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大明之秦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八五章 朝令不可夕改

重生大明之秦王 转身宝贝 2066 2020.02.08 11:14

  巴雅尔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他的一再坚持,让朱樉正式收回自己的话。

  对摆正心态的巴雅尔,朱樉还是非常欣赏的。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巴雅尔,马上去通知邓长史来一趟。”

  巴雅尔大声领命。

  现在的巴雅尔,对朱樉是日渐亲近。真把朱樉当主子了。

  而朱樉这个主子,对他也很是不错。

  就现在朱樉让他们去通知邓艾一事,让他明白,朱樉这是在委婉的让他离开。毕竟秦王府有专人传话。

  巴雅尔行礼告退后,赵敏向朱樉问道。

  “大王是要审问邓艾?”

  朱樉笑笑,摇头道:“不,本王只是要将邓长史交给邓娇。”

  “臣妾明白了。”

  在赵敏想来也是,邓艾是邓氏族人。

  而身为朱樉王妃的邓娇,又是邓氏在西安的掌舵人。

  朱樉顾忌邓氏颜面,便想着将犯错的邓艾交给邓娇是合情合理。

  “王妃,你可知道如今的帖木儿帝国已经打到咱们家门口了?”

  朱樉决定不在兵谏,却考虑自己不能不有所动作,来表达自己对朱元璋的不满。

  而且还必须是大动作。既然兵进中原没有胜算,朱樉便想着调换一个方向,西进。将肌肉秀一秀,让南京的朱元璋明白。自己的发出的声音,应该被尊重。

  “大王为何这样说?”

  赵敏当然知道,如今帖木儿帝国的势力已经扩展到天山以西。

  这在赵敏看来,对朱樉是天大的好事。只要朱樉愿意。赵敏可以请求帖木儿帝国,派出大军翻越天山支援朱樉。

  “臣妾记得当初告诉过大王,帖木儿帝国是由帖木儿家族在统治。他们不是敌人,而是家人。”

  赵敏再次重申,靠近大明边疆的帖木儿帝国并无恶意。

  甚至因为帖木儿帝国的扩张,大明对西方的双边贸易更加畅通无阻。

  “大王可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帖木儿帝国不但没有敌意,反而为大明带来很多金币和畜力。”

  害怕朱樉认死理的赵敏,将双边贸易的好处一一对朱樉讲明。

  如果朱樉头脑发热,想针对帖木儿帝国。这无疑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呵呵。本王当然明白帖木儿帝国是自己人。咱们都是一个祖宗嘛!”

  朱樉再次老生常谈,他口中的华夏民族理论。

  说着说着,朱樉言语一转。

  “只是他们靠本王太近,让本王睡不踏实。有句话怎么说的,卧榻之侧岂容它人安睡是吧!”

  难得能和朱樉平心静气的交流。

  但是,在赵敏的内心里,却对朱樉的说词感到恶心。

  “大王,咱们与帖木儿帝国还隔着吐蕃。如果大王闲的无事,想动兵戈。不妨将心思用在吐蕃。”

  赵敏一说起吐蕃,朱樉才想起李信。

  “李信如今身在何处?”

  赵敏回道:“受大王的撤军命令,五日前李将军离开了大非川,现在应该在河西境内。”

  “不行,以最快的速度让李信停止撤军。呆在原地等待本王。”

  朱樉听到赵敏口中的情报,立刻做出决定。

  “大王,军令最忌讳朝令夕改。既然已经下达撤军命令,还是让李将军回来吧!”

  朱樉让李信原地等待,赵敏便知道朱樉想自己去吐蕃。

  可,如同赵敏所说。下达给军队的命令,不能轻易改变。因为,有烽火戏诸侯的前车之鉴。

  当然,朱樉根本不明白还有这样的说法。

  朱樉将赵敏对意见理解成反对,为此他心中是大为不满。

  因为朱樉已经决定秀肌肉,向天下,特别是向朱元璋展示一下自己的强大。

  而且自己亲征吐蕃的伟大功绩,也必将青史流传。

  如此两全其美的好事,朱樉岂能放弃。

  “不,不能回来。本王要亲征吐蕃。”

  朱樉站起身,非常坚决。甚至在朱樉的语气中,还带着无限豪迈。

  而赵敏,听到朱樉的豪言壮语,却是噗嗤一笑。

  还亲征吐蕃?

  朱樉这是还没睡醒的表现。

  吐蕃可是与大元做的管理交接,何来征讨一说。朱樉只需要派兵接手蒙古的驻军营地即可。

  虽然蒙古现在在吐蕃的驻军营地很少了。可蒙古人占据的都是吐蕃最关键的城池或者关隘。

  可以说,蒙古人一直掐着吐蕃的咽喉。

  当然,吐蕃人时有反叛。可,以赵敏手中掌握的情报可以肯定。

  吐蕃的土司因为不团结,根本无法形成巨大的威胁。

  “你笑什么?严肃点。”

  原本就对赵敏反对自己不满的朱樉。听见赵敏的笑声,顿时将脸拉的老长。

  朱樉的冷眼冷语,却让赵敏再次一笑。

  “大王,可听说过烽火戏诸侯?”

  赵敏笑过以后,紧接着开口。

  因为她太了解朱樉了。一旦不将朱樉要爆发的臭脾气堵住,朱樉必定又会与她大声争吵。最后肯定又是家法伺候。

  “少给本王转移话题。赵敏,本王觉得你现在可是越来越放肆了。”

  朱樉一巴掌拍打在身边的桌按上,怒视赵敏语气不善。

  “你是不是故意与本王作对?你不同意,本王允许你保留意见。可你竟然嘲笑本王,你想干什么?”

  朱樉越说越觉得气愤。

  一直以来,朱樉很是尊重赵敏。这与他所受到的教育,是分不开的。

  男女平等。

  朱樉觉得人与人都是相对的。

  他尊重赵敏,却被赵敏无数次鄙视。心中的愤怒全化在手上,用力拍打在桌案上了。

  其实朱樉很想打人。他很想打赵敏。然而赵敏却是女人。

  记得曾经听说过一句话。男人的尊严可不是通过殴打女人得来的。

  所以,朱樉虽然想打赵敏,可他却不能。只能拿桌案来出气。

  赵敏见到朱樉不停的用力击打桌案,心中满是心痛。

  她对朱樉道:“你发什么病。这桌案与你有仇吗?”

  见朱樉不理睬自己,还在继续与桌案为敌。赵敏接着说道:“身为大王,当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特别是在军令上面更加不可轻易改变。”

  “前不久才下令李信撤军,退出吐蕃。如今却要亲征吐蕃。这只会让世人认为,大王是出尔反尔,信口雌黄之人。更会让大王的威信下降。难道大王想一言九鼎,变一言八鼎,七鼎还是一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