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大明之秦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表白

重生大明之秦王 转身宝贝 2075 2019.11.21 21:59

  神木县城内

  朱樉霸占了县太爷的办公及住宿地点。

  如今的县衙人来人往,堪称神木县史上之最。

  第一批从西安起运的物资全部到达后,与北元的贸易便开始了。

  朱樉现在成了甩手掌柜,他可不知道这个年代的物价,和金银价格。

  他不管事,也没有人来请示。这就让朱樉疑惑不解。

  自己可是王爷,虽然当甩手掌柜。但是你们好歹也要尊重一下自己不是?真把自己当摆设?

  朱樉气冲冲的来到阙场,打算教训一下这些目中无人的家伙。

  要让他们认识到,哪怕自己不管事,你们也要请示。毕竟这关系到尊卑原则问题。

  可是一到阙场,忙碌的人们包括蒙古人,大明人。都只是对朱樉称呼行礼后,便又各做各的。

  “考,就没个人来给本王解释解释?”

  朱樉属于发脾气都找不到人。

  “来人,去问问阙场谁在负责。叫他马上来见本王。”

  朱樉指使身边跟随的亲兵去询问,很快便有了回复。

  “王爷,是王妃在主持。”

  亲兵的回答让朱樉一愣。难怪没有见到赵敏,原来跑到这里了。

  赵敏亲自坐镇主持这次贸易,有她在,整个贸易基本没有纠纷存在。因为大家都服她。

  蒙古人觉得她是自己人,不会帮助明朝人坑自己。

  事实也的确如此。小规模的交易,也就是牧民的交易被赵敏特意嘱咐过。

  她让大明商人,必须按照等价交换。否则后果自负。

  这次参加贸易的商人,都是来自关陕地区。赵敏的话,在商人们看来那就是圣旨。

  而大明商人,虽然被赵敏定了指导价格。但是也让他们的利润是对内贸易的无数倍。

  再说他们是商人,不是军人。而来自草原的牧民,本就比中原人野蛮。如果不是赵敏坐镇,很多牧民甚至会动刀动枪。

  “算了,既然是王妃在负责,那本王自己过去。”

  朱樉来到赵敏所在,远远便见到有几十人围坐在一起。

  从服侍上看去,蒙古人有十几人,大明这边也有十几人。赵敏则坐在她堂兄塔及身边。

  他们似乎在讨论着什么,朱樉还看见一个穿着蒙古贵族服饰的中年人,正与神木的县令争论着。

  “王爷。”

  神木县令抬头一见朱樉走来,立马将蒙古人抛在一边,上前就要跪拜。

  朱樉连忙扶住他,不让他下跪。

  “不必多礼。”

  一路走来,唯有这个县令当自己是王爷。朱樉对他便和颜悦色。

  “王爷。”

  在场的大明人紧接着全部起身准备给朱樉下跪。

  朱樉大手一挥,继续道:

  “都免礼。”

  蒙古人也起身,对着朱樉微微弯腰,以示问候。

  朱樉来到赵敏旁边,示意大家都坐下继续他们的交谈。

  充当听众的朱樉,这才了解到,他们是在为这次北元官方的交易,产生了分歧。

  原来,整个涉及这次官方交易的大明人,都被赵敏训过话。

  金银价格在原来的基础上,下滑百分之二十。

  其实这件事情,当初在北元朝廷里已经谈妥。只是没有写进合约里面。

  与神木县令争论这人,却不赞同这样定价。

  用他的话来说,这违背了公平。

  “公平!”

  朱樉嗤之以鼻。

  这世界无论古今,就不存在真正的公平。

  另朱樉意外的是,赵敏居然会为大明争取如此大的利益。

  “真是自己的贤内助。”

  朱樉对赵敏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难道真如古人之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出去的女如泼出去的水?

  可是赵敏始终是蒙古人这点不可无视。

  朱樉正是顾忌赵敏蒙古人的身份,好多计划才对她有隐瞒。

  “赫舍里,你想让皇帝出尔反尔吗?”

  原本不在意他们争吵的塔及,见朱樉到来后便进行制止。

  被他称作赫舍里的蒙古人,听到塔及抬出孛儿只斤·阿不扎台。顿时沉默了。

  他其实就是孛儿只斤·阿不扎台派来进行贸易的。

  皇帝也看重这次贸易,毕竟能通过贸易弥补乞颜部落。

  金银他们是不在乎的,北元的金银数量多的难计算。

  这些财宝,都是他们从全世界掠夺来的。

  强大的蒙古铁骑,曾让全世界为之颤抖。

  哪怕后世,千年过后。蒙古铁骑带来的影响力依然健在。

  如一战的德皇威廉二世,就曾为了压制中国崛起,大肆鼓吹的黄祸论。

  近代中国,每当要崛起之时。西方国家便会横插一杠,联合起来打压中国。

  从清朝的北洋舰队开始。从李鸿章背锅开始,北洋人就认识到军事上的差距,准备奋力追赶之时。

  西方国家便全力扶持岛国日本,来实现他们所谓的东亚平衡。

  甲午过后,民国统一。休养生息正见成效,他们又来了。

  毕竟中国就如同西方人所说,它是一头沉睡的雄狮。千方百计不能让他觉醒。

  一旦觉醒,便是西方的末日。

  中国两次差点让他们灭种的经历,让他们的眼睛一刻也不敢离开。

  第一个狠人,便是中国人都知道的成吉思汗。他远征到多瑙河地区。使东方人,在西方人的心灵中留下无法摸去的创伤。

  第二个狠人,还在成吉思汗之前。他便是西方人口中,心中,有着上帝之鞭称号的匈奴王,阿拉提。

  这两个人,虽然不是中原人,是汉人。但他们是东方人,是华夏人。

  至少,这两个狠角色是朱樉的偶像。

  无论过去,现在。朱樉都一直很佩服这两人。

  因为这两人,在世期间。都没有把战火烧向中原。

  朱樉也研究过他们。是他们没有能力打下中原吗?绝不是。

  那为什么有能力,而且中原远比西方富庶的情况下。他们都选择去西方无法无天?

  这或许就是因为这两人,都如同朱樉自己一样。把自己当成是华夏人,是华夏民族中的一员。

  赫舍里不在反对,双方变按照之前的口头约定进行贸易补充。

  从头至尾,朱樉都没有发表过一句言论。

  不过他这个听众,最终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这次他发了,真的发了。

  有了钱,就有了底气。离梦想也就更近了一些。

  看向身边的赵敏,也不估计身边还有几十人,朱樉大声道:“我爱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