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体坛万能神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准备报名,再遇马晨阳

体坛万能神豪 神阿甘.CS 2403 2020.01.12 16:30

  目前台坛来说,具备广泛群众基础普及地比较好,还拥有商业价值的分类,主要就是斯诺克、中式八球、米式九球三种类型。

  三种类型,有相通的地方,也有有所区别的地方。

  斯诺克对基本功,比如出杆打点等方面要求最高,对防守力度掌握和线路判断等方面也需要大量的练习才能形成。

  而中式八球对思路的要求,顺序的选择以及更偏向进攻性的打法,偶然性相比较斯诺克会大一点,但是观赏性极佳。

  米式九球对精确打点的要求相对低一点,但是对某些特殊发力的要求,以及极限杆法的运用,也更依赖于多库线路的熟练程度。

  易乾对别的球员判断的台球等级级别,实际是该球员主攻的方向的水平。

  而不是说这个球员在每个项目都有这样的级别。

  比如跟易乾对阵过的马晨阳,依靠自己出色斯诺克基本功,成功转型中式八球后,适应的非常好,中式八球可以达到职业中级甚至是接近高级的水平。

  但是斯诺克方面,由于多年已经不着重练习,可能现在降到只有职业初级水平,如果让他和王子帆打个长局比赛,马晨阳很可能会落于下风。

  但斯诺克水平突飞猛进的王子帆,如果去跟一直专注中八的张斐去对抗的话。

  由于受球重量、杆子大小、库性等方面不一致的变化影响,以及思路经验的缺乏,他可能会被实际整体台球理解并不如自己的张斐,在中八台上被打败。

  而目前易乾的职业级(中级),则是既有斯诺克的练习经验,又有中八的大量对抗,有点融会贯通的意思。

  在这两个领域,易乾都可以稳稳归在职业级中级的级别里。

  放眼秦川省,绝对算的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了。

  张斐的职业级初级水平,是单纯的中式八球水平,但放在秦川省,绝对也是前十级别的球手了。

  当然临场的发挥,心态的调整,顺境逆境的压力变化,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到真实比赛的结果。

  所以当两人都晋级后,吃完下午饭,易乾并没有继续跟张斐对练,而是给他讨论了不少比赛时应该注意的事项。

  比如开球时要使用固定的冲杆,稳固手感。

  比如每场比赛前被安排到不同的球台时,要提前过去适应。

  还有当对手刻意放慢节奏,甚至是去磨的时候,自己心态不要浮躁。

  当自己实力有优势或者状态比较好,大比分领先时,如何稳固心态。

  这都是易乾与马晨阳224局里慢慢体会总结的经验教训。

  中间王子帆和王建强回来后,易乾留了点钱,让王建强负责去购买一点生活用品,把楼上的房间收拾布置一下。

  第二天一早,易乾领着王子帆和张斐再度启程,目标,三和桌球!

  近些年内,由于桥式、五星、莱力等球桌厂商的大力投入和宣传,中式八球发展的热火朝天。

  高规格高奖金的比赛越来越多。

  以前市场冷清的时候,冠军3000元、5000元的比赛就颇有吸引力了,能上万的比赛已经是罕见的大赛了。

  而现在,只是省级排名赛,财大气粗的三和桌球,已经运营出了冠军5万的豪华赛事。

  在高奖金的吸引下,以及在各大厂商关注签约的曝光率下,比赛的规模可谓是盛况空前。

  当易乾三人推开球房的玻璃门的时候,都被拥挤的人潮吓了一跳。

  吧台里堆着密密麻麻的私人杆盒,三个美女服务员不停地从冰柜里拿出饮料,由身着三和马甲的服务生向各个球桌送去。

  而三和的三十五张全桥式中八球桌全部爆满,很多知名球员所在的球桌前,更是有少则三五人,多则数十人的球迷围观。

  整个球房里,水泄不通,来往的人群甚至都要侧着身子走路,才能保证不挤到别人。

  张斐震撼地看着犹如菜市场般热闹的场景,憋了半天吐出来一句,“好热闹啊。”

  王子帆也是十分羡慕,现在的斯诺克比赛现场关注度少,他上次打比赛体育馆那么大的空间,里面的围观球迷都没现在十分之一多。

  易乾去吧台打听了一下报名方式,被服务员引导到了另一处单独的办公室里。

  推开门,豪华的办公桌后,一名满脸笑容的光头男子正在同会客椅上的人在交谈。

  听到有人进来,两人停止了动作,会客椅上坐着的瘦小男子回过头来,赫然竟是马晨阳!

  马晨阳的脸色稍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装作若无其事问道,“好巧,你们也来参加比赛啊。”

  易乾和张斐点头致意,王子帆则恭敬地连连点头。

  这可是曾经的秦川斯诺克届第一人,如今虽然转行中八,但是他的光辉事迹王子帆之前还是有所耳闻,曾经也是王子帆需要仰望的对象。

  王子帆,向来是一个尊重强者,尊重长辈的年轻人。

  光头男子,也就是易乾几天前刚到三和桌球,挑战黄浩翔时的经理孟江,见状挑了挑眉,“阳仔,你们认识?”

  这句话勾起了马晨阳不愉快的回忆,但还是苦笑一声,解释道,“我前几天去雄关市玩,在他们当地的小球房参加了个比赛,就是决赛输给他了。”

  孟江大为震惊,“能赢阳仔那得是职业顶尖水平吧,失敬失敬。”

  “孟总你误会了,当时我们是让球制,马晨阳让我后二,我才侥幸胜出,当时我们之间实际的水平差距还是比较大的。”

  孟江恍然大悟,再看着易乾似乎有些眼熟,突然一拍脑袋,锃光瓦亮的脑袋被他拍的砰砰作响。

  “我记起来了,前几天你来过球房,还赢了黄浩翔!”

  马晨阳诧异地看向易乾,不敢确定地问道,“打的是中八?”

  毕竟对决赛中易乾100%开球进球的神奇概率,以及高难度的勾进球和远台的准度还是记忆犹新。

  如果易乾保持状态,不适应中八的黄浩翔还真不一定是对手。

  没想到郝江河摇摇头,“当然是斯诺克了,当时我弄个活动,黄浩翔让20分,让业余的选手挑战。”

  “李明他们几个挑战了,打不过,结果这个小兄弟上来,一杆远台准度把我都看呆了,黄浩翔让完分完全打不过,这小兄弟还赢了活动奖励的300块钱。”

  “后来他们单练,还用的我的杆,就不知道后来平打打了个什么情况了。”

  马晨阳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在雄关市感觉是一个业余水平的爱好者,居然来到长安市,能和黄浩翔打斯诺克打个差不多?

  自己认错人了?

  他再次端详了一下,没有错啊,后面跟着的张斐也是自己当时的手下败将。

  难道这个易乾本来是职业练习斯诺克的,那天打中八,只是不太适应,后二的条件确实优势大,所以把自己赢了?

  也不对啊,易乾当时虽然开球运气很好,也打进了不少精彩的进球。

  但是从站位、姿势、出杆、发力这些基本功来看,很明显就是顶尖的业余选手的水平,不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职业选手。

  马晨阳感觉自己的脑子乱成了一锅粥,完全想不明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