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臣盛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君臣盛世 青杉古佛 2177 2019.06.21 11:33

  小叶犹豫了一下,“似乎与白头山有关系,小叶也不敢妄下断言,只是跟着那伙人到了白头山下就不见了踪影,老刘怕被发现,我们就没有上山察看。”

  “那你们这次,查到点什么。”紧了紧拳头,已经十几年了,真想到底是怎么样的,顾雅安等的太久了,“查到了主谋?”

  小叶低着头不敢看主子的眼睛,“主子,我们去了顾二爷一个侍从的老家,那位侍从已经不在了,家里人也不是很在意,倒是那位侍从死后,家里人得了一笔赏赐,只是最近有人隔三差五的去那侍从的家里,明里暗里的问什么书信的事,老刘去那家翻过无数遍也找不到书信之类的东西,就在十天前,那户人家一夜之间全家暴毙,老刘察看过,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应该是毒死的,但是奇怪的是”,小叶也有些不解,“那个去问书信的人第二天又来了,看到人死了还很吃惊,看起来不像是装的。”

  “线索就这么断了?”

  小叶摇摇头,“老刘说有人下毒,就必定有什么在这周围监视着,我们故意放出消息,想将下毒的人引出来,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又个小厮鬼鬼祟祟的跑到老刘房里翻东西,让老刘抓个正着,那人似乎是个用毒的高手,若不是老刘见多识广,就着了那人的道儿。”

  “从那人嘴里可有问出什么?”顾雅安有些沉不住气,顾家老二可没那么大本事让一个用毒高手出手,就为了一个侍从。

  “那人嘴太严了,老刘审了他三天三夜都没问出什么东西,”小叶小心的看了主子一眼,“老刘说,这人很可能是死士。”

  “死士?一个用毒高手竟然甘心当死士,天陈有哪个家族有这么大的实力,除非是……”顾雅安住了口,是呀,这件事若与皇族没有牵扯,顾雅安是一百个不信,可正是如此,顾雅安才愈发的愤怒。

  “人现在在哪里。”既然老刘问不到,那就自己亲自看看这个高手的嘴到底有多硬。

  “人已经在路上了,老刘亲自押送,再过三日,人应该就到了。”感觉主子与平时不一样,小叶不禁瑟缩了一下,主子现在有点可怕。

  让小叶下去休息,顾雅安打算去找一趟沈彬,看着顾征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顾雅安嗤笑,“顾征,有事说事,没事滚蛋,在我这里变戏法呢!”

  顾征听顾雅安说这话,也不扭捏,直接坐到桌前,顺手拿了杯子给自己倒上水,“大少爷,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让我放出的消息似乎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小子,做事情就非要有好处才去办吗?说起来,这件事阴差阳错或者真能对我有好处也说不定。”顾雅安神神秘秘的样子活像个神棍。

  顾征还是不明白,“能有什么好处,搞臭了你自己的名声,成全了顾二爷,怎么看怎么像在做傻事。”自己小声嘟囔,顾征是真不明白。

  顾雅安叫下人准备出门的衣服,看着想不通的顾征,“臭小子,别想了,跟我去师傅那里,一会你就知道了。”

  等顾雅安一行人到了沈彬到青竹院的时候,就看到坐在树下看书的沈彬,一袭白衣胜雪,姿态优雅,眉目清浅,抬头的那一瞬间,顾雅安发誓自己看到了光在沈彬的脸上,若不是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顾雅安肯定在流口水了。

  沈彬看到是顾雅安来了,将书随手递给书童,叫他将书送回房中,转过头微笑看着时刻在作妖的人,“说吧,来找我什么事?”

  顾雅安就知道,师傅是这个世界上最懂自己的人,“师傅,都这个时辰了,你说皇上的圣旨是下还是不下?”

  沈彬一听就知道这孩子心里还憋着坏呢,“你父亲刚刚已经来过了,这外边漫天都是你的消息,你这次可是家喻户晓了,把你父亲气的够呛,”沈彬拿起顾雅安孝敬的茶,“难得他也明白公主不是那么好娶的,只招呼我看住了你。”

  “师傅,你说父亲到底怎么想的,当年祖父和我外祖父怎么死的他就没想过吗?那皇帝说什么他就答应什么,是不是皇帝要他的命他也二话不说就给了,愚忠。”

  “有时候为师也在想,你父亲这般刚正不阿,是怎么生出你这般鬼灵精的。”有些头痛的看着大放厥词的顾雅安,“这将军府并不是密不透风的,你说话多少注意一点。”

  顾雅安满不在乎的看看小院的墙头,“以前可能是这样,现在,有我顾雅安在的地方,那些妖魔鬼怪就别想撒野。”从顾雅安进府开始,就下了死命令,将府里的各方妖魔鬼怪都找出来,亏心事做多了,遭报应是早晚的事。

  沈彬点点头,“既然你都清理了,总归是方便一些,不过,雅安,你是不是有些太着急了。”从入城到现在,仅一天的时间,顾雅安已经是天景家喻户晓的混蛋了。

  “师傅,我若不是这步棋走的急,估计这圣旨就下来了,接下来是等着雅安的是什么?入朝为官。”叹了口气,“师傅,我可以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但是不能在天景有任何作为,这你是知道的,我终归不能留在这里的。”

  看着有些消沉的徒弟,沈彬也有些惋惜,“其实你也不是非要离京不可呀,你难道真的舍得让你弟弟一个人在天景孤军奋战?你只要……”

  “我只要是顾雅安就不能留在天景,是顾雅安不能留在天景,师傅这我都知道,但是太冒险了,当年这就是一步险棋,到现在依然危机重重,我不能用我弟弟和祖母的性命去赌。”

  “你自己想的很清楚,那为师也就不劝你了,你只要在行动之前知会为师一声就行了。”可惜也没有用,这孩子表面上比谁都好说话,可是决定了的事,就很难更改了。

  “师傅,徒儿想请师傅为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

  “审一个人。”凑近沈彬耳边,“小叶和老刘抓了一个人,据说是死士,老刘审了三天什么都没问出来。”

  沈彬沉思片刻,“你还在查那件事?这里边的水很深,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查了吗?你就不怕……”

  苦笑,“怕,怎么不怕,但是我更怕那些人再次下手,我们在天景根基太弱,若是有人再次对将军府出手,我们没有半点抵抗之力。恐怕到时候就不是怕的问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