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大明之秦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马氏教子

重生大明之秦王 转身宝贝 2052 2019.12.11 14:15

  “母后,二哥是不是来了。”

  一个清脆如黄鹂的女声从殿外传来。很快,十七八岁年纪的青春美少女便出现。

  “朱枚?”

  记忆里,这就是朱樉三兄弟唯一的同胞妹。老四安庆公主。

  “二哥,真的是你。”

  朱枚见到朱樉,一下就朝朱樉扑去。要给朱樉一个大大的拥抱。

  马皇后突然出声,制止道。

  “放肆。”

  近在咫尺的朱枚,一下定格。

  朱樉对她报以苦笑。

  “母亲平日是怎么教育你的。如今你也成年,虽是兄妹。也不能再如从前一般。”

  马皇后还不解气,似乎朱枚刚才的举动,让她感到自己的失败。

  “对待兄长,该怎么做?礼义廉耻你都忘了?”

  从朱枚刚才突然停下,朱樉就知道她很怕自己这个娘。

  见她可怜的眼神看向自己,朱樉将她一把拉在自己身后。

  “母亲。”

  朱樉刚开口,马皇后的炮火便转向他。

  “还有你,你在京城挥金如土之事,也是母亲教的吗?”

  一生节俭的马皇后,得到朱樉保证不觊觎皇位后。马上开始数落朱樉败家子行为。

  “你是皇子,是王爷。更应该以身作侧,做表率……”

  马皇后啰啰嗦嗦一大堆的话语,让朱樉明白了一个事实。这是借朱枚之举,来教训自己是真。

  “母亲放心,绝不会有下次。”

  朱樉不得不大声打断。因为他不知道,马皇后还要打算说多久。

  “唉!你们真是想气死为娘。”

  “娘,不许说不吉利的话。”

  朱枚一个小跑,去到马皇后身边责怪起来。

  马皇后笑笑,一指点在朱枚脑袋上:“谁让你们一个个都不让娘省心。”

  “谁敢让母后不省心,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随着殿外嚣张的声音响起,老三朱棡一个箭步飞奔进来。

  他大笑着开口问朱樉:“是不是二哥?”

  “你个逆子,就是你要气死娘。”

  马皇后将手边的抱枕,向朱棡扔过去。

  朱棡一把接住,说道:“母亲病情见好了,力气也大了许多。”

  “三哥,你别闹了。”

  “老三,好了。再闹母亲真生气了。”

  朱樉和朱枚都开口制止朱棡继续胡闹。

  马皇后并不是真生气,她是高兴。

  随着朱樉去了西安,再加上她的病情。一家人很久没有这样快乐的氛围了。

  朱枚看向朱棡,问道:“三哥,大哥没跟你一起来吗?”

  马皇后听后纠正朱枚:“不许叫大哥,叫太子哥哥。”

  朱枚别嘴。

  “本太子,就喜欢小四叫大哥。”

  又是一个和马皇后唱对台戏的人接踵而至。

  “小四,还不叫大哥?”

  朱标也是大笑开口。

  马皇后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她指着朱标,说道。

  “就是你这个大哥带的坏头。”

  “哈哈哈,这就对了。这才是我朱标的弟弟妹妹。”

  朱标上前,将朱枚挤开。拉着马皇后的手,关心道。

  “母亲今日高兴了吧!”

  “高兴你个头,你们四兄妹这是诚心气娘。”

  马皇后完全是笑着说这话,明显口是心非。

  四兄妹齐聚皇后居所,让这座暮气沉沉,长达三月之久的宫殿。再次传出久违的欢乐声。

  这声音越传越远,传到朱元璋的耳朵里后。又穿过层层宫墙,继续传递,传向四面八方。

  “皇上起驾吗?”

  奉天殿,朱元璋身边的老太监。见朱元璋无心看奏折,知道他的心事。便开口问道。

  朱元璋很想去,但又觉得自己去了会破坏氛围。

  他问道:“你说朕去了,会不会显得唐突了一些。”

  老太监笑着回答:“皇上真是当局者迷。用百姓的话说,皇后那里才是您的家。那里有皇上的妻子和孩子。”

  “哈哈哈,说得好。”

  朱元璋听后,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

  的确,那是自己的家。儿子女儿都回来了,自己还留在这里孤苦伶仃做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给皇后通报一下。朕马上就到。”

  老太监立马告退。

  朱元璋又叫住他,说道。

  “告诉皇后,接驾什么的全免了。”

  老太监点头,其实不用朱元璋吩咐。朱元璋到皇后那里,还真没有享受过其他妃嫔那种隆重的待遇。

  皇后居所

  “太子。”

  “娘,您老别太子叫我,咱们这是在家里。”

  马皇后摇头:“不行,家……”

  “娘,您老还是叫标儿亲切。”

  朱标再次打断。

  马皇后没辙,老大如今是太子。虽然是在家里,但她也要顾忌朱标的脸面。

  “好吧!”

  “你来母亲这里,不需要处理公务吗?可别为了母亲,耽误家国大事。”

  朱标点头:“母亲放心,没事。”

  “樉儿过来。”

  马皇后让朱樉坐到她的另一侧。拉着朱樉的手和朱标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

  “老话说,兄弟齐心,齐力断金。为娘希望大明江山,在你们兄弟手里,能有盛世永昌的基础。”

  朱标和朱樉都是一愣,随后两人都用力点点头。

  他们当然听懂了马皇后意有所指。

  “基础?”

  让他们打下牢固基础的前提,就是他们不能分道扬镳。

  马皇后这话,让朱樉紧接着表态。

  “母亲放心,朱樉这一生甘愿为大哥手中之剑。为我大明开疆扩土。”

  马皇后点点头,又听朱樉继续。

  “我只求大哥不要生出猜忌之心才是。”

  马皇后看向朱标,朱樉这话已经很明白了。马皇后也清楚,帝王学说中也讲了。多疑,是一个帝王必有的。

  朱标连连开口:“二弟你说什么话。你是我兄弟,一母同胞的兄弟。只要你不做出天怒人怨之事,大哥永远是你大哥。”

  马皇后点头,让朱枚,朱棡也围在她的面前。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都熟读史书,大道理你们都懂。”

  “母亲今日告诉你们,希望你们牢记。权利再大,也大不过亲情。母亲只希望在我大明,在你们兄妹四人身上。不想看见天家无亲情之事再次发生。”

  马皇后指了指,朱樉,朱棡两人厉声说道。

  “特别是你们两个给我听好,别以为你们在外面就能无法无天。如果不知道天高地厚,这深宫大院就是你们的归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