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臣盛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挨打

君臣盛世 青杉古佛 2412 2019.06.13 09:31

  “大哥,二哥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雅安还是个孩子而已,小男孩淘气一点再正常不过了,慢慢管教,慢慢改掉就好了,孩子还小,你们这样会吓到他的。”

  “还小,他都16岁了,三弟你不用说了,今天本将军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不成器的逆子。”

  顾雅安走到书桌前,“父亲是要为一个外人打儿子?”

  “什么外人,那是你二叔。”面对顾雅安突如其来的质问,顾征更是火冒三丈,“你,你,看来你师傅真的是把你惯坏了。”

  “父亲真的要为一个外人打儿子?”顾雅安固执的看着顾简问。

  顾三爷连忙上前,拉住顾雅安,嘴里还说着,“雅安别惹你父亲生气了,你父亲也是为你好……,啊!”顾三话都没说完,就感觉一股推力将自己掀翻在地,坐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叫着疼。

  顾简一看顾雅安真是无法无天了,“你这逆子,亲叔叔都敢打,你是不是连本将军一起打了。”

  顾雅安嫌恶的擦擦手,“你要不是我父亲,那可真没准儿。”

  “你……,你这个逆子,”说着就要去拿自己的九转回龙鞭,“看来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沈彬一把摁住顾简拿鞭子的手,顾雅安叫嚣着“师傅你别管,让他打,看他今天能不能打死我。”

  被顾二扶起来的顾三看见自己制造出来的场面,面皮抽动了一下,似哭似笑的。

  被摁住的顾简原本打算松手,一听这逆子的话,拨开沈彬的手,甩手一鞭,直冲面门而去,原本以为这死小子会躲开,去势未收,新势已成,不料顾雅安竟只是侧身避过了面门,硬生生扛下了这一鞭子,第二鞭差点舔到顾雅安的下巴,一时之间,顾简有些反应不过来。

  沈彬时刻在观察着顾三,一看这人眉毛轻挑,跟顾二说了些什么,顾二看了顾简一眼,撇了撇嘴,朝顾简走去,“大哥,你这是干什么,雅安还小,慢慢教导就好了,何苦动上鞭子,”说着就要拉顾雅安的胳膊,“雅安呀,叔叔也是为你好,你跟你父亲认个错。”

  顾雅安肩膀疼的厉害,不用看也知道这人没打什么好主意,感觉顾二要来拽自己,疼的有些苍白的唇突然对着有些愣神的顾简粲然一笑,左腿发力,直接将顾二踹到了顾三身边。

  顾二被踹的差点背过气去,从小到大那里受过这样的屈辱,被扶起来后,反应过来的时候要不是被顾三拉住,他真的要冲上去给他两拳。

  顾简拿着鞭子的手在抖,可顾雅安一次一次的挑衅当朝将军的权威让顾简也有些愤怒,挥起鞭子又要打。

  “父亲住手!”

  不知何时来到门外的顾祈安唇色苍白的没有一点颜色,进门前还咳了两下,但就是这两下,让顾简放下了鞭子,让顾雅安回了头。

  顾简看也不看大儿子肩上的伤,对着小儿子明显声音柔和了些许,“小安,你怎么来了,这书房这么冷,你身体这么差,来这里干什么。”责备里的关心让顾雅安听着有些恶寒。

  搀住受伤的哥哥,低着头的顾祈安眼中明灭不定,“父亲,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是不是可以带哥哥下去上药了。”

  顾简将手里的鞭子一扔,摆摆手,示意将人带下去。

  顾二还要说什么,被顾三一把拦住,对着他摇摇头,起身对顾简告辞,“大哥,你看原本是要恭喜大哥回朝的,结果弄成这个样子,现在说这些话也不合适,小弟与二哥就先回去了,大哥也消消气。”

  顾二随着顾三出来后质问他,“为何不让我说,我那两个可怜的孩子还在床上躺着,那混蛋就轻轻的挨了一下,难消我心头之恨。”

  顾三看着自己傻了一辈子的哥哥,在这点上跟大哥还真是亲兄弟,“二哥,我们来的目的是什么你忘了?别看大哥只是给了一鞭子,这一鞭子就能搅得将军府不安宁,你且看着吧。”

  再说顾简,看着刚刚见血的鞭子,疲惫的叹口气。

  沈彬将茶递给他,“将军,你可看出什么?”

  看出什么!“看出这小子是想把我气死,”刚想抿一口茶,听到这话,茶也喝不下去了,“这小子,对我积怨已深,他这是为当年的事怨我。”

  沈彬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将军就没看出顾二顾三的目的吗?”

  “雅安将人家府里搞的天翻地覆,人家来告状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那顾三来干什么?”

  顾简不在意的笑笑“三弟不是说了来恭喜我回来。”

  沈彬有时候也在想,顾简打仗是不是脑子扔战场没拿回来过,“顾二来告状,顾三来祝贺,将军觉得这合理吗?”

  顾将军皱了皱眉,不解的看着沈彬,“这,有什么不合理的吗?”

  “将军是不是回来后还没有看过老夫人。”沈彬实在是不想与顾简讨论战术以外的事情了,“这个点,老夫人应该起了,将军该去看看老夫人了。”说完头都不回就走了,顾简莫名觉得沈彬是不想理自己了。

  起身去老夫人的院子,路过小儿子的萃心居,手里拿着伤药,却怎么也迈不进这个门,站了半晌,将药扔给德叔,什么话也没说就往静心堂去了。

  德叔看着手里的伤药,招来门口洒扫的小厮,眼瞅着人将药送到门口守着的小秋手里,才摇摇晃晃的朝静心堂走去。

  顾祈安看着小秋手里的伤药,对着他摆摆手,示意拿走,顾雅安将人叫住,拿过小秋手里的伤药,“你这是什么狗脾气,我都没有生气,你生什么气,你们都出去吧,我自己来就行。”

  顾祈安坐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顾雅安叹了口气,叫来顾征吩咐他把嘱咐好的消息散出去,叫小秋带着下人都出去,屋里就剩下兄弟二人,顾雅安一屁股坐在床上,靠着床边就开始嚎,“哎呦,哎呦,疼死我了,哎呦喂,疼死我了。”

  顾祈安一看还有力气闹腾这是真没事了,不过看他明显苍白了许多的嘴唇还是心疼的挪了过来,小心扒开肩上的衣服,干掉的血水将衣服与皮肉粘在了一起,顾祈安不敢用力,一点一点的撕顾雅安更疼的厉害,索性自己用力一扯,衣服就下来了,伤口也被重新扯破了,雪白的肩头上盘着狰狞的伤口,顾祈安默默的小心的清理着伤口,虽然顾雅安没再喊叫,可不时抖动的伤口还是让顾祈安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顾雅安从小就特别怕疼,虽然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但顾祈安还是知道,屏城威风凛凛的少将军特别怕疼。

  顾雅安紧握着床边的帷幔,指尖都握的发白,近乎透明,满脑门的冷汗都被帷幔吸收了,等到顾祈安将药敷好,顾雅安说什么也不让祈安包扎,难得的祈安也没有强求。

  收拾好顾祈安又出了一身的冷汗,索性趴在了床上,睡着了。

  顾祈安进来时,就看到这一幕,看着哥哥眼下的青黑,叫人拿了一床被子给哥哥盖上,让人都出去,自己守在旁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