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河外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回 夜惊魂 飘渺歌声惑心神

天河外传 白渔 2332 2017.01.06 12:15

  夜半,伏牛山。

  听着“嘤嘤”哭声,张侗迅速扑灭火堆,移形换影,潜伏在暗处。那端木苍,更是滚下床来,遁入地下。

  哭声未停,伴随着脚步声,一个小孩直直的走到木屋之前,推门而入。张侗抬手一道黑光打出瞬间定住其身形,用的却是一门邪道法术黑天定身法,有制敌之妙用。

  小孩自然没有什么反抗之力,被定住身形,哭声也就停了。张侗显出了身形,重新点燃火堆。

  这短短一会,端木苍已经在周围探查了一圈,返了回来。看着被定住的小孩,只见是一个一副农家孩童打扮男童,衣衫破旧,面黄肌瘦,神情呆滞。

  检查了一番,发现真的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类孩童,便给他解开了定身法。这小男孩却是被吓住了,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这么过了一会,借着火光看到是两个人,小男孩已经回过神来,再闻到罐中肉香,肚子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张侗看着小男孩,说道:“饿了?想吃么?”

  小男孩怯怯的应了声“嗯”,脸上满是渴望。

  似这般道法显圣的世界,对平民百姓来说,生活同样是大不易,终年辛勤劳作,却不一定能换来一口饱饭,一旦有个五劳七伤,更是合家之灾难。

  看着小男孩,张侗轻声说道:“告诉哥哥,你为什么大半夜的爬到山上来?你若是说了实话,这一罐子煮肉,喏,就都是你的了。”说着,张侗将罐子放在小男孩面前。心道:真不知是哪家父母,舍得自家孩儿深更半夜的跑到山上来。

  美食在前,小男孩虽然神情上满是想要的样子,却不敢上前,一开口,又有要哭的架势,却又忍住了,“我今天放牛,把牛丢了,嫂嫂生气了,就把我赶了出来。”

  小男孩说话半截不完,但也听得明白,张侗又问道:“那你家里有没有其他的亲人?怎么跑到山上来了?”

  小男孩又哭了起来,抽泣着说道:“我爹娘都死了,还有一个哥哥,哥哥怕嫂嫂,我晚上在外边害怕,就想到山上这个屋子来……”

  一番问询,张侗总算明白了事情始末。这西南之地,上有道魔佛三教争锋,下有数十个国家混战,又有各路强人占山为王,山精野怪为祸人间,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太平年景。这小男孩名叫王二牛,也是一个不辛之人,其幼年之时,父亲被朝庭征召劳役而去就此不见音信,不过几年,母亲也劳累生病死去,他的哥哥王大牛带着他开始了四处乞讨流浪的生活。一个半大孩子带着幼弟要讨生活自然不易,那些人贩子、青皮、差役、山匪甚至于其他的乞丐,对于两个孩子来说都是危险,一路艰辛自不必细说,但好歹还是活了下来,几年之后流浪到了这伏牛山下清河庄,王大牛被人看中,入赘做了上门女婿,王二牛也就此生活在这里了。头几年还好,待得大嫂二老去世,哥哥嫂嫂有了孩子,王二牛的生活又开始了悲惨模式,吃的也差了,穿的也破了,脏活累活越来越多,而大牛哥更是被凶悍的嫂子治的服服帖帖,看着二牛受苦却是敢怒不敢言。这一次也是倒霉,二牛在河边放牛,因天气炎热在河中洗了个澡,牛就不见了,一番苦寻无果,气极暴怒的嫂子就将二牛给赶了出来。

  听了王二牛的悲惨经历,张侗心中却不由得一阵怪异:放牛郎、靠哥嫂过活、嫂子刻薄虐待、老牛,要是再有个仙女下嫁,妥妥的一曲牛郎织女轰轰烈烈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啊!真是悲了个催啊!而且这小孩子的心思你还真难猜,被赶出家门晚上在外害怕,可你往山上跑更是危险啊,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见得是这种乡间愚妇不行孝悌之事,张侗也懒得再继续问。世上不幸的人那么多,又能管的了几个,自己又不是救世主,见一个帮一个。就算是要做救世主,也得先渡己啊,待得自己成就仙佛般的人物,才能有能力再去渡人。

  让王二牛吃了饭后去睡觉,张侗便拿出一柄短剑用真气洗炼,正是从那韩魁老道处得来的那柄飞剑。这要炼制一件法器法宝,不仅需要天材地宝等诸般材料,还要耗费时间天长日久的去祭炼,但对于修士来说,练气修炼,追求长生的时间都不够,怎么舍得浪费时间去祭炼法宝。所以很多法器都是师徒一脉相传,经过几代人的祭炼,一件法器才能祭炼完成。像韩魁这样有两件法器的,相对于绝大多数修士来说,已经算是富有的了。

  而这柄飞剑,也不知是韩魁从何处得来,祭炼法门是玄门禁法,有五十六层地煞禁制,以一种不知名神木炼成,只是不知经了几人之手,如今却是有些驳杂,所以威能不强,只有重新祭炼一番,才能使用。

  倒是那柄拂尘,看着正派,实际上却是魔门手段炼成,那拂尘的每一条青丝,都是由人兽生魂和地肺中千万年秽气炼成的黑煞丝合炼而成,最善坏人元神,污人法器。即使如今祭炼未得大成,也有散魄拿魂之能。那韩魁老道受伤后却激怒陈伯翰向他出手,就是因为斗法最后时刻,虽然没能挡住陈伯翰的长剑,但拂尘青光却已经打中陈伯翰,使得陈伯翰灵魂散乱不稳,若是陈伯翰靠近,韩魁老道就能趁机附体夺舍。

  但对张侗来说,这拂尘却是有些鸡肋。若是祭炼时一个意外,反而可能会被地煞秽气污了自身法力,得不偿失。而且真到了斗法之时,也不一定能比张侗自己准备的符咒实用方便,要是舍得,分出一滴月光神水配合符咒,消神融魄更是不在话下。倒是这柄飞剑,祭炼的好了,即能拿在手里当兵器施展剑法,又能当法器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山野之中也不能安心修炼,因此张侗这几日来得了空闲,就用法力洗炼这柄飞剑。待到今日,这柄飞剑已经洗去杂质,返本还原,剑身吞吐一道青光,虽然禁制少了,只有四十八道禁制,但威能反而更强了些。待得张侗以'己寅九冲小乘炼宝决'将之炼成一道天罡禁制,张侗也就能多了件护身卫道的炼魔之宝。

  ……

  静夜无声,月自西斜。

  张侗正在以法力祭炼飞剑,突然,山林间传来一阵飘渺之声,如同海妖歌声,浅吟低唱,妩媚婉转,靡靡之音充满诱惑。张侗的心神不自觉间就被吸引住了,只愿继续聆听,不愿醒来。

  声音传来之后,床上的端木苍眉头紧皱,似是在做抗争,突然,从那位于端木苍身边的王二牛头发之中伸出数十条发丝般的黑线,如游蛇般蔓延而上,从端木苍的七窍无声无息的钻了进入。

  端木苍双眼突的睁开,一腔怒火充斥其间,看着似是无所察觉的张侗,眼中闪过一丝急切,却又什么也做不了,意识渐渐的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作者感言

白渔

白渔

更新较慢,敬请谅解!

2017-01-06 12: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