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大明之秦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泰山低头

重生大明之秦王 转身宝贝 2015 2019.12.13 13:51

  泰山主峰鹤云洞中,正在闭关冲击武道宗师的天山长老。被泰山弟子突然打断后,不免仰天长叹。

  “世上再无宗师。”

  泰山弟子,自知闯了大祸。连忙跪地磕头,说道。

  “师祖,弟子们不是故意的。只因我剑派到了生死存亡关头,门主不得不让我们请师祖过去。”

  天山长老再次叹息,说道:“不关你们的事,要怪也是怪朱重八。”

  天山长老说完,哈哈大笑。给泰山弟子的感觉是越笑越疯癫。

  “不,应该说这一切全拜刘基那个老匹夫所赐。他是个无恶不赦的老混蛋,自己无望宗师。尽然斩尽天下龙脉,致使灵气尽失。”

  “唉!从此以后武道断绝。”

  天山长老非常落寞,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武以侠犯禁。历来的皇帝,都不能接受武道不能为其所用。

  如朱元璋这样的狠心帝王,几千年来还是第一个。真不知道他想些什么,尽然将所有龙脉斩尽。

  刘基难道没有告诉你,斩尽龙脉的同时,也斩掉了大明千年江山。

  “师祖。”

  泰山弟子见天山长老陷入痛苦的沉思中,再次开口喊到。

  “你们刚刚说什么生死存亡?”

  “如今我泰山以被官军包围,上不能上,下不能下。门主这才让弟子来请师祖。”

  天山长老无力摇头,毫无疑问,朱元璋这是要赶尽杀绝。

  “走吧!我随你们去看看。”

  如今他突破宗师无望,已经没有本钱在与朝廷相谈的可能。现在泰山就是案板上的肉,任他想打就打,想杀便杀。

  天山长老想了很多,最后不得不做出忍辱负重的决定。不管朝廷要泰山做什么,泰山都将全力以赴。

  不错,天山长老决定赌一赌,为了传说中的龙脉复活。为了泰山剑派不至于断绝在自己这一代。

  “弟子拜见长老。”

  当天山长老来到泰山主殿时,所有弟子,长老,包括门主都向他行礼。

  天山长老点点头,随后开口问左令尘。

  “发生了什么事?”

  左令尘便将盟主令一事再次诉说。

  “敢问长老,盟主令如今可还在手中?”

  “哼!什么盟主令。不过是赵敏那个魔女的要挟。”

  赵敏?

  长老一级的泰山之人,当然都清楚赵敏是谁。

  贸然听见后,大家都是一震。

  虽然已经过去几年,但是赵敏这个名字依然让他们不能忘怀。

  “长老是说,盟主令出自秦王妃?”

  左令尘不像天山长老一般,对赵敏口称魔女。

  在他看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了解前因后果,化解泰山之围。

  再说,赵敏早是秦王妃一事,天下皆知。

  不管之前有何过节,又有何仇恨。随着赵敏的身份改变,一切也该随风而去才是。

  作为门主,左令尘要为泰山剑派考虑。这也是为什么能当门主之人,都必有大局观。

  “什么秦王妃,那个魔女与我泰山有不共戴天之仇。”

  天山长老听见左令尘恭敬称呼赵敏,立刻大怒。

  他手指着左令尘质问道:“左令尘,别忘了我师兄,你师父是怎么死的。”

  左令尘沉默了一会,说道:“长老需要明白一点。你口中的魔女,已经让官军包围泰山了。”

  天山长老愣了,赵敏干的?

  这件事天山长老可是记得,盟主令落款之人不是赵敏,也不是秦王朱樉。而是什么一长串名字。看起来很像蒙古人的名字。

  正是因为如此,天山长老才一把将其撕成粉碎。

  “日不落帝国伟大天可汗兼大将军兼武林盟主朱。”

  回忆了一下,天山长老发现自己当时真是气糊涂了。

  关键就在于他自己,忽视了最后一个朱字。

  “长老想起了吗?”

  见到天山长老懊恼的神情,左令尘开口问道。

  左令尘其实很疑惑,自己作为门主。怎么对这是毫不知情。

  什么时候出了一个武林盟主?

  当然,这不能怪他。当初赵敏将朱樉的盟主令,都是直接送往各地门派的镇派人物手中。门主没有收到消息很正常。

  天山长老点头:“盟主令应该是出自秦王朱樉之手。”

  “这是陷害!”

  天山长老突然大声说道:“魔女是借秦王之手陷害我们。”

  在他看来,落款不直接写朱樉。而是故意在前面加上一大串称谓,就是赵敏的用心险恶之举。

  左令尘感觉自己这个长辈师叔魔怔了。对赵敏的仇恨让他走火入魔。

  “各位同门,既然是出自秦王。那请长老们与本门主下山请罪吧。”

  左令尘做出决定,得到所有长老的支持。

  搞清楚是因为天山长老的疏忽,才造成官军包围。那么他们只能下山请求原谅。

  看着空手离去的泰山弟子,天山长老终究没有开口挽留。

  身为武者,当放下手中武器的那一刻,是最大无奈和侮辱。

  可是为了泰山剑派的传承,个人荣辱便显得一文不值。

  泰山下

  朱樉坐在一个刚刚搭建好的草棚里面,左边坐着小妹朱枚,右边是徐辉祖和胡文聪两人。

  下首站着淄博等地两名卫所指挥使,和张强,巴雅尔。

  “巴雅尔,怎么还没有动静?”

  大军围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按照朱樉的估计。他们的会也已经开完了吧!

  “臣去看看。”

  指挥使站出来表现。

  朱樉点头,为了将泰山剑派彻底压服,他甚至调动了当地驻军。

  原本当地驻军指挥使,也就是搭话去看看这一位。是根本不理睬朱樉的。

  先不说调兵要虎符,朱樉就根本没有权利对当地驻军指手画脚。

  可是朱樉行,他身边跟着的徐辉祖却是一个眼神。便让这指挥使,乖乖将五千大军开往泰山。

  对于此事,朱樉只当没看见。

  自己皇子的身份,尽然连臣子还不如?朱樉心中冷笑。

  “再有半个时辰,也不用再问了,直接攻山。”

  正是给脸不要脸。

  朱樉也是气愤,自己这样的表现还要多明显?

  摆开架势不动,不就是等着来人谈判吗?

  “来了,泰山弟子下山了。”

  “大王,他们空手下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