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凤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道破心思

凤兆 百里墨染 2036 2018.06.14 23:10

  第四十八章道破心思

  穆臻其实压根没用心去误导过身边的人。

  在她看来,驭下最最重要的便是将心比心。

  她待丫头们好,丫头们自然回报真心。

  像是她待洪锦辰,她压根没奢望洪锦辰会将性命相托。

  她只是凭心行事。

  最终收到的却是……

  穆臻已经回来了。

  她悄无声息的站在廊下拐角,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丫头婆子护卫小厮……

  明明平日她待他们只能算是平常。

  可他们却这般维护她。

  甚至不惜开罪穆欣。

  穆欣如今在穆家十分得宠。

  跟着穆欣,明显强过跟着她这个失势的小姐。

  一旁凤喜红着眼睛。

  觉得自己平日没白给这些丫头婆子们吃小灶。

  真讲义气。

  至于洪锦辰,他则看着场中一幕,表情有些凝重。

  他虽然跟着穆臻,而且发誓此生必不背叛。

  可初时只是因为他无处可去,穆臻又正好救了他。

  而后觉得穆臻是个好主子。

  可此时,他却觉得,是自己低估了穆臻。

  他的这位主子,似乎颇有几分与众不同。

  眼见着双方便要打起来了。

  穆臻示意于田。

  于田点头,他没有穆臻沉得住气,早就想出面制止了。

  可是自家小姐却说,需要让穆欣看一看。于田只得在一旁干着急。

  终于得了穆臻示下。

  于田沉着一张脸,几步跨出长廊。

  然后大喝道。

  “都住手。

  一声令下,两方人马面上都露出意外之色。

  最终堪堪跟对方半步处停下。

  穆欣见到于田,脸上的怒意很快敛起。

  于田是这别庄的管事,穆欣对于田还算客气。

  “于管事,你回来的正好。这些下人当面忤逆本小姐。你说,该治什么罪?”

  于田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虽说穆欣是穆家大小姐。

  来到别庄,也算是他们的主子。

  可这些年来,别庄无人问津。穆家每季给的银子,也只是勉强支撑着。

  后来有了李,王二人。

  常常是入不敷出的。

  于田这个管事当的憋屈。

  这时候,多是自家小姐拿出体己银子填补亏空。

  所以不管丫头们私下里如何议论穆臻。

  在于田心里,穆臻是个好主子。

  穆家平日不在意别庄,不在意穆臻。

  此时却又让穆欣来此吆五喝六。

  于田心里也是一百个不喜。

  这穆欣看着虽然温婉贤淑。可是于田就是觉得她包藏祸心。

  所以,他面色恭敬,语气淡然的回道。

  “……下人之过,自有我家小姐定夺,大小姐消消气。”

  穆欣不相信于田蠢到公然维护穆臻。

  “于田,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一旁丁妈妈脸色也是微变。

  于田在庄中人眼中,素来公正。

  几个投靠了穆欣的婆子提起于田来,也满口赞赏。

  穆欣主仆没想到,于田一开口,便公然袒护穆臻。

  他便不怕她一状告到祖父那里,他丢了管事的差事。

  这时,穆欣目光微凝。

  她看到了穆臻。

  穆臻缓缓走来,明明是个在别庄长大的野孩子。

  缺少教养,别庄甚至请不起先生教她识字。

  在穆欣看来,穆臻如今和一个乡下村姑也无甚区别。

  可就是这样一个被穆家舍弃,祖父和父亲甚至默许穆臻代她出嫁。

  便是这样一个不被家族看重的小姐。

  周身却萦绕着连她也无法形容的气息。

  矜持,贵气,丝毫不比云郡千金榜上的小姐差的气势。

  穆欣的异常让丫头们也不由得回身。

  见到穆臻的那一刻,几个丫头哽咽出声。

  尤其是几个新近的丫头。

  她们被白氏教育的,简直把穆臻当成救苦救难的菩萨了。

  没有穆臻,她们的亲人都要挨饿。

  如今,家中亲人能吃上饱饭,全要仰仗穆臻。

  “小姐。”

  小丫头红着眼睛唤穆臻。

  穆臻笑着看向她们。

  小丫头的眼泪吧嗒一声滴下来。

  她便是刚刚那个誓死也要捍卫别庄的。

  穆臻有些吃惊。

  她没想到丫头见到她,竟然会这般失态。

  “别哭了。哭花了小脸便不好看了。一会去找凤喜,以后你近身服侍我……”

  小丫头又哭了,这次是喜极而泣。

  穆欣上前一步,穆臻越过诸人,姐妹两个目光冷清的对视着。

  “阿臻,我是不是这庄子的主子?”

  “姐姐不过来此避难。若要接手庄子,还得回去请祖父示下。”

  穆欣脸色一白。

  穆臻竟然直接将她的来意挑明。

  既然如此,她也不必讲什么姐妹情谊了。

  “只要我想,十个这样的庄子,祖父也会送我。你若不信,跟我回穆家一看便知。”

  “……然后因提前归家,穆家若是有什么祸事,便都可以推到我身上来。说我生而带灾吗?

  你怕是连你遇到的这场祸事,也想要推给我吧。”

  “你胡说什么?

  是祖父让我接你一起回穆家的。”

  “当初我离开穆家时,祖父三令五申。让我十五岁生辰前,不得踏进穆家一步。”

  “……此一时彼一时。祖父也觉得待你太过苛责了。所以才派我来接你回去。你连姐姐的话都不相信了吗?

  你小时候,我总带你在园子里玩耍。你离开穆家时,哭着喊着要姐姐的。

  阿臻,这些难道你都忘了。”

  穆臻眼神似乎有些迷茫。

  穆欣心中一喜。

  可下一刻,穆臻唇角微微勾起。

  “你同我一处玩,是因为同我在一起,你的丫头才不会轻视你。

  因为我是穆家嫡小姐。

  祖父和父亲也因此正眼看你。

  母亲也才渐渐对你有了好感。

  我那时候年纪小,被你利用便罢了。

  如今若还因你几句无关痛痒的话,真的跟你回穆家。

  若多死一次,也是自作自受。”

  穆欣自然听不懂。

  穆臻也不需要她懂。

  她只要穆欣明白,她再不是前世那个傻傻的,真的把穆欣当成亲人的傻姑娘了。

  被说破了心思,穆欣有些恼羞成怒。

  她自然也不由得想起那些她恨不得永远忘记的过往。

  冷室,孤寂。

  丫头们嘲笑的脸。

  确实如穆臻所说,自从她和穆臻玩到一处后。

  屋里的丫头再不敢轻视她了。

  穆家的男人,也终于正眼看她了。

  至于父亲新娶的夫人,眼中除了穆臻,也终于装进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