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臣盛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使命

君臣盛世 青杉古佛 2400 2019.07.02 08:52

  安抚住想反驳自己的祖母,“我知道您特别爱我,我也特别爱您,若是有办法,我们何必等上十几年呢?您当年不就是为了避祸才这么做的么,我们顾府说的风光是将军府,可是人丁凋零,满打满算也就您、父亲、弟弟再加上我,父亲终日里与兵器兵法为伍,连个侧室都没有,就这么点人,难到还要因为我的原因都去死吗?”

  老夫人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怎么能这样呢?这样好的一个孩子,不能在家呆着,甚至不能从家里嫁出去,一个女人,若是没有夫家撑腰,……“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一定有办法的,好孩子,祖母一定会想到办法的,”紧握着雅安的手,“好孩子,我们要瞒的只是皇上而已,如果皇上死……”

  “祖母!”顾雅安连忙喝止了老夫人,低声喊道,“祖母疯了吗?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怎么可以随意说出口。”

  “祖母,你听孙儿说,若是孙儿真的有一天被发现了,您一定不能承认,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将军府的一举一动都被盯着,若是真的被发现,您一定要出面指正我是假的,”看着不住摇头的祖母,顾雅安觉得自己必须要跟祖母把话说清楚,这并不是单单死一个皇帝就可以的事情,皇家诡谲,现在父亲有被推到风口浪尖上,若是将军府想全身而退,就不能惹下任何事端,“祖母,你想想弟弟,十几年了,您第一次看到他,您难道就不想他吗?您舍得他大好年华就赔上一条命吗?那是母亲赔上性命也要护住的孩子呀!”

  颤巍巍的手,满是沟壑,却怎么也不敢抚摸这殷切看着自己的脸,“我,我……”

  “祖母,我这样挺好的,做了十几年的男子,您就是想让我回去,我也是不乐意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们不说了。”扶起老夫人,不听不看老夫人的欲言又止,叫来外边候着的丫鬟,传菜,吃饭,两个各有心事的人都没有心思细品这精心安排的佳肴。

  饭后顾雅安走的时候,叫住了要去侍奉老太太歇息的周妈妈。

  站在阴暗处,明灭不定的脸看不出顾雅安的表情,莫名让周妈妈感到不安,良久,顾雅安才叹了口气,“周妈妈,你是将军府的老人儿了,几十年的陈年旧事您比我都要清楚几分,我不求周妈妈为我办什么事,只求周妈妈能在祖母冲动的时候拦上一拦,祖母是个心思透彻的人,但难免有爱孙心切的时候,办了糊涂事。”

  周妈妈心里一咯噔,老夫人的打算她七七八八的也能猜出来,将军府的处境已经危险到这个地步了吗?

  “大少爷放心,老奴虽然没有什么见识,但是主子吩咐的事,还是能明白几分的。”周妈妈毕恭毕敬的应承下来,让顾雅安稍稍松了口气。

  “那衣服,扔了吧,以后祖母再买,拦下来吧。”风将这话送到周妈妈耳边,顾雅安似是低声呢喃,隐隐约约的声响让周妈妈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大少爷,您说……”

  “呵,周妈妈明白的。”偏身让过周妈妈,“祖母该找妈妈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顾雅安感觉全身都不舒服,以前有多喜欢这里,现在就有多讨厌这里。索性去顾征的院子找人。

  日头渐西,顾雅安盘算着此时去白头山,时间刚刚好,却没在顾征的屋子里堵着人,这小子,一定又去弟弟那里了。

  原本就是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的事,这件事,顾雅安原本就不想府里的人牵扯太多,正好自己一个人去少一个累赘。

  换了身不显眼的衣服,还特意将脸抹黑了,估计着没人能认出自己,为了不惊动任何人,顾雅安绕着自家墙头找了个遍,终于让他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墙外是一个没什么人经过的小胡同,翻身过墙,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小爷还真是潇洒呀!

  吹着不知名的曲子,晃悠到卖马的地方,买了匹马,也不着急出城,在城门口不远处一个馄炖摊儿慢悠悠的吃着馄炖,啧啧,这馄炖还是极为不错的。

  余光看到城门口守卫松松散散的走动着,等到要关城门了,扔下两枚铜币,拉着马就走向城门口,城门守卫象征性的将人拦住,就着余晖也不知道看没看见路引上的名字,不耐烦的将路引扔回顾雅安怀里,“快走,快走,城门马上就要关了。”

  顾雅安一路疾行,要问他为啥认得路,来的路上遥遥望见,特意问过李严白头山是哪一座,没想到这么快就用到了,辨准方位,顾雅安还真找到了白头山。

  山下一片漆黑,只有山顶上那做白头寺还有点亮光,知道这里的天景人都知道,即使是深夜,行至此处最好要绕道而行,据说皇帝对太子宠爱有加,满山都布满了重兵,擅闯者格杀勿论。这一路上顾雅安倒是没有看到什么重兵,但暗哨还是有的,毕竟上边住的是位太子,谁也不知道那会不会是以后的天陈之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雅安一路摸过暗哨直达山顶,过程是否太顺利了,依照小叶对白头山的描述,白头山不应该如此安静,仿佛,在等着什么人进来一样。

  绕到后门,没有一个人把守,后门却大开着,这让顾雅安更加确定这是个局,有人想叫自己来,专门做的局,怕是从自己出城门开始,白头山后边那位就已经知道自己要来了。

  进还是不进?既然人家这么有诚意的算计自己,若是这次不进,估计还有下次吧!倒不如从一开始就主动一些,还能提早明白些天景的局势。

  顾雅安不是没有顾虑,而是顾虑太多,进入后门也不用多想,只一条道直直的延伸至一个拱门,拱门旁有一小僧童,一看就等候多时,看到顾雅安的瞬间,眼里能放出光来,“施主,你终于来了,小僧的腿都要站麻了,快跟我走吧!”

  顾雅安看着不足自己胸口的小僧童不禁失笑,见那僧童也不等自己的回话,自顾自的开始带路只得跟上,这僧童看起来天真烂漫,不像是心思深沉之人,估计就是这寺中一个普通的小僧童罢了。

  路有些长,这小僧童估计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有点兴奋,一直叽叽喳喳的跟顾雅安说着话,大多是介绍寺院的,但其中也透露出几点顾雅安想要的信息。

  比如,整个后山分南北院,北院是这白头寺的僧人住的地方,南院是太子住的地方,也就是此行的目的地,果然是太子在算计自己,但让人不懂的是,自己一个刚回天景的小混蛋是怎么入了太子的眼?或者说在自己还在屏城时,这位太子就对自己多有了解,并且算准了自己会回来,或许皇上急召也有这位的几分功劳,想给自己的妹妹找个如意郎君?顾雅安觉得这位可不像是这么无聊的人,所有的皇子都在为他这个位子明争暗斗,这位若仅仅是为妹妹找个夫婿,未免太安逸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