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重生大明之秦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一七章 争执

重生大明之秦王 转身宝贝 2006 2020.01.05 09:08

  “你找你师妹?那你跟本王回家吧!”

  朱樉听到周依诺说起徐小菲,面上露出一丝怪笑。

  可周依诺并没有反对,连愣神的功夫都没有,就答应下来。

  这让朱樉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怕羊入虎口!

  转念朱樉就懊恼不已。

  这都是自家的名声太好了。没有什么欺男霸女,强抢民女的事件发生过。

  “你不怕本王?”

  朱樉依旧怪笑,甚至露出一副挑逗的神情。

  周依诺看了朱樉一眼,瞬间就面色通红,心跳加快。

  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大胆的男人。以周依诺的美貌,她的身边并不乏追求者。只是那些追求者,都是一副人模狗样,不,是文质彬彬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

  朱樉的大胆,让周依诺心中出现了一丝别样。甚至有种刺激的感觉。

  “不……不怕。”

  声音如同蚊子,小的只能周依诺自己听见。

  可朱樉听懂了,紧盯周依诺的朱樉从嘴型上,看懂了一个不字。

  “那走吧!”

  朱樉对周依诺说完,大手一挥。侍卫队马上前面开路。

  走了好几布,朱樉回头。对处在原地的周依诺喊到。

  “走啊!”

  周依诺立马低头,小步跟随朱樉身后。

  回到王府,朱樉带着周依诺直奔自己的住处。

  徐小菲已经得到侍女通知,朱樉回府。她已经等待在别院之中。

  见到朱樉,徐小菲面上露出欢喜的神色来。

  自朱樉从太原回到西安以后,朱樉就一直住在赵敏的别院。这让徐小菲感到孤独。

  王府虽好,可唯独少了朱樉。

  她不是王妃,也没有任何身份。可以说,在王府里连侍女都不如。毕竟侍女还登陆在册,是王府中人。

  而她算什么?守着朱樉的誓言,等待朱樉想起自己存在的可怜女子!

  如今朱樉回来了,从侍女的口中得知,朱樉点名询问自己,这说明朱樉并没有忘记自己。如何不能让徐小菲,这个为了富贵生活抛弃一切的现实女子兴奋而幸福!

  其实,说徐小菲现实不太准确。应该说她也是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子。

  她与朱樉的一见钟情,让她深深陷入无法自拔。

  徐小菲为了朱樉,她的牺牲不可谓不大。她是名门正派,八大门派中峨眉剑派的长老。从实权上讲,她地位是仅次于掌门周依诺的存在。

  以峨眉剑派在四川以及周边的力量,以及影响力。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有如此身份,却甘愿为了朱樉放弃。唉!人生苦恼。

  “民女见过大王……”

  话说一半,徐小菲卡住了。因为她见到了自己的师姐周依诺,紧紧跟着朱樉身后。

  “喔,刚好。你看看谁来了?”

  “师妹,真的是你!”

  周依诺见到徐小菲,立刻上前拉着徐小菲打量起来。

  徐小菲也和周依诺一样,内心的喜悦全部表露在脸上。

  重逢是美丽的。

  朱樉并没有做恶人,打扰师姐妹互诉衷肠。他退出别院,往赵敏别院走去。

  朱樉这一路很沉闷,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都说分别是为了重逢,可自己什么时候能从明朝走到共和?看来只能寄希于大明的工匠,只有等他们造出时光穿梭机才能满足自己。

  想到工匠,朱樉又想到自己的战争之王。

  “去南京之前,必须去看看独立团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被社会所忽视的匠户,可是被朱樉寄予厚望。

  让匠户卫的刘指挥使,秘密组建的火器卫,才是朱樉自认为的终极武器。

  有了热武器的存在,自己想从西安横推到南京也不难。

  选择匠户,正是明朝所赐予朱樉最好的条件。

  一个另类,尊重匠户的秦王朱樉。彻底收了所有匠户的心。

  匠户们除了忠诚,他们还是玩热武器之人。从他们手中造出的步枪或者大炮,根本不需要教练就可以投入战斗。

  来到赵敏这里,赵敏见朱樉脸色不好看。连忙关心道。

  “怎么了?谁又惹你不高兴?”

  “本王就纳闷了,你怎么不反对朝廷派兵入吐蕃?”

  朱樉并没有说出自己想家,而是转头问赵敏自己心中一直存在的疑惑。

  朝廷大军一进陕西,就有很多不可预测的事情发生。这一点连朱樉都想到了,他不相信赵敏想不到。

  以赵敏的头脑,肯定预留了后手。可朱樉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反对?臣妾为什么反对?”

  赵敏反问朱樉。这让朱樉没好气的说道。

  “你少在我面前装蒜。”

  赵敏笑着伸手,无奈道:“大王又不造反或者独立,臣妾又不能替大王做主。面对南京的压迫,我们就只能束手就擒。”

  朱樉沉默良久,才开口说道。

  “本王不是不想造反,可现在不行。”

  赵敏静待下文,可朱樉却就此打住,不说了。

  因为朱樉反应过来。赵敏毕竟是蒙古人。自己要说的话,涉及到了民族偏见。这多少会让身为蒙古人的赵敏,心中不满。

  “反正家里就交给你了,我就只有一个要求。”

  朱樉正色起来,对赵敏命令道。

  “西安不能丢,内战不能打。”

  赵敏却依然笑着答道。

  “臣妾遵命。”

  “我让你笑,让你笑。”

  朱樉犹如猛虎下山,整个人向赵敏扑去。

  笑声,顿时充满整个房间。

  经过一晚的折腾,朱樉被赵敏踢下床时,已经是第二天天明。

  穿戴洗漱完毕,吃早饭的时候。赵敏对朱樉提起了巴雅尔。

  “大王这次进京,还是让巴雅尔同行吧!有巴雅尔在大王身边,臣妾才放心。”

  朱樉摇头,喝了一口稀饭。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不行,巴雅尔目无本王。要不是看你的面子在,本王早废了他。”

  赵敏却不死心,继续说道。

  “上次去南京的一路上,发生的一切。巴雅尔都对臣妾做了汇报。大王是在记恨他,没有让大王在胡人妓肆过夜吗?”

  朱樉听到赵敏的话,一口喷出嘴里的稀粥。

  “那是酒肆。”

  赵敏道:“挂羊头卖狗肉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