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河外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回 叹红尘 身死道消烟云散

天河外传 白渔 2896 2016.12.29 20:20

  那韩魁老道肉身五脏六腑破碎,但修道之人生机旺盛,竟还一时未死,跌倒在门口,看着癫狂大笑的陈伯翰,“陈老儿,你服用丹药暴涨实力,必然经脉受损后患无穷,此生再无寸进的可能,遇到我韩家之人必然授首,你的报仇大愿终究还是实现不了,而且当年你作恶多端,仇人遍地,就是我透露了你的出身家族的消息,使你全家被仇人围攻而死,而你会永远活在仇恨愤怒之中,看着你的仇人修为越来越高,自己却停滞不前,慢慢老去,哈哈哈、咳咳、咳咳!”说着,一些碎末随着血液从口中流出。

  陈伯翰听得此言,怒吼一声,“啊!!奸贼,原来是你害的我家人被杀。”说着,就要向前再次动手。

  韩魁老道见得陈伯翰冲来,反而笑了起来。陈伯翰冲到半途,又停了下来,“韩魁老魔,差点中了你的计,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此次必然让你受尽酷刑折磨而死,而且等我服用了火灵芝这等千年灵药,必然脱胎换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将来会一个个的诛灭你韩家之人!”

  韩魁老道看得陈伯翰停下,叹了口气,复又笑了起来,“我的五脏六腑已碎,生机灭绝,今日必死无疑,而且你也没有机会报仇了,你且看一看身后!”

  陈伯翰转身一看,只见一个车夫打扮的男子站在张侗身前,正微笑的看着他。这个车夫样的男子,正是先前门外地下钻出之人,先前陈伯翰先是服用丹药精神亢奋,又中了天魔幻术迷失神志,复又大仇得报心情激荡,连番变化精神受损,一时间竟然没有注意到此人,只以为自己服用丹药实力大增,击败强敌,报得大仇,更没有发现此人何时到了自己身后。

  “你是何人?”陈伯翰问了一声,又看向张侗,“把火灵芝给我!”

  张侗看着满是癫狂之像的陈伯翰,不由得一叹,“陈老刚才中了那法术,迷失神志被定住身形,可认为是自己挣脱的,”扬了扬手中的木偶,接着说道,“我手中的木偶,叫做“都天巫咒人偶”,即可助你挣脱法术,又可以杀人于无形,弹指间使你魂飞魄散。”又指了指身前的车夫样男子,道:“这人是我的下属,名叫端木苍,被我以秘术炼成黄巾力士,修得道家炼体神通,不惧诅咒幻术,有道家出窍期的修为境界,武道先天罡气境的战力,你可还想要这灵药?”

  陈伯翰听了此话,不为所动,硬声喝道:“把火灵芝给我!”陈伯翰却是知道,这时自己体内药力未散,若是能夺得火灵芝重塑经脉脱胎换骨,还有一丝希望,否则过了今日境界跌落,只会让自己成为一个废人,再也没有进阶的希望,更不用说将来报得大仇了。

  张侗看着陈伯翰,叹了口气,说了句,“何必呢?”手中金针再次刺向木偶。陈伯翰见得如此,冲向前来欲要抢夺,却被那端木苍挡住,两人只交手了一招,陈伯翰就眼神涣散,静止不动。那端木苍顺手攻来的一击,却未能停住,轰然打在陈伯翰身上,将其击飞撞在了墙上,滑落在地,已经没有了生机。

  那韩魁老道见得陈伯翰死去,叹了一声,“陈老儿啊陈老儿,你终究还是死在了我的前面,如今你也都死了,我也该去了!”说着,又转向张侗道:“这位少年,我如今即将死去,但前番在南域得到一份佛门长生大法《燃木禅功》,只因与我所修功法相克不能修炼,如今却是舍不得这世间长生法门失传,你且上前来,我传授与你!”

  俗话说: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看着这即将死去的韩魁老道,张侗却不觉得其会有如此好心。似这等魔道修士,其不生恶念已是难得,又岂会心生善念将长生之机留给别人。心中念头转动,思及这老道先前提到他已经修成了灵魂出窍,便有了决定。将木偶上的金针拔下,递给端木苍,说道:“你以金针刺其百会穴,削了他六阳魁首,要运起护身法门,防止他施展出窍夺舍之法!”

  端木苍应了声“是”,走向韩魁老道。韩魁见得如此,知道自己的心思被人识破,无奈的道:“唉!不必着急动手,且再听我一言,真没想到那长青子竟然还有你这等了不得的后辈,也算后继有人了,那佛门长生大法真有其事,还有我天魔道传承,我愿将之献出,不知道可否放我灵魂轮回而去?”

  你道这韩魁老道为何如此说,却是真有一番缘由。这韩魁老道连受重击,胸腹之间骨骼断裂,五脏六腑破碎,生机已绝,肉身已废,难以移动,要是一开始就施展秘术,自可逃脱灵魂去转世轮回,但其今生修为太低,即使有秘宝护持,轮回之后也不一定能破开胎中之谜,怕就此迷失在轮回之中而不愿轻易舍弃今生。不想服用丹药功力暴涨的陈伯翰转眼间就落败身亡,一时犹豫迟疑便错失时机。

  如今被张侗两人盯着,怕是一有异动,就会受到攻击,若是施法被打断,而受袭身死,又失了秘宝护持,灵魂不是消散在天地之间,就是被大千世界自然之力给拖去轮回,这样更加危险不说,而且看张侗对付陈伯翰的手段,显然也有灭魂的法术。如今见得自己想要附身夺舍的想法被识破,更是不敢有一丝的异动,因此才开口要献出长生法门,以求一丝灵魂转世轮回的机会。

  张侗听了此言,想了一下,道:“可以,你且诵出道书经文,可让你自行兵解转世投胎而去。”端木苍亦是退回来护在张侗身前,防备着韩魁老道。

  那韩魁老道身不能动,口中念动经文,口中血液随声化字落在地面青砖之上,未过片刻,便形成两篇道书经文。张侗听在耳中,记在心中,看得如此,对韩魁道了声“你自去吧!”却是不怕道书有假,日后自可找族中前辈辨别真伪,是真的自然更好,是假的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韩魁老道见得张侗认可同意,接着口中继续念念有声,但不再有血字落下,而是顺着嘴角滴落怀中,就见得一道黑光从韩魁身体之中裹携出一道虚影,瞬间冲入天际,没入虚空。

  端木苍见此异变身形猛地一震,身体泛起玄黄色的光芒,不想却是虚惊一场。看着那彻底没了生机的韩魁老道,一阵惋惜,“没想到这老儿还有如此珍贵的转世符宝,真是可惜了!”

  张侗见得此景,各方人物你方唱罢我登台,旋儿身死道消了无障,不由得又叹了一声,“哎,斗来斗去,你争我夺,俱都是红尘孽障,身陷红尘苦海,又有什么意思呢,不能长生世间,待到身死道消,烟消云散,只留下一地鸡毛,真是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那端木苍听得张侗如此怪异的感叹,笑了声道:“公子何必为这些红尘客感叹,有族中前辈高人照应,如今又得了这长生大法,待得公子炼成元神,长生久视,自可得大自在,朝游北海暮苍梧,逍遥世间。”

  张侗听了这等劝慰之言,摇了摇头,“长生岂是那么好修的,而且世间之人多的是修道之人,又有几个能成就长生,要想跳出三界六道,可不是那么容易。”

  那端木苍欲要再言,却被张侗挥手打断,“好了,且录了道书,收拾一下,看看可有什么有用之物,赶紧离开此地!”

  “后面其他的追击之人已被我顺手除去,现在暂时还算安全,我已经叮嘱了南宫将军,要他杀退劫匪后,保护车队继续赶路,引开敌方视线,南宫将军有军阵之术,又有道兵辅助,必然无碍。”端木苍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如今敌暗我明,各方都有人拦截,只有我们自己也转到暗处,才能避开敌方高手追踪,还请公子掩藏行迹,暗中潜行,如此才能安全回京。”

  “嗯,这也不失为是一个办法,就这么办吧!”张侗点头同意,又道:“赶紧收拾收拾,咱们马上就出发。”

  张侗与端木苍两人动起手来,很快便搜索完毕,除了那韩魁老道的短剑与拂尘算是法器还算是珍贵之外,就只有陈伯翰的软剑还入的眼中,另有一些杂七杂八之物,却也不像是宝物。待录了两篇道书,又将几具尸体引火烧掉,两人便离开了这山神庙,消失在茫茫群山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