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臣盛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本是女娇娥

君臣盛世 青杉古佛 2219 2019.06.30 12:49

  静心堂内。

  夏春和夏草被老夫人指挥的团团转,一会儿糕点太少了,一会儿茶叶不好了,一会儿又问起厨房的汤炖的怎么样了。

  顾雅安进来时就听到祖母一叠声的唤,“夏春,你放下手里的抹布去看看厨房的汤,夏草去叫小厮买泰安堂的糕点,记得多买点,给二少爷送一份,夏秋这丫头怎么还没回来,快叫人唤她回来,去取个衣裳怎么就取不回来了,还有,夏荷……”

  就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顾雅安倚着柱子看着自己,满面笑意。

  顾老夫人也顾不上训斥小丫鬟了,招手叫顾雅安跟前来,“你呀,来了怎么不叫祖母,看祖母笑话不是。”

  顾雅安直接坐在脚踏上倚着祖母的腿,“祖母难得兴致这么好,雅安那里敢打扰呀!”

  顾老夫人点点顾雅安光洁的小脑门,“小鬼灵精,打小就是个小鬼灵精,你起来,站那里让祖母好好看看你,”看人抱着自己的腿没有动的架势,顾老夫人轻轻推了一把,“你去,站那里。”

  顾雅安拗不过祖母,不情愿的站起来,无精打采的转了个圈,看着祖母笑的开心的样子,撅着嘴,“祖母,您看猴戏的时候就是这个表情,您这个样子感觉孙儿像演了猴戏的猴子一般。”说着就又倚了上去。

  生生把顾老夫人酝酿好的情绪气跑了,“你呀,就是个小猢狲,整日里偷鸡摸狗,就没有你不会的,说不定你真能比那猴子演的还好呢!”

  “祖母!”顾雅安摇着老夫人的腿不依。

  老夫人差点被摇晕了,“停停停,你不是猢狲,你不是猢狲,你是祖母的心肝,别摇了,祖母这把老骨头都要被你摇散架了。”

  顾雅安看着祖母傻呵呵的笑,已经很久没有跟祖母这般笑闹了,看着面色依然有些不佳的祖母,顾雅安其实是有点后怕的,没人知道顾雅安多么害怕,祖母是顾雅安除了弟弟唯一的亲人,是顾雅安心底最最重要最重要的人,若不是自己这次回来了,说不定……

  老夫人拍拍顾雅安的头,这孩子吃了太多的苦,是自己没有保护好他呀!“小雅,你,你怪祖母吗?”

  顾雅安皱着眉,“祖母,小雅从来没有怪过您,这不是您的错,您是小雅心里顶重要的人,十几年了,小雅一直在想您,是小雅不好,让您自己守着这么大的空院子。”

  老夫人欣慰的笑着,“这是什么胡话,我要不守着这院子,你们怎么回家,我得给你们守着这个家。”将人揽进怀里,“老婆子的乖孙回家了。”

  “祖母!”来之前告诉自己无数遍,不要哭,顾雅安从来就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离开这个怀抱太久了,抱住自己的是已经十几年没见的祖母,闻到的是熟悉的熏香,就像小时候一样,自己最喜欢窝在祖母的怀里,叽叽喳喳的说着自己做的事,惹的人,祖母总是被自己逗得哈哈大笑,母亲就在边上绣着女红,闭上眼似乎又听见母亲略带责备的温柔训斥。

  老夫人抱着怀里哭得伤心的孩子,“孩子,你受苦了。”

  没人知道,门外有一只手撩开了帘子,生生被这哭声震得久久没有动作。

  沉默的退出了院落,避开一路的下人,“小秋,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来过祖母这里。”

  “少爷,我们为什么不进去呢?您还能劝劝大少爷。”小秋也是被大少爷的哭声震到了,年前大少爷带兵剿灭山匪腿差点断了也没见大少爷哭过。

  顾祈安猛的回头看着小秋,“小秋,你记住,我们没有去过静心堂,也没有人哭。”声音里透着从来没有过的严厉,小秋被吓得缩了缩脖子,连连点头。

  顾祈安回过身继续走路,脚步有些匆忙,就像身后有人在追。

  哭的眼都肿起来的顾雅安不好意思的揉揉眼,看着祖母湿了大片的衣襟,“祖母,您,您要不换件衣服吧,叫人看见怪丢人的。”

  老夫人笑得慈祥,“这有什么丢人的,这是我乖孙在跟我撒娇呢,我才不换呢。”

  “祖母,您这不是埋汰孙儿么,”顾雅安扭头四处看,不知何时,屋里的丫鬟都识趣的跑光了,“祖母,孙儿将人唤进来给您换个衣裳吧。”

  顾雅安站起来就要往外走被老夫人叫住,老夫人借着顾雅安的力气起身,拉着人往里屋走,“你跟祖母来,祖母给你看个东西。”

  顾雅安只得搀着老夫人往屋里走,“祖母,是什么呀,还得到您卧房里看,神神秘秘的……”

  一进屋就能看到放置衣物的架子上有一件粉嫩的裙装,白裙粉花,外衫的对襟上是用金丝织就的回纹,顾雅安愣愣的看着那衣裳,“祖母,您这个年纪穿这个是不是不合适?”

  祖母佯装要打人,“祖母哪里还能穿这样的衣裳,这是祖母让春夏去天韵阁给你专门订的,”拉过躲得老远的孙儿,摸着手底下的衣裳,“每年,祖母总会订上一件,想着什么时候能看你穿上它。”

  顾雅安咽了咽口水,被祖母拽着也不敢用力扯出来,可这衣服简直是太恐怖了,“祖,祖母呀,你看我身上这身就,就挺好看的,这,这件,就,就不必了,我一个男人……”

  老夫人将人拽的死死的,“什么男人,我乖孙明明是个漂亮的姑娘,祖母知道你顾及什么呢,别怕,祖母这次一定会将你护住的,早晚有一天我要全天陈的人都知道,老婆子我有一个漂亮的孙女,我要给我孙女找一个顶好的如意郎君。”

  “祖母,”顾雅安有些不安,“我是个男人,不是什么漂亮的姑娘,顾雅安从来就是个男人,这是整个天陈都知道的事。”

  老夫人松开顾雅安的胳膊,看着这对这件衣服避如蛇蝎的样子,“从你出生那一刻起,我就每时每刻都在后悔当时的决定,一步错步步错,你今年已经十八了,难道还真的要你去取一个妻子回来?”

  顾雅安担心站久了祖母的身体会撑不住,扶着老夫人坐到床踏上,自己跪坐在榻前,仰视着这个为自己操碎心的老人,为她整理因激动又些散乱的头发,已经全部都变白了,脸上的皱纹似乎也深了许多,人也气色不好,还苦苦的撑着,想给孙女一个未来,“祖母,小雅知道你是为小雅好,但是小雅不能这么做,等天景的事情平稳了,弟弟会替我尽孝的,小雅会给自己讨一个好夫婿的,到时候我会常常给您写信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