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臣盛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人来了

君臣盛世 青杉古佛 2097 2019.07.15 12:55

  当然,对外边发生的一切,顾雅安一无所知,在别院里睡的昏天暗地,从进天景开始,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强悍如顾雅安都有些顶不住了。

  从天明一直睡到天黑,顾雅安被一阵饭香叫醒,迷迷糊糊中,顺着香味找到了香味的来源,也不管边上有谁,坐下就开始吃,直到一双筷子拦住了自己的去路,顺着拿筷子的手看过去,自己等的人到了。

  咧嘴对着那人笑,“老刘你终于来了,我都等出花儿来了。”

  刘江河撇了撇嘴,“跟你说过多少遍,别叫我老刘,你小子哪里是等我,你是不乐意在城里待着才到这来的吧!”

  顾雅安被戳穿老底儿也不在意,“你不是跟小叶说你还得三天才能到吗?怎么这才一天就回来了?”

  说起来,刘江河也纳闷,一路上身后都坠了一批人,刘江河怕事情出意外拼命赶路,奇怪的是后边的那一批人始终没有动手的打算,似乎知道刘江河察觉了他们的存在,还特意保持了距离,一路上不像是要截人,倒像是护送,等到了天景附近,那批人又悄无声息的不见了,若不是因为手里还押着个人,刘江河很有可能去会会这批人。

  刘江河戳着一只猪蹄对顾雅安说,“那批人绝对是高手,若不是人家没有截人的意思,这人,我不一定能给你押得回来。”

  那批人到底厉不厉害顾雅安不清楚,但刘江河的身手他是知道的,能让他称赞的人,那就真的不容小觑了,更何况让他承认打不过,这批人到底领的谁的命,顾雅安大概有点头绪。

  看着吃的差不多的刘江河,“吃饱了没,吃饱了咱该办正事了。”

  刘江河就知道,这死小子能折腾自己就绝不让自己闲着,躲过顾雅安伸过来拿碗的手,“办什么正事,吃饭就是天的的正事,我这风雨兼程的给你把人押回来,你就这么对我,你小子怎么就越来越像地主呢?压榨死人不偿命的。”

  顾雅安瞪了刘江河一眼,“就让你带个路你也能有这么多话说,人在哪呢?我自己去,”

  “人在后院的地窖里,这会儿估计药劲儿还没过呢,睡的跟死猪一样,有什么好看的。”

  “你下了多少药,不会把人药傻了吧!”刘江河的手段,黑得很,顾雅安还真怕他下手太重把人药出个好歹。

  刘江河瞪着圆圆的大眼睛,杀伤力有点低,“你以为我是小叶呢,下手没轻没重的,我算好了分量的,差不多半个时辰后就能醒了。”

  “咱们仨,我是最得我叔真传的,你这样质疑我就是质疑我叔,叔,你看着小子狂的。”

  顾雅安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叔,这次审人,我请了我师傅出马,……”话还没说完,原本安生吃饭的贼爷差点把自己呛死。

  刘江河忙给贼爷拍背,幸灾乐祸的指着顾雅安,“你这就不地道了,我叔在这儿你还把那个阎王爷叫过来。”

  “叔,我这不是不知道您在这里嘛,把人弄进天景动静太大了,现在天景又不太平,所有人都盯着我呢,咱得低调点。”顾雅安陪着笑,给贼爷端茶递水的伺候着。

  贼爷这个人,从来都是识时务者,慌乱什么的,不存在的,“他什么时候来,我出去躲两天。”

  俩小子惊讶的看着,“叔,不至于吧!我师傅人挺好的,你们当年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吧!”

  刘江河凑到贼爷跟前,“叔,顾雅安他师傅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呀,你这么多年一直躲着人家?”

  贼爷撇了俩人一眼,双唇紧闭,不管两个人再怎么问,就是不说话,被说急了,甩了甩袖子,走了。

  “老刘,当时,你不是一直跟着你叔吗?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顾雅安戳戳刘江河的胳膊。

  刘江河也是无奈,“我叔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来无影去无踪的,到现在我都跟不上,别说是那时候的我了,我就记得他出去了好几天没回来,回来后脾气可臭了,而且越来越臭,后来,你们就来了。”

  “算了,一会儿你跟叔说一声,我明天带师傅过来,他爱躲着就躲吧。”

  两人一同去了关人的地窖,别院虽然是新买的,但是是从一个没落的富豪手里买过来的,买来的时候这个地窖就存在了,而且装修的格外精细,入口隐蔽,里边都是用石砖垒起来的,格外坚固,一下地窖,一股湿冷之气袭来,用来干什么的,刘江河不懂,顾雅安大概明白,但是这种事,顾雅安肯定不会跟刘江河讨论。

  刘江河第一次下来的时候就觉得惊奇,“果然是天子脚下多精良啊!连个地窖都修的如此精细。”

  顾雅安自从进入地窖就抿着嘴不再说话,直到在刘江河的带领下,见到那个人,人已经醒了,估计是刚醒还有点迷糊,但是那人反应很快,察觉到有人来,警惕的看着顾雅安二人。

  那人长相平凡到扔到人堆里绝对找不出来,但那双眼睛非常特别,锋利且冷静,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动摇他的信念,顾雅安一言不发的与这人对视。

  对于这样的人,顾雅安庆幸自己找了师傅来审,对于这样的人,他并没有信心能从他嘴里捞出点什么,但是师傅不一样,不管多嘴硬的人到了师傅手里,没有不开口的。

  曾经顾雅安也想跟沈彬学习一下,被沈彬拒绝了,当时师傅的表情太过于奇怪,似哭非笑,顾雅安只觉得后背有些发凉,从那以后,顾雅安也就没有再提过。

  “饿他两顿再说吧,他现在太有精神了,”从地窖里出来,顾雅安对守着地窖的人嘱咐,“在我回来之前,千万注意,别让人跑了。”

  刘江河拍拍顾雅安的肩,“你放心好了,我亲自给你看着,保证你师傅来的时候他是个囫囵个儿的在那里待着。”

  对刘江河的保证顾雅安还事很放心的,贼爷教出来的徒弟,最好的就是刘江河。

  一夜无话,顾雅安并不知道因为自己,有一个死心眼的少年被自己的主子嫌弃了,并且把他恨上了,其实就是知道了,顾雅安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