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大明之秦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视察

重生大明之秦王 转身宝贝 2027 2019.11.25 12:25

  南京

  大明帝国的中心,奉天殿内殿里,洪武大帝朱元璋,已经连续摔碎了数个价值不菲的青花瓷。

  “逆子。”

  只为他口中远在西安的朱樉。

  整个奉天殿只有朱标一人承受着朱元璋的怒火。

  原本侍奉一旁的太监宫女,则被朱标统统撵到大殿外面。

  朱标是一个仁厚之人,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怕朱元璋拿他们出气。

  “这就是你让朕等来的回复。”

  朱元璋将亲军都尉府的探子,陕西忠于他的官员。送来的一叠叠告发朱樉的奏折,摔在朱标身前。

  “这个逆子真的无法无天了,先是瞒着朕与北元贸易,现在变本加厉,还大张旗鼓在西北私自征兵。”

  朱标一开始不知道朱元璋在发什么火。现在听到又是二弟朱樉的事情,他连忙捡起地上的奏折查看。

  “父皇,二弟征兵之前已经通报过此事。”

  朱标前段时间,在马皇后床边受到教导后,再次面对朱元璋便多了几分勇气。

  而且关于二弟朱樉的事情,作为大哥,他认为是必须要维护的。

  在他心里,朱标并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严重,值得朱元璋如此动怒。甚至摔了自己心爱的花瓶。

  在他看来,朱樉的动作虽然大了点,但他是为了招募亲兵,为了自己的安全这不过分。

  因为朱樉所在的陕西,是目前大明公认最危险的地区。

  “通报?他那算通报?”

  朱元璋对朱标的话是气急而笑。朱樉是和他提过亲兵一事。朱樉打算将南方士兵退回兵部,重新在西北招兵的事情。

  但是,只是提过而已。自己还没有考虑好,没有给他答复。朱樉就在西北来个先斩后奏吗?

  “或许是二弟觉得蒙古威胁太大,成军还需要时间训练,因此才等不到父皇的回复,擅自做主。”

  朱标内心真是这样想的。他对自己两个同胞兄弟,真的是维护到了极致。

  朱标傻吗?他不傻。

  而且从小就有专人,在教育他帝王之术,还有历史为鉴。

  天家无亲情!

  为了皇位,兄弟相残的事情。在历史上可不少。

  但朱标不同,或者说老朱家不同。大明276年历史中,还真没有因为皇位自相残杀的事情发生过。

  “蒙古威胁?朱标,你信吗?”

  朱元璋直呼其名,可见他对朱标的说词有多么鄙视。

  朱标一愣,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从草原上来的情报分析,北元皇帝孛儿只斤·阿不扎台可是在厉兵秣马,而且还下令,要从西方各大汗国抽调兵马。”

  朱元璋听后沉默,朱标说的这些他当然知道。现在他也在做着战争准备。

  大明立国十余年,与元朝的战斗也持续了十余年。这期间,大明与元朝的战争虽然是赢多输少。

  但是随着这些年战事变小,大明休养生息之时,元朝的实力也逐渐提高了起来。

  特别是孛儿只斤·阿不扎台当上元朝皇帝后,一盘散沙各自为战的蒙古部落。似乎有了再次团结起来的趋势。

  “朕其实担心的是秦王妃赵敏。”

  因为从这段时间,赵敏在蒙古的影响力来看。可以肯定,有赵敏在陕西,那么陕西不会被战火波及。

  朱标不说话了。从陕西来的奏折中就提别提到赵敏。

  朱樉不仅让她主持双方贸易,还把边军指挥权交给赵敏。

  “现在看来赵敏做事,都在为老二着想。可是别忘了,她是蒙古人。”

  朱元璋的担心不无道理,他甚至认为朱樉将权利交给赵敏,无疑是与虎谋皮。

  朱标道:“父皇多虑了,我想二弟应该不至于糊涂。”

  “但愿吧!”

  南京的对话朱樉不清楚,朱元璋也没有做出任何决定。似乎根本不知道朱樉在陕西做的事情。

  而西安的朱樉,正在李信的陪同下,带着赵敏一个营地一个营地的进行视察慰问工作。

  “王爷千岁王妃千岁。”

  每到一个营地,思想政治工作组的人员便组织青壮们大声高喊。

  “大家辛苦了。”

  朱樉每次都笑眯眯的回复。他对这些青壮,这些未来的精锐越看越喜欢。

  “不辛苦。”

  青壮们不辛苦是假的。

  每天体能训练下来,他们连动都不想动。好在朱樉为他们提供了足够的营养。

  有蒙古的牛羊,正源源不断从神木运回西安。牛肉虽然吃不了,要下发百姓耕地,但是羊肉刚好是他们这些西北汉子的最爱。

  赵敏不明白朱樉为什么非要每个营地都走上一走,还没有走到一半。她便有些受不了了。

  在她看来,这样反反复复重复做一件事情。只有朱樉这样无事可做,无聊的人才会一直兴奋。

  “王爷。”

  赵敏叫住不知疲倦,走在他前面对李信不停说话的朱樉。

  “什么事?”

  朱樉停下脚步,等待赵敏。

  “有必要每个营地都去吗?”

  “当然有必要。”

  朱樉想也不想的回道。

  自己可是在作秀,作秀必须做全套。这点人品,朱樉还是有的。

  赵敏见他兴致高,也不打击他。

  “我不去了,我要回王府查看神木那边的交易记录。”

  朱樉摇头,这怎么能行。

  带着赵敏,本就是故意为之。

  他要让所有青壮,未来的士兵都认识自己和赵敏。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效忠对象是谁,长什么样。

  朱樉不可能把赵敏的画像,贴在军营里面。因为他不想几万西北汉子,晚上都幻想着自己老婆。

  “交易记录晚上回去看也一样。你是不是走不了路?”

  朱樉说完才感觉,看记录应该是赵敏的借口。

  赵敏见朱樉蹲在自己面前,想要查看自己的脚。连忙往后一腿。

  “不是,我不想去。没意思。”

  朱樉起身,走到赵敏面前拉着她小声说道。

  “没意思也要去,相信我。这对我们只有好处。”

  看着朱樉认真的模样,赵敏实在想不出好处在那里。

  “走了。”

  朱樉拉着赵敏手臂摇摆,赵敏噗呲一笑。她的笑容就像七月的阳光,灿烂。

  “嗯!”

  赵敏不在拒绝,她挽着朱樉的手臂,两人继续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