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君臣盛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赐婚

君臣盛世 青杉古佛 2262 2019.06.12 12:17

  眼看着父亲摔门而出,顾雅安闭了闭眼,有些挫败的看着师傅,苦笑,“师傅,你说他怎么就骂不醒呢?”每次都这个样子,这个人就像是不愿意醒的孩子。

  沈彬叹了口气,“雅安,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父亲性子直,但贵在纯良,多年征战沙场,天景的阴谋诡计他是半点不懂,你不该这样跟你父亲顶撞的。”

  “师傅,有些事,既然回来了,我就必须做,也必须由我来做,有些话,不说也罢,终究我不会在这里待太久。”

  “你想清楚了?”

  “想不想清楚又能怎么样呢,我的情况师傅比我自己还清楚,我有得选吗?”

  沈彬沉吟良久,“这件事,你若不想跟你父亲商量,也该跟你祖母商量一下。”

  摇摇头,“祖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等过一段时间吧。”

  沈彬让顾雅安坐下,“雅安,原本我和你父亲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皇上想给你和六公主赐婚,你父亲,答应了。”

  顾雅安的脑子一下就懵了,“答应了?答应了!师傅你不是开玩笑吧,让我娶公主!那跟杀了我有什么区别。”

  拿起桌子上已经凉透了的茶猛灌,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事,不能有差池,一个不慎就是整个顾府的命。

  “师傅,皇上怎么突然想起赐婚,六公主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不可能是临时起意。”

  沈彬也十分奇怪,按道理讲,一个手握实权的将军,一个是与六公主一母所出的太子,即使太子再没有野心也不该由皇上操这种心啊。

  “师傅,宫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唯一的可能就是宫里出了一些事情是外边的人不知道的。

  “据说太子,至今没有回过皇宫,难道是有人对太子不利?”沈彬摇摇头,“我们毕竟是刚刚回来,知道的消息还是太少了,今天就先不要想了,这件事已成定局,你也不要去和你父亲争辩,这事我们还是私底下想办法吧。”

  “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看看微微透出些许白光的窗,“师傅,天也快大亮了,明天还有一场戏要师傅配合,师傅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吧。”

  沈彬走后,顾雅安和衣躺在床上,原本打算在云珊那里好好休息一下,没成想被一个小混混搅和了,此时顾雅安困乏交加却一点都睡不着。

  本就睡眠不好的顾雅安,在这个院子里根本没法睡着,逼迫自己闭上眼睛,眼前却像走马观花一样,一个还不懂事的混世小魔王,一个温柔聪慧的女子,孩子在闹,女子在笑,本来温馨的画面渐渐被血染红了,女子在病榻上苍白的脸,本来明亮的双眼也失去了光泽,塌前哭到不行的孩子,一屋子明暗不定的人脸,没有一个是真心焦急的,女子撑不住垂下去的手,指尖是孩子的泪。

  下一秒,顾雅安猛的坐起来,满头冷汗,双目无神的盯着某一处许久,直到外边响起顾征的声音。

  “少爷,您醒了?”

  抹了抹脸,靠在床边,“嗯。进来吧。”

  顾征进去后第一眼就看到面色有些苍白的顾雅安,嘴动了动,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那里。

  顾雅安也不睁眼,吐出一口浊气,“有屁快放。”

  “德叔亲自来传话,说是让您去一趟老爷的书房。”踌躇了一下,“德叔说,二爷三爷也在书房。”

  嗤笑了一下,“我知道了,你告诉德叔,我稍后就来,你也出去吧。”来的还挺快。

  洗漱一番,打算换下满是胭脂味的衣服,最后却依然穿着这件衣服出了门,顾征刚想提醒一下,被顾雅安看了一眼,没说话。

  还没进院就听到顾二在那里干嚎,嚎的撕心裂肺的,真是个不错的戏子,顾雅安斜倚在书房前的柱子上,“可去看了看我那表弟表妹如何了?”

  “少爷,都受了冻有些发热,顾晨妍已经烧的神识不清了,顾晨江毕竟是个男子,只是亏了些身子而已。”顾征讲探听到的讲给顾雅安,“不过,少爷,这样一来,您肯定是要受罚的,这是何必呢?”

  顾雅安无所谓的笑着看着顾征,“我就是要让整个天景都知道我顾雅安受罚了,因为混蛋。”

  书房的门都挡不住顾二的激动,“大哥,你是大哥也不能任由顾雅安这么无法无天吧,大白天的公然闯府不说,还将自己的弟弟妹妹扔到湖里,这年节下的,湖都冻成了冰,到现在你侄女还在床上说胡话,你,你得给我个说法。”说话的就是昨天没看到的顾二,几十年了还是这么有活力。

  顾雅安推门而入,步伐略微有些不稳,还特意敲了敲脑袋,使劲摇了摇,不经意看了坐在那里不吭声的师傅一眼,“不知顾二爷想要什么说法呢?既然是因为雅安的事,为何不直接找雅安讨说法呢。”声音有些许含混不清,活脱脱一副宿醉未醒的模样,离顾雅安更近些的顾二都能闻到这小混蛋身上的胭脂味。

  “你,你,”顾二气的胡子都飞起来了,指着顾雅安说不出话来。

  “雅安不得无理,这一身的酒气成什么体统,还不快快去收拾一下,”沈彬突然开口,顾简诧异的看着他,看到沈彬对他摇摇头,虽然不解,但是凭着对沈彬对信任,也没有出声反驳。

  “顾征你是死人吗?你家少爷不着调,你就不知道劝劝,还不把人馋下去。”

  顾雅安挥手打落顾征过来扶人的手,对师傅和父亲拱手作揖,“给师傅,父亲请安了,雅安昨儿高兴,多喝了两杯,但雅安现在十分清醒。”

  顾简瞟了沈彬一眼,见他又一副默不作声的模样,就不再看他,“雅安,你二叔说你昨天去闹了他府上,可有此事?”

  顾雅安供认不讳,“人是我扔的,我还专门让他们看着,就是不让他们上来。”还一副我就高兴这么做的样子,差点把顾二的鼻子气歪了,指着顾雅安问大哥,“大哥,顾雅安如此行事太过任性妄为了,你都不管管他吗?你看看他这都说的什么话?这就是将军府的教养吗?”

  “我将军府的教养如何,不用顾二爷操心,若顾二爷是来告状的,这状也告完了,顾二爷可以走了吧。”

  顾简铁掌一拍,“放肆,是谁教你的,如此与长辈说话,我看你真的是被你师傅宠坏了,连一点长幼尊卑都没有了!”顾简也气极了,刚回天景,这小子不说收敛一下,还越发的嚣张,昨夜被气的够呛,今天当着外人的面也是如此。

  顾三默默的坐在那里,看看二哥气的通红的脸,再看看大哥对顾雅安怒目而视的样子,差不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