了那些不断在他剑下倒下去的人影,不觉别过了脸不敢看他。

  “收拾收拾,我们回锦王府。”又是这样的眼神,但他现在也不想深究了。

  “是”绿莹恭敬的应答着,乐初见还是未看云锦风。

  又要回锦王府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