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大明之秦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夺权

重生大明之秦王 转身宝贝 2081 2019.11.15 23:08

  “王爷请讲。”

  李信一听只是计划,也不在多言。毕竟计划只是停留在表面。

  这就是为什么为什么朱樉说李信懂得变通的原因。李信是不会为了没有付之行动的事情再次劝诫。

  作为臣子,李信会做好自己的本分职责。至于朱樉听不听,那就不是他能干预的了。

  李信以及调回南京的王克功都清楚,朱元璋为什么会让朱樉这个刚二十出头的王爷来陕西。还不是因为怕他们长时间呆在陕西领兵,生出其他心思来。

  论绝对忠心,朱元璋肯定更加相信自己的儿子。

  朱樉年轻并没有关系。因为有他这样的人在充当助手。

  但是军权,他朱元璋又不傻。难道给外人,不给自己的儿子?

  他的皇位都会留个儿子,何况一个兵权。

  以前的朱元璋是没有办法。因为儿子们都太小了。

  随着儿子们长大成人,朱元璋这才将想法化为行动。

  老大朱标与朱樉只相差一岁,通过朱元璋的考查,认为朱樉的能力足够了。至少比他当初这个年龄好太多。

  朱标被立为继承人,不可能外出镇守地方。

  而老二朱樉,则被第一个派出。这也是为什么朱樉的亲军是由他朱元璋亲自挑选的原因。

  让朱樉镇守陕西,也是因为陕西的位置和实力。这里有着仅次于南京的军事实力。

  放在王克功手里,朱元璋依然不放心。所以他之前一再催促朱樉赶紧上任。

  朱樉上任也没有让他朱元璋失望。以朱樉对待百姓的态度,让朱元璋觉得朱樉没有忘本。

  严格说起来,朱樉虽贵为王子。但是朱樉却是农民儿子这一事实。

  朱樉便将自己的要求对李信提出来。

  “第一,无论军士原籍何处,裁撤的军士必须在关陕地区安置。”

  李信摇头苦笑:“王爷,这样大的事情不向皇上禀报吗?”

  这可是针对十万以上规模的裁军。在李信看来,朱樉贵为王子,统帅也没有这个权利。毕竟这其中还牵扯到很多人事关系在。

  朱樉道:“当然要禀报父皇。你起个折子,如实禀报关陕边军存在的问题。”

  “什么问题?”

  “当然是年龄问题。”

  朱樉眼睛一瞪,不满的对李信问道。

  “你自己说,一个30岁的壮年,和50岁的中年谁强谁弱?”

  李信沉默了,朱樉说的不无道理。但是具体情况,不像朱樉说的如此简单。

  除非朱元璋力挺朱樉,否则在李信看来。其中的阻力够朱樉受的。

  “第二,是在裁撤下来的军士里面,挑选真正具有战场经念,勇敢之人留下来。本王也不会忘记他们为大明做的贡献。留下来的人,将会成为骨干,全部并入以后的秦军中。”

  这一点李信能够理解。军队都是这样做的,属于以旧带新。

  “第三,便是对裁撤军士的补偿问题。统计他们的从军年限,以及战场功劳。至于奖励,就以金银土地。”

  李信听了第三条,又问道:“王爷,土地倒是不愁。可是我们那里有金银赏赐给士卒。”

  整个大明都没有多少财富,何况是陕西这个穷乡僻壤。

  大明之所以穷,那是因为元朝北退之前,已经把从整个中原搜刮的财物运回了草原。

  “这你别管,反正到时候本王拿的出来就是。你只管按照我的要求来做。”

  李信点头。朱樉继续说道:“把计划做出来以后,下发各卫所。好让军士们心中有个准备。”

  “王爷,此举会不会让士卒生出不满而闹事?”

  李信是担心,到时候会因为触及到有些将领的利益。在这些人的挑唆下,闹气兵变。

  “确实会存在这样的事情。那先不发,等本王组建好新军之时在通知各地卫所。到时候谁敢对本王说不,本王就将他大卸八块。”

  “好了,就这样吧!本王还有其他事情,就先走了。”

  朱樉将裁军一事交代好后,便前往陕西布阵使司。

  明初官僚机构沿袭自元朝。朱元璋进行了改革,在中央废除中书省,明初中书省负责天下政务,其长官为左,右丞相,位高权重,丞相极易与皇帝发生矛盾。

  特别是胡惟庸任相后最甚。胡惟庸势力逐大,朱元璋认为威胁到了皇权。故而在两年后,就是1380年,朱元璋以擅权枉法的罪名处死了胡惟庸和有关的官员,同时宣布废除中书省,不再设丞相。

  在地方上,朱元璋废除行省制。设立承宣布政使司,都指挥使司和提刑按察使司,分别担负行中书省的职责,三者分立又互相牵制,防止了地方权力过重。在各府县的重要地方,朱元璋还设置了巡检司,负责把关盘查,缉捕盗贼,盘诘奸伪。

  陕西布阵使司便是管理关陕地区的最高政事机构。

  做完了军事上的改革预按,朱樉便把目光转向政事。

  之前,朱樉便让布阵使司按照自己的要求召集关陕地区的商人代表。他要做的,是给这些商人开会。

  如今不止西安,整个关陕地区真是一贫如洗。

  现在朱樉只能寄希望于这些商人,能通过贸易带动地方经济。

  朱樉被朱元璋分封在陕西,朱樉知道,这只是将军权下方给他。对于政事,却是没有明确。

  正是因为没有明确的关系,朱樉现在准备以此为借口。将整个关陕地区军政一把抓。

  布阵使司,对于朱樉的到来也是非常尴尬。

  到底该不该听朱樉的,他们上报过朱元璋。

  在没有等来朱元璋的回答时,他们一致决定先按朱樉的要求办。之前朱樉的三大命令,以及召集商人的命令,便是由此传令关陕。

  布阵使司。

  朱樉大马金刀的坐在布阵使的座位上。而陕西布阵使,王明。则是坐在原本二把手同知的座位上。

  从王明开始,能参加布阵使司会议的官员,便按照这个做法一一而行。

  朱樉这样喧宾夺主,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在西安,在陕西,在关中。他朱樉才是老大。

  能坐在这里与朱樉一堂的人,都是聪明人。不聪明也做不到这样的位置。

  朱樉无声的在提醒,在坐各位都是心知肚明。陕西的天变了,今后务必要以面前这位王子为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