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大明之秦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商业再起

重生大明之秦王 转身宝贝 2170 2019.12.01 20:57

  东出函谷关的朱樉不知道,西安大本营在赵敏的带领下。正向着自己决定的反方向做出回应。

  “王爷,前面不远就是洛阳了。”

  张强见官道上人口密集起来,便向朱樉介绍道。

  随着西北与蒙古的交易持续,西安到洛阳这段路途人流量也在大增。

  好在洛阳处在朱樉的封地内,要不然以大明朝的户籍制度。这段道路上,根本见不了多少人。

  洛阳,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也是中原的中心。

  这里如今还成为了神木贸易最大的转运中心。

  “神木贸易还在继续?”

  朱樉看着越离洛阳越近,人们运送在路上的货物越多。

  这话张强回答不了,他也不知道神木的具体情况。

  张强看向巴雅尔。

  巴雅尔对朱樉回道:“王爷,郡主说神木的贸易不用停。可作为双方长期的贸易阙场。”

  如今神木的贸易量,虽然没有刚开始时那样大。但是量也不小。

  只看洛阳这段路途的货物,朱樉就能肯定。

  看来经过十年休养,大明的南方已经恢复了富有。

  这些货物的方向是送往神木的。而洛阳附近的乡镇,都成为了小型的货物聚居地。

  朱樉又问道:“为什么从函谷关出来,没有见到如此多的人运送。”

  这个问题张强和巴雅尔都知道,唯有自认为历史不错的朱樉迷糊。

  “王爷,他们走水路。”

  “水路?”

  朱樉恍然大悟,一拍自己的脑门,显得十分懊恼。

  “是的,水路不仅速度快,运输量大,成本也比陆运低很多。”

  “明白了。”

  朱樉怎么能不明白!水运到了后世,依然是贸易的主流运输选择。

  放慢马步,朱樉继续前进。

  然而一千骑兵的阵容,让这段路上的人们震惊。

  特别是见到有蒙古骑兵时,还出现过短暂的恐慌。

  但是当骑兵走近,见着骑兵队伍中,数十支迎风飘扬,写着一个大大秦字的旗帜。又让人们心安。

  五颜六色的秦字大旗,代表着他们是西北的保护者。生活在朱樉封地的百姓都知道,与大明日月旗不同,这个旗帜是隶属于秦王朱樉特有的标志。

  “拜见秦王千岁。”

  镇定下来的百姓,立马在各自站立的位置上跪地行礼。

  朱樉骑在马上,看着四周密密麻麻跪了一地的百姓。他们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弱。

  看着他们气色不错,证明他们能吃饱饭。朱樉心情是大好。

  这说明自己穿越来的年代,不是乱世人命不如狗的时代。

  “都起来。”

  朱樉的话,很管用。

  陕西的百姓都知道,朱樉曾经下令,在他封地内的百姓行礼后,必须挺起胸膛抬起头。

  朱樉下马,他走到百姓中间嘘寒问暖。

  平易近人,爱民如子的朱樉,再次印证了自己的形象。

  “你们这是要将东西运往洛阳?”

  朱樉来到一个老人身边询问。

  老人推着一个全木制独轮小推车,这东西朱樉见过。他应该还有一个比较牛气的名字,木牛流马。

  木牛流马,是诸葛亮因为蜀中道路艰难而设计的。

  如果知道,并使用过的人都明白。

  小小的一个推车,无论山地,平地皆可行走。

  而且可载重几百斤,只需要一个人操作就可以。

  “回王爷,正是。”

  老汉是将自己家的存粮,趁着现在行情好,价格高的时候。卖掉一部分换取盐布等东西。

  听了老汉的话,朱樉担心起来。

  “老人家,不怕家里粮食不够?”

  老汉笑了笑,他估计朱樉是一点农事都不懂。

  “王爷,今年会是一个丰收年。在有一个月时间,便可收获粮食。”

  “如此甚好。”

  朱樉听到粮食丰收,想到的却是战争应该越来越近了。

  南京的朱元璋,粮草充足后,便会按照历史进程。明年将会大举北进。

  不在停留,朱樉向着洛阳而去。

  在进洛阳之时,朱樉才想起自己似乎忘记带钱了。

  “巴雅尔,我们是不是没有带上黄金?”

  巴雅尔摇头:“王爷,我们带了。”

  朱樉也摇头,他说的可不是随身携带的金银。而是库房里赵敏给他的一万金。

  巴雅尔听后,对朱樉道:“王爷,郡主已经安排人,将黄金通过水路运往南京了。”

  “朝南京运去了?”

  朱樉那里知道,库房里的黄金根本就没有动。但是,等他到了南京以后,依然会得到一万金。

  赵敏让巴雅尔跟着朱樉,除了保护他,也是因为巴雅尔知道黄金的存放处。

  运南京去了,自己这一路上花什么?他可不愿意,自己这一千人进京,还要靠着沿路乞讨。

  将自己的想法说给巴雅尔听。

  巴雅尔却不明白,朱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以朱樉的身份,他在大明出行,只需带张嘴就行。沿路县城自然会准备好粮草。

  “算了,等进了洛阳。先在洛阳府库中支取一些。”

  朱樉来到洛阳县城,洛阳县令已经带着三班衙役在此等候多时。

  朱樉有些烦,他只是想悄悄的去南京。如果各地官员都这样大张旗鼓迎接自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是嚣张跋扈之人。是自己强制要求官员如此。

  想到这里,朱樉连洛阳县城都不想进了。

  “你带着衙役来此迎接本王,洛阳的治安又由谁来负责。”

  朱樉把县令拿来当出气筒。他觉得自己很压抑,不发泄不行。

  县令很委屈,衙役他只带来一半人数。而且县城中还驻扎着两个千户所,谁敢在洛阳闹事?

  当然,他不敢顶撞朱樉。只能默默承受朱樉的数落。

  “洛阳府库有钱吗?”

  朱樉来了一个大反转,开口便提起钱来。

  县令连忙点头,洛阳虽说破败。但是随着天下安定后,又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已经再次有了东都的影子。

  特别是神木的交易开始后,商业也迅速冒尖。

  百姓不在局限一里之地,商人们便开始大量聘用运输所需要的人力。

  像朱樉之前能在城外见到数量众多的百姓,也是因为现在是农闲时节。

  除了开荒,百姓们也能通过商业的繁华,挣点钱补贴家用。

  商业繁华,那么商税自然也是滚滚而来。

  西北的商人,知道朱樉重视商业的同时,也注重商税。

  他们可不敢行偷税之举。

  为什么?

  除了有专员严查商税以外,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商人的社会地位。

  如今的西北,可以说是商人的天堂。他们的地位与百姓一样。不会再受到官府歧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