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九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守护师姐

九天 黑山老鬼 2870 2019.06.20 12:00

  “抓住他……”

  “打死他……”

  “活剐了这害群之马……”

  逃出了很远之后,方贵还能听见后面有愤怒的众人纷纷大叫,向着自己追来。

  看着那山坳里四面八方都是人影晃动,着实把方贵吓的够呛,这若是没逃出来,岂不得被这些愤怒的弟子活活打死?他可还记得当初一起偷看花寡妇洗澡的时候,他一嗓子把张穷酸出卖之后的后果,平时弱不禁风的张穷酸,硬是夺一把菜刀追了他三里地……

  急急御剑飞了盏茶功夫,才听见后面喊杀声弱了。

  “不容易啊,险些小命丢了……”

  心有余悸的方贵驾上了飞剑,找路往后山飞去,一边走一边后怕的想着。

  但也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整个人愣住了。

  “苦战,磨炼,凶险……刺激!”

  这不正是自己一直在找的机会吗?

  脑海里浮现出了刚才自己一剑保命的感觉,方贵渐渐激动了起来。

  “……”

  “……”

  “方贵师弟,你在干什么?”

  阿苦师兄涮了碗,喂完了猪,拔了田里的草,回到茅屋前,见方贵正蹲在了山坡上削下一块核桃树的皮,然后拿着飞剑在那里仔细的雕雕刻刻,不由有些好奇的问道。

  “做点小玩意儿……”

  方贵头也不抬的回答,很是认真。

  阿苦“哦”了一声往回走,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紧张的问:“昨天晚上我听着东面闹起了一场乱子,不会跟你有关吧?”

  “怎么可能?”

  方贵鄙夷道:“那群偷看师姐们洗澡的色胚,我与他们势不两立,才不会掺与其中!”

  阿苦师兄很是欣慰:“这我就放心了……”

  刚走出了两步,忽然反应了过来:“不对,你怎么知道那边是偷看师姐们洗澡的地方?”

  不过这时候方贵已经不理他了,把雕好的核桃树皮往脸上一罩,却是一个面具,雕的很是粗糙,就是一块树皮掏出了俩眼洞和一个鼻孔,方贵却很是喜欢,又跑回了茅屋里,翻出了一套玄衫,那是幕九歌的衣服,刚被阿苦洗干净了的,直接往身上这么一罩,衣衫宽大,方贵便将胳膊腿都扎了起来,利利索索,看起来倒是有了几分夜行衣的模样……

  “方贵师弟……你这是要去做贼吗?”

  阿苦看着一阵担心。

  方贵洋洋得意了起来,摇头道:“不,我要去行侠仗义!”

  不理睬一脸懵的阿苦,方贵兴冲冲的离开了后山,怕阿苦啰唣,照例是绕了个圈去了小镜湖,先将周围转了几遍,各种小路、树林、俏壁悬崖等地形都摸了个遍,然后便耐心的等着天黑下来,悄悄的摸到了山坳那边去观察形势。

  许是之前一嗓子吓到了不少人的缘故,后面两天,跑来山坳来偷看的人较少,方贵便也按捺住了没动手,又等了几天,人数渐渐多了起来,方贵也将周围的一切地形与这些人惯常潜伏的地方摸得明白了,才开始了计划。

  这一天晚上,天上月亮正圆,把小镜湖照得一片明亮,山坳里面,趴在了这里的人也比平时更多,方贵躲在了一块岩石后面,还能听到旁边正有人小心的议论:“前两天不知是个混球,看就看吧,忽然间喊了一嗓子,实在把师兄弟们吓的不轻,小镜湖里的师姐们来的也少了,这两天月亮渐圆,镜湖水底的灵脉灵气浓郁,师姐们才又到湖里来沐浴来了……”

  “对对,可误的害群之马,这小镜湖下有灵脉,灵气充裕,引得一湖之水也比充满了灵气,在此湖中沐浴,便可以肌肤滑嫩,青春不老,快比得上驻颜丹的功效了,这才引来了师妹师姐们常常在此沐浴,也才有了我们这些人的眼福,谁给毁了,便是跟太白宗过不去!”

  “快快,噤声,来了!”

  “……”

  “……”

  众修正低低的斥骂着,忽然有人悄悄开口。

  小镜湖对岸,只见有一群女弟子联袂前来,四下里寻望,甚至还有人祭起了一块大放光明的宝玉,朝着这一岸扫了一圈,所有人都立刻深深伏下了身去,等到那道白光收回才敢抬头,而小镜湖对岸的女弟子们四下里看过,这才放下了心来,嘻嘻笑着解去衣袍入湖。

  山坳这一厢的黑暗里,便隐隐响起了许多吞咽口水的声音……

  方贵在这一刻,眼睛发亮,悄悄的将黑色石剑取了出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呔,你们这群臭不要脸的狗贼……”

  一声大喝,忽然响在了寂静的山坳里,犹如神雷。

  “我靠,又来了……”

  “那害群之马在哪?”

  “抓住他,阉了他……”

  “……”

  “……”

  四面八方,一阵混乱,夹杂着无数怒喝之声。

  想是周围的众同门提前有了准备,这一次反应比上一次还要快,方贵才刚刚发生,便觉得头顶之上,犹如雨落,无数的灵符法器呼啸而来,将他方圆三四丈内都给淹没了,直吓的方贵手脚哆嗦,拼命将黑色石剑祭了起来,道道乌光旋转在身周,将所有的攻击给挡开。

  “在那里……”

  “这一次无数如何,也要抓到这只害群之马……”

  “前面的,堵住他,砍他!砍他!”

  有人注意到了急急逃窜的方贵,拼命大叫,四下里兜转了上来。

  “我去,至于这么凶嘛……”

  方贵心里叫苦,手舞黑色石剑,左斩手持青轮的瘦竹竿,右斩正左手提着裤子右手挥舞大刀的胖子,向上一挑,格飞了不知是谁砸过来的大石头,向下一压,将一道打向自己裤裆里的灵符打成了碎屑,且战且冲,凭借着惊人剑道,硬生生从这些人里杀了出去。

  周围兀自混乱不堪,时不时有充满了激愤的攻袭从周围冲来,方贵且战且逃,十分得意,而在小镜湖另一面,被惊扰到的师姐们也急忙持剑冲杀了上来,山坳里的一群仙门弟子一边抱头鼠窜,一边牙咬的吱吱响,拼命追杀着方贵,寂静的山坳里面,实在热闹到了极点。

  好在方贵提前便摸清了地势,冲杀一阵之后,眼见得师姐们追赶了上来,便急忙向飞剑上一跳,黑黝黝一道影子窜进了深林里面,绕了个远路,跑回了后山茅屋休息去了。

  “哈哈哈哈……”

  这一夜,虽然累的自己腿酸胳膊麻,方贵却格外兴奋,睡梦里都笑醒了两回。

  经过了两次成功的实践,方贵当真是有了兴致。

  在这样的混乱里练剑,凶险又刺激,那可真比自己枯躁的练剑强多了!

  当下休息了不到两天,他便再次摸进了那片山坳……

  ……

  ……

  很快,太白门下便出现了一个最让人讨厌的存在!

  小镜湖,向来都是太白门下弟子的一大福利,清修深山里惟一的一抹色彩,门中数代男弟子们,向来口口相传,心照不宣,一起默默的守护风水宝地,多少年来都是如此,可偏偏就是最近,居然出现了一匹害人之马,屡屡跑到山坳来大喊大叫,搅扰人的兴致!

  这是可恶吗?

  简直就是可恨!

  不知有多少人,发誓要将这匹害人之马抓住,为民除害!

  但偏偏,那厮屡次前来搅闹,不知引发多少人出手拿他,但那厮剑道不弱,人又滑溜,再加上每次被他一闹,局面都十分混乱,倒让他前后数次都险而又险的逃了出去。

  很多人都不了解,这厮图啥?

  每次他这么一喊,都引起了公愤,大家下手可不轻,虽然他都能逃走,但也十分凶险,万一被抓住了,众愤之下,那可立马便是一轰而上打个半死,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每次在大家看得十分尽兴的时候喊一嗓子,对你究竟能有什么好处呢?

  “好处太多了……”

  方贵这段时间以来,简直开心的不得了。

  幕九歌先生果然没有骗自己,这等经历凶险的方法,着实太有利于练剑了!

  若是依着阿苦的意见去练剑,每天只是在山谷里一遍遍施展剑招,方贵想要达到入心境界,起码也得一年半载,至于入神,更是遥遥无期,甚至一辈子都看不见个影子。

  但如今行侠仪义了几回,方贵却是发现,在这么凶险混乱的局面下,他每一次都被逼出了极限,对于剑招剑式的领悟,简直就是突飞猛进,甚至说,不光是对这一剑的参悟极快,连御剑逃命的本领都大幅进步,如今他驾御黑色石剑,速度都快不输于鬼灵剑了!

  而这,也使得方贵雄心壮志,决定将自己这份守护师姐光荣行动继续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