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河外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回 风雨歇 符篆秘术显神威

天河外传 白渔 2502 2017.01.15 11:36

  上回说道张侗施起神秘黑符,厉鬼就破门而入,张牙舞爪向着张侗扑来。

  危机临身,张侗法力灌注铜钱剑,剑发红光,张侗挥剑一扫,即将厉鬼斩为两半。张侗施展开一路剑法,一时之间剑光纵横,诸多厉鬼不能近身,就是偶有漏网扑上来的,也被先前加持在身上的符篆挡住。

  “哈哈哈,小子,你别费心思了,我这九子母玄天阴魔大阵自成一体,循环往复,被斩灭的厉鬼灵魂之力会被大阵吸收,等你杀完了这些厉鬼,九子母阴鬼就会化为阴魔,到时神威更盛。你还是乖乖受死吧!哈哈哈!”远处密林之中,一个瘦骨嶙峋面色发黄的中年道士,这道人周身披着黑色道袍,周身阴气缭绕,几乎整个人都藏在黑袍之中,让人一看就像个反派。原本这道人见得星光坠地,黑符升空还有些紧张,不想却是好一会都不见动静,遂以为是张侗发出的求救手段,心想应该加快步伐了,拖的世间久了怕是不能安然退走了。

  “鼠辈,依仗阵法算的什么本事,可敢出来与我一战,咱们手上见真章方算得是英雄好汉?”张侗打量着四周,激将道,却也是为自己的秘术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哼,本座又不是毛头小子,更不是愣头青,岂会中你这等简单的激将计,你也不必浪费唇舌,还是早死早超生的好……呃……”虚空中的声音嘎然而止。

  密林之中的中年道士,操纵大阵,却是能看到大阵外面的变化,只见此时大阵上空风云汇聚,风起云涌,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天空之中已是乌云盖顶,狂风大作,不时的电闪雷鸣,威势滔天,就连大阵之中的黑雾阴气,都有一些晃动。阵中诸多厉鬼听得雷声,更是吓得瑟瑟发抖,发出一阵阵哀嚎之声。

  看着天空之中的变化,中年道士自然明白是先前张侗的符篆带来的,心中暗恨自己大意,没有一开始就全力出手,结果等来了这番变故。但是到了此时此刻,却也是无法,只能催发大阵,全力应对,最好是能先击杀了那个张家小儿。

  张侗等的就是此时,先前那枚黑符是一道葵水神雷符咒,能汇集水汽衍生乌云闪电,演化天雷。张侗收起手中铜钱剑,右手持一枚符篆,左手掐诀,脚踏禹步,口中念叨:

  “五雷五雷,遍地是贼,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雷声,五方雷神急急如律令。”

  说着,右手向前一推,一道雷光在掌前凭空生成,破灭屋内诸多厉鬼。仿佛是发出了号令,天上乌云雷电大作,闪电迅而劈下,密集如网笼罩四方。雷电在自然界中具有不可思议的巨大威力,更是能破灭阴气,闪电撕破黑幕,落入阵中,诸多厉鬼俱被天雷扫灭。

  如此过了几息,张侗眉头一皱,却是因为张侗知道符篆力量终有尽时,天上雷霆即将消散,而远方还有几道阴气没有灭绝,怕是就是那九子母阴鬼了。自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可是其他的法器符篆对付阴鬼却是威力不大,没想到先前自觉手段众多,真到了争斗之时,可用的却是不多。罢了,宝贝该用了就得用啊!保得性命最重要。

  张侗伸出右手,缓缓张开,掐诀念咒,却见一团云雾在其掌心中生成。

  “老鬼,尝尝本座的呼风唤雨之术,我这神通呼的风乃是先天神风,中者魂魄消亡,最是克制你们这类阴魂野鬼!”张侗左手掐诀,右手猛地一推,一团云雾瞬间从掌心飞出,呼啸着向着门外涌去,飞去空中,随后变大,融入了满天乌云之中。

  其实张侗实力不足,根本施展不出这道家大神通呼风唤雨之术的威力。以张侗现在的修为,只能召来普通风雨,对付普通的孤魂野鬼,可能还会有一些伤害,但是对上经过人为炼制的厉鬼,却是无甚威力。而所谓的先天神风,更是没有,只是张侗在云雾之中加入了一丝月光神水,这玩意才是消融魂魄的利器。至于先前大喊先天神风,只是声东击西的障眼法罢了!

  及到此时,天上的雷霆已经停了,但是风却渐渐大了起来,更是稀稀拉拉的下起雨来。

  “吱吱吱”。

  门外黑夜中传来一阵阵惊恐的惨叫,那鬼魂被雨水击中,瞬间魂魄被雨水消融,消散在天地间。

  “神通之术,没想到你不仅有如此多的符篆,居然还有这种逆天的神通法术?”黑暗中传来一阵惊恐的怒吼。

  密林之中的中年道士一开始还抱着侥幸,但当天雷破开大阵,滚滚落下之时,面对天雷之威,他这等周身满是阴气的阴魂魔道修士最是惧怕,只来得及护住自己周身,却是顾不得大阵了,任由其自行运转。眼看着自家炼制的厉鬼就要撑过了天雷轰击,却又被张侗的什么呼风唤雨之术打的灰飞烟灭,其它的倒也罢了,但这九子母阴鬼却是与心神相连,将来是要炼成本命神魔的,而今被灭,这中年道士却是瞬间被反噬,虽不至于身受重伤,但也是心神受损,一时间不由得又气又急,怒吼出声。

  张侗不动如山,缓缓收了右手,暗中拿起飞剑,左手掐诀施咒,却是运起了天视地听之法,对着门外朗声道:“小道而已,但对付你却是足够了!”

  这时张侗已经收了神通,雨已经停了,但是乌云还未散去,外面依旧是一片黑暗。

  “哈哈哈哈、哈哈,张家小儿,我既然敢来劫杀你,你以为我只有这点手段吗?”

  黑暗之中传来一阵哈哈大笑:“而且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不但要得到灵药,还要你的神通之术。”

  “阁下真的铁了心要与我为难不成,就不怕得罪我南诏张氏,被我南诏国追杀吗?”张侗寒声喝道,暗中却是继续施法搜索对方的踪迹。

  “就算是得罪了,那又能如何,只要抢的了灵药与神通法术,这天地广大,天下何处去不得,且看我的'阴魔聚兽化骨销形大法'!”黑暗之中的道人高声喝道。

  “哼,你还是先想着如何活命吧!”说着,却见张侗大喝一声“找到你了!”接着左手掐诀,右手法力涌动,手扬处,一道青光电也似的激射而出,眨眼间没入林中,接着林中就响起一声惨叫。

  “啊!!!卑鄙,竟然用飞剑偷袭!”伴随着声音,却见远处林中一道旗幡飞起,包裹住一道黑影,瞬间破空而去。

  “哼,张家小儿,这次算你走运,不过你也别想好过,你等着,我还会回来的!!!”声音回荡在群山之间,旗幡已经消失在天际。

  张侗听了此话,好一阵无语,今晚一场交锋斗法,是你来偷袭我的好吧,贼喊捉贼都没有你这样的。

  乌云消散,外面的月光柔和似水般撒入木屋。敌人虽然退去,张侗却是面色阴沉,这魔头魔功实在是厉害,自己费尽手段,也只是将其重创,而且那男子也十分果断,一受创伤就立即逃走,而且敌暗我明,不知敌人是谁,却是后患无穷。

  想起端木苍还躺在床上,不知受了什么暗算,先前一番斗法,自己却是没有来得及查看,如今也不知其生死如何。张侗急忙回身,待看得身后的情景,却是心头猛地一惊!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作者感言

白渔

白渔

更新较慢,敬请谅解!

2017-01-15 11: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