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大明之秦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泰山剑派

重生大明之秦王 转身宝贝 2020 2019.12.12 23:48

  出了南京,十里风波亭处。

  朱樉见到了胡惟庸与徐达口中的子侄们。

  只是这个阵容,让巴雅尔和张强非常紧张。原因无他,带甲骑兵至上三千人以上。

  “徐辉祖,胡文聪拜见秦王。”

  两个与朱樉年纪相当,二十岁出头的青年。来到朱樉面前跪拜。

  “两位世兄免礼。”

  朱樉知道这两人是谁了。竟然是徐达和胡惟庸的嫡长子。

  这个事情有点超出朱樉的预料了。这个年代嫡长子身份可非常不一般。

  正常情况下,以徐达和胡惟庸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将他们派去西安,跟着自己“胡闹。”

  他们的出身就注定了他们会成为,他们父亲一切的继承人。

  所谓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与朱标注定是太子一样。

  就因为他们比其他兄弟早出生,一切便是他们的。

  没有公平,没有理由。这就是中原千年的文化之一。

  “臣,不敢当王爷世兄称呼。”

  两人跪在地上,并不起身,而是坚决表明自己的身份立场。

  朱樉也明白,这就是君臣之礼。

  “好吧!你们起来吧!”

  “谢王爷。”

  等他们起身后,朱樉有些扭捏,有些脸红的说道:“两位以后还是称呼我为大王。”

  “是,大王。”

  “好。哈哈哈。”

  朱樉很舒服,笑得很开心。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大王,这些都是臣下的府中侍卫。这次负责我们一路的安全。”

  徐辉祖这时指着数千带甲骑兵,对着朱樉介绍起来。

  对于这些军士,他也必须给朱樉一个交代。免得朱樉误会是官军。

  因为无论古今,公器私用都是很讨上司恼怒之事。

  “好,不愧是出自魏国公府。”

  看着一个个牛高马大,昂首挺胸的士兵。朱樉由衷称赞了一句。

  可是朱樉心里却是感叹,朱元璋真不容易。

  徐达这个掌握军权的魏国公,都能随便派出数千私军,可见其他国公虽不及,也不会太差。

  要知道,军队可不同于其他。难怪朱元璋会为了集权,大开杀戒。

  因为不杀不行。不杀很可能还会留下隐患,会逼他们造反。

  “正好本大王有事要办,需要用到你家的这些甲士。”

  “全凭大王吩咐。”

  徐辉祖立刻交出这数千侍卫的军权。

  朱樉点点头,识时务之人。

  “行了,咱们出发。目标泰山。”

  朱樉的话让所有都是一愣,当然除了巴雅尔以外。

  巴雅尔真的牙疼。毫无疑问,朱樉这是要上泰山问罪了。

  朱樉让他传递出去的“盟主令”三月过去了,没有丝毫动静。赵敏东进的消息传来以后,巴雅尔以为朱樉会将此事先抛下。

  没想到,朱樉竟然不顾内战爆发的可能,要先找八大门派的麻烦。

  “大王,潼关之事乃当务之急。”

  胡文聪开口了,他受了系统的政治教育。对于政治也看得比在场所有人明白。

  既然他的父亲胡惟庸,让他跟随朱樉。那么他就要站在朱樉的立场考虑问题,出谋划策。

  胡文聪提起潼关,朱樉一拍脑袋。

  “真是事情太多,让本大王都忘了。”

  朱樉有些懊恼。

  他对巴雅尔说道:“立刻通知敏敏,告诉她本王要去行使武林盟主的权利,让她尽快退兵回西安等着本大王。不得有误。”

  朱樉最后一句说得很重,他相信巴雅尔能体会。

  巴雅尔用力点点头,肯定回道。

  “大王请放心。”

  “好,向泰山进发。”

  对于自己下的盟主令,尽然敢无动于衷。这口气,朱樉咽不下。

  他已经打算好了,一路回西安的路途中。横推这些江湖门派回去。

  朱樉出了南京,不向西行。尽然转弯的举动,让无数人想不明白。

  朱元璋收到消息,只是叹口气。并不理会。

  在他看来,朱樉北上无疑又是要和蒙古那边搞动作。

  既然放他回去,他就没有打算将精力放在朱樉身上。

  因为朱元璋还有更重要,更棘手的文武大臣需要处理。

  泰山

  它东临大海,西靠黄河,南有汶、泗、淮之水,整个山脉面积达426平方千米。

  是中国古代皇帝封禅祭天之地。也有着五岳之首的称号。

  今日的泰山主峰下,迎来了上万名官军围山。

  这些人正是朱樉带来的数千骑兵,以及淄博等地的卫所驻军。

  主峰上的泰山剑派。

  这里如今齐聚了整个泰山的五代弟子,以及各代长老。

  当代门主左令尘,率先开口。

  “今日官军无故围山,所有人不得上山下山。派弟子问其缘由,说是我泰山剑派没有尊盟主之令。他们是奉盟主之令,要泰山给个说法。不然将血洗我泰山。”

  先说清楚原因,左令尘继续开口。

  “这次事情非同小可,也不知官军为何会掺和我江湖之事。今日关系我泰山存亡。不知那位知道这盟主一事?”

  左令尘的确迷糊。他连原因都没弄清楚,就无故要被人灭门。他非常气愤的同时,又对自己门派中,得罪那盟主之人恨之入骨。

  在他看来,能引来如此大敌。必是门下弟子桀骜不驯,占着武功高强惹出的祸事。

  “盟主?”

  泰山派有身份之人听到都是一愣。

  “敢问门主,这盟主是何人?”

  一位长老率先开口询问。

  左令尘也摇头,他也不知道那盟主是何人。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气愤。

  另一位长老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

  “三月前,似乎有过一封所谓的盟主令传来。说是让我派为其寻找医术高明之人。”

  “哦!那封盟主令如今何处?”

  左令尘立马追问。不止是他,其他长老也纷纷开口。

  毕竟山下的敌人不一般。他们都自知毫无胜算。唯有搞清原委,才能行亡羊补牢之事。

  “我记得,好像被天山长老收走了。其他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长老口中的天山长老,是他们泰山剑派如今的师祖。也是他们泰山剑派的灵魂人物。

  “天山长老今日可来?”

  左令尘问道。

  没有得到回应后,左令尘立刻道:“速请天山长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