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大明之秦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魏公公

重生大明之秦王 转身宝贝 2066 2019.12.10 19:45

  朱樉满足了自己的豪举。终于体会了一番视金钱如废土的感觉。

  一个字,爽。

  将能买地的地都买了,朱樉便在邓娇的建议下,在南京转悠起来。

  这一次逛街,让朱樉明白。女人似乎就是天生的购物狂。而邓娇的购买欲望,让朱樉汗颜。

  终于无法忍受邓娇的朱樉,开口了。

  “本王累了,要回去休息。”

  邓娇一听,不在专注商品,而是关心起朱樉。

  这让朱樉不爽的心情,突然好了几分。

  一行人回到王府后,朱樉便耐下心不再出门,等待朱元璋的召见。

  第二日

  宫中果然来了消息,只是这个消息是非官方渠道。不是朝廷下的旨意,而是来自后宫马皇后。

  马皇后很低调,没有下什么懿旨。只是派了两名身边的太监和宫女,对朱樉说她想见朱樉。

  马皇后低调,朱樉也不得不跟着低调。顺着老人的心走,才能让老人顺心。

  “两位稍等片刻,等本王安排一番再与两位进宫。”

  面对马皇后的身边人,朱樉没有丝毫架子。非常客气的邀请他们坐下喝茶。

  这些人虽是臣子,是下人,可他们也有自尊心,也有尊严。

  朱樉不指望他们能回报自己什么,他客气,他尊重。是为了让他们能更好照顾生病马皇后。

  或许有人会认为,马皇后的位置注定会让这些下人尽心服侍。

  有句话怎么说的。

  雷霆雨露皆是恩典?

  可别忘了,人是有情感的,是有喜怒哀乐的。

  我们说冲动是魔鬼!

  冲动却是来自情感。

  太监与宫女受宠若惊,朱樉的可不是做样子的表面功夫。

  以亲王的身份,亲自端茶送水。恐怕贤王也不过如此。

  这是两人内心对朱樉的评价。

  “王爷请自便。”

  朱樉来到后院,对正在急匆匆指挥侍女,侍卫的邓娇埋怨道:“早让你准备好,现在知道着急了。”

  邓娇嘟哝着回了朱樉一句:“还不是因为你,东西越办越多。”

  置办的东西,都是这两日朱樉特意安排的。他把自己看做是走亲戚的客人。

  来了南京,拜见朱元璋和马皇后。礼物则是必不可少的。

  朱樉并不负责采买,他只是询问有什么好东西。然后再让巴雅尔去购买。

  谁知巴雅尔也实在。凡是朱樉指定的,他都会弄回一大堆。

  从西安到南京这一路,巴雅尔深知朱樉不好伺候。

  如今能用钱,就能让朱樉高兴的同时,巴雅尔也感到轻松很多。

  朱樉一听邓娇这话,立马就将脸拉了下来。也不顾在场的侍女侍卫。

  朱樉道怒声呵斥邓娇:“放肆。再言给母后送礼物嫌多,本王就要家法伺候。”

  邓娇的话,显然让让朱樉误会了。

  后世朱樉虽然没有成家,可他见过不少嫌弃公婆的媳妇。

  对于这些只拿自己父母当父母,不拿公婆当父母之人。朱樉往往会大吐一口唾沫。

  现在邓娇尽然也有这样的想法,朱樉怎能容忍?

  邓娇委屈啊!

  她是真委屈。

  她的意思是,每当她将礼物准备好,包装好后。朱樉又会给她送来不少,让她又要重新打包。

  对邓娇来说,今天马皇后的消息来的有些突然。

  刚刚那句话,也不过是她的无心之言。

  被朱樉这样教育,她还不敢顶嘴。就可见她眼中为什么含着泪水。

  “都停下,没有打包好的先不管了。将准备好的全部抬出去。”

  朱樉见邓娇眼泪打转,也不在针对她。而是转向还在忙碌的侍女侍卫们。

  马皇后派人来,已经有段时间了。在这样下去,还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朱樉真是火冒三丈,早干什么去了。原本他以为也就几分钟就能弄好,现在看来是无望。

  朱樉深知,等待的日子是痛苦的。马皇后见儿心切朱樉能够体会。

  他立刻做出决定,马上出发。

  朱樉发话,邓娇也不在扭捏。而是跟上朱樉的脚步。与等待在王府外的卫对一起向着皇城而去。

  后宫

  马皇后一直询问侍女,朱樉到了那里,便见其思念之情。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

  朱元璋,在奉天殿也和马皇后一样,关心着朱樉何时进宫。只是他没有开口询问太监。

  这就是父亲与母亲的区别。

  不止皇帝与皇后,可以说,如今朝堂形成的风波,让整个大明朝的高官,都在关注着朱樉。

  而来到宫门外的朱樉,自觉让卫队留下。并接受,宫门卫士对载着礼物的马车进行检查。

  五十俩大车,被朱樉抛在身后。

  他没时间继续等待。而是与邓娇携手,走进这座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宫殿建筑。

  朱樉去后宫,自有马皇后派来的引路太监及侍卫陪同。

  朱樉凭着记忆,感受着四周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

  “王爷,这边请。”

  看着一把年纪的老太监,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老太监没有名字,大家都叫他魏公公。已经有五十多岁年纪,朱樉不仅认识他,还很熟悉。

  他们三兄弟,跟随马皇后来到南京后。魏公公就一直跟在马皇后身边当差。如今也有十年了。

  十年之前,魏公公还经常跟着自己兄弟三人跑。

  十年之后,魏公公的背已经驼了。

  岁月无情催人老!

  内心感叹一番后,朱樉对着魏公公说道:“魏公公这些时日辛苦了。”

  原本想说思念的话,可是到了嘴边便成为安慰语。

  能在马皇后身边听差十年之久,魏公公岂能听不出朱樉的话。

  “不辛苦,是老奴没用,没能治好娘娘的病。”

  朱樉见魏公公难过的神情,真是惭愧无比。作为儿子,尽还不如一个太监如此情真意切。

  “魏公公放心,我已经在整个大明寻找良医来为母后医治。估计再有十天半月,就会有消息传来。”

  朱樉再次安慰。

  魏公公点点头,继续一边带路,一边回答朱樉。

  “王爷有心了,希望娘娘吉人自有天相。”

  朱樉道:“这是肯定的。”

  一路说着话,使这段进宫的距离感觉变短了。

  来到皇后居所,朱樉便见到站立在宫殿门外,那熟悉的身影。

  加快脚步,朱樉来到这个身影面前,跪地一拜。

  “不孝子朱樉,拜见母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