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大明之秦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大王

重生大明之秦王 转身宝贝 2190 2019.12.08 20:15

  距离南京十里外的,风波亭里。

  朱樉正在被邓娇“打扮。”

  按照邓娇的意思,马上就要进入京城,他们不能在随意穿着。

  好在邓娇早已经为他准备好了,莽袍。

  “这是龙?”

  朱樉看着衣服上面的刺绣图案,不耻下问道。

  邓娇点头,吓了朱樉一跳。

  好在邓娇点头后开口,说道:“这是龙,也非龙,是蛟龙。”

  一说蛟龙,朱樉立马明白。

  在中国的上古神话中,蛟龙,的确不是真龙。而是有着龙族血脉的一种神兽。

  邓娇给朱樉穿好莽衣,又指着朱樉胸前的蛟龙说道:

  “你看这里,蛟龙似龙,却比真龙少了一爪,只有四爪。”

  朱樉连道:“本王知道。”

  “知道还问?”

  “刚才不知道,现在知道。”

  “等会,你可要拿出王爷的威严来。”

  邓娇并不继续纠缠知道不知道这个话题。而是嘱咐朱樉身份注意身份。

  以这一路来,朱樉太过随意与亲卫们的相处,让邓娇担心朱樉会出现口误。

  朱樉点头,表示一定注意。

  “本王是不是应该自称,孤!”

  邓娇想了想,点头。其实她也不是很清楚。如果按照以前的叫法,大王的确是称孤道寡。

  “父皇和太子肯定不会出现在城门口。”

  邓娇继续交代。

  “王爷就是在场身份最高贵之人,是大王。”

  奉承的话谁都爱听,当邓娇一句大王说出口。让朱樉感觉飘飘然。

  虽然大家都叫自己王爷,可是王爷与大王之间,听起来效果好很多,很有气势。

  朱樉暗自决定,今后必须让所有人改口,称自己大王。

  其实在西北,不光是朱樉自己宣传那一套,就是按他实际的地位,朱元璋所封的秦王来讲,他也是,大王。

  大王与王爷最本质的区别,便是实权。大王,是有封地,有自己的军队的。

  靖难之前,大明的王爷都可称大王。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封地和军队。

  朱棣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也是和朱允炆一样,削番。

  为什么朱棣撤番就是对的?朱允炆就不能?

  朱允炆肯定是,自认没有祖父朱元璋那样的魄力,害怕大王们势力过大威胁皇权,故而撤番。

  结果是燕王实力过大,最终大明转了一个弯。

  细数中原王朝的历史上,除了朱元璋以外,好像皇帝都无法容忍大王的存在。

  “对,是大王。”

  “不过本大王这样骑马进城,是不是显得不够高贵?是不是应该弄俩宝马车来?”

  穿上蟒袍的朱樉,在邓娇递过来的铜镜上自满意的后。又提出一个新问题来。

  邓娇摇头:“你是镇守边疆的大王,就应该骑马进城彰显武力。”

  “本大王明白了,多谢爱妃。”

  “又开始不正经了?”

  邓娇再次白了朱樉一眼。

  等朱樉与邓娇换好服侍,卫队继续进发。

  这十里路程上,几乎布满了来自南京的守卫部队。

  他们的到来,也预示着朱元璋重视朱樉此次回京。

  南京

  朱樉率领卫队终于抵达。

  “明礼。”

  胡惟庸看见下马步行,朝着自己等人走过来的朱樉。立马对后面安排。

  这次迎接朱樉进京的仪式,可比安庆时强了数十倍。

  因为这是权倾朝野的胡惟庸,胡丞相特意安排的。

  这一切安排看在朱樉眼里,除了震惊,也只有震惊。

  除了吹拉弹唱,烟花爆竹,龙狮凤舞以外,连大炮都被拉了出来。

  不错,虽然朱樉隔着摆放大炮的阵地还有点远。但它的轮廓,那优美的身形让朱樉百分之百肯定。

  朱樉已经记不得,这种最原始的前装青铜大炮,发射了多少次。

  他没想到,大明朝已经有了这种确定真理的武器。

  不错,铁血宰相俾斯麦的名言。

  失败是坚忍的最后考验。

  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

  再看看城外的人们!他们并没有被这种大炮的怒吼声惊吓。

  从他们的脸上,表情上。朱樉看得很明白,这种白日雷霆声,似乎让他们感到莫名的安全。

  “胡惟庸代表朝廷,欢迎大王回京。”

  第一个走上前的大明中书省宰相,胡惟庸对着朱樉深深一拜。

  他这一拜,让不少人生出了别样的心思来。

  这是三叩九拜!

  胡惟庸这是干什么?

  天地君亲师才有此礼!

  他这是在害二皇子朱樉?

  朱樉本人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含义,他来不及被邓娇阻止。就已经上前,搀扶起胡惟庸来。

  “丞相不可如此。”

  胡惟庸起身后,笑着说道:“这是臣子之礼,岂能不跪。”

  还是古人执着!

  朱樉能说什么?

  胡惟庸说完,站在一边。让后面的人依次上前,与朱樉见礼。

  第二个人,是朱樉的兄弟朱棡。

  朱棡先是不满的对着胡惟庸努努嘴。

  既然你知道臣子之礼,为什么还非要挤在本王前面!

  朱棡已经封王,只是还没有前往封地。

  按理,是朱棡第一个上前。

  可是,这正好应了如今流传的话题。胡惟庸嚣张跋扈!

  “二哥,我可想死你了。”

  朱棡给朱樉的问候,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朱樉抱着这个同出一脉的兄弟,眼泪也和朱棡一样,不禁留下。

  他与朱棡,还有朱标是一起长大。三兄弟之间的情感无法言语。

  唯有这样如小时候的拥抱,才能互道情谊。

  “好了老三,你现在是王爷了。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

  朱樉很快从兄弟重逢的喜悦中清醒。或许因为他是冒牌货的缘故。

  朱棡擦了擦眼泪,胡惟庸便上前,说道:“请大王进城。”

  朱樉迟疑了一下,因为朱棡后面的人,就是朱棣。

  他不明白,为什么胡惟庸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给朱棣丝毫面子?

  迟疑这一瞬间,朱樉便做出决定。按胡惟庸的意思来办。

  朱樉朝朱棣点点头,便抬头再次看了一眼南京城。领先胡惟庸一个身位走进南京。

  而站在原地的朱棣,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紧跟在朱棡身后走进南京。

  看着远去的朱樉,邓娇则是用力一跺脚。

  狠狠说道:“好你个胡惟庸,你尽然故意害我夫君。”

  胡惟庸对邓娇不仅没有行礼,连忽视都谈不上。更本就没有正瞧邓娇,怎能让邓娇不气。

  进了南京,朱樉自己带来的侍卫就被限制自由了。

  朝廷有专门的人负责安排他们,让他们跟随前去营地。

  可是这些侍卫不肯。

  没错,面对中央军,以及中央的大佬们在场。他们不顾阻拦,执意跟在朱樉身后。

  “大胆!竟敢在天子脚下猖狂。”

  “来人!下了他们的武器收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