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九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九天

黑山老鬼

  • 仙侠

    类型
  • 2019.05.27上架
  • 209.28

    连载(字)

12.74万位书友共同开启《九天》的仙侠之旅

盟主雪鹰13243324 盟主借你一颗心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英雄还是美人儿?

九天 黑山老鬼 3889 2019.05.27 11:57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暮色将临,牛头村西三十里之外黑风山山脚的羊肠小道上,传来了一声悠长的感叹。

  顺着羊肠小道走来的,乃是一个十一二岁模样的少年,他生得面皮白净,身上衣衫虽然粗破,但却洗得干净,眼圆脸圆,神情懒洋洋的,给人第一眼的感觉,便是老实腼腆,清秀,又有些天生让人放心的老实相。只是如今背了小手,在这孤萋萋荒无一人的小道上走着,却显得有些诡异。毕竟如今夕阳下山,山间时有猛兽出没,他一个小孩,似不该出现在这里。

  更让人诧异的,却是他小小年纪,面上却带了些痛心疾首的神色,一边走边叹息着。

  “想我方贵方大爷,堂堂仙人后代,三岁会爬树,五岁会抓鱼,七岁打遍全村小孩无敌手,八岁就能跟花家寡妇骂一天的架,天资惊艳,生来不凡,英雄寂寞从未输过……”

  “不就是偷了王老太家的一只鸡么,那群挨千刀的就敢找我索赔……”

  “……这说明什么?”

  “……说明我偷鸡的手段还是不够老道啊,居然会被抓!”

  “……”

  “……”

  名唤方贵的小小男童边走边摇头,严肃的自我检讨。

  如今夕阳正要敛去最后一缕夕光,天地之间渐渐暗了下来。尤其是在这荒山野岭,秋风吹过,更是荒草摇晃,林间沙沙作响,没的让人感觉背后生凉。方贵也是心里微慌,暗自嘀咕:“这破山可是一直都传说的十分邪乎,说有妖魔鬼怪出没吃人,不会真遇到吧?”

  “不行,不能自己吓自己!”

  越想越怕,他便晃了晃小脑袋,暗自琢磨:“我可是仙人后代,天生了不起,那小妖小鬼的就算真有,难道还敢来惹我?躲着我才是道理!反正我也不进深山里去,就在这里躲一夜,明儿一早我就回去,说仙人老祖宗让我再等十年,就看他们谁敢不敬着我……”

  一边想着,放宽了心,左右打量着。

  如今已在深山之中了,秋风让人难挨,须得找个背风的地方,没走几步,恰好看到左边山坡上,立着一座荒坟,已毁了大半,前面立着一碑,左右都是山凹,正好挡风。便开心了起来,三两步走了过去,在坟边上一窝,两手插在了袖子里,舒舒服服躺了下来。

  二郎腿一跷,望着那石碑,见似是某位陆姓老翁名诲,便道:“陆老兄,今儿个爷们有难,借你这地休息一宿,等他日我家仙人老祖宗过来接我回去,发达了,我一定回来专门给你立个新碑,晚上你就帮我盯着点四周,可别让哪个不开眼的野兽过来把我鞋叼走了……”

  一边念叼,一边摸了摸自己胸口挂着的一枚铜钱,放下了心来。

  ……

  ……

  少年心大,真个蜷在了坟窝子里睡了起来,不多时便已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梦里看到了仙人老爷爷从天而降,牛头村上那些势力眼们争着抢着抱着自己的大腿,把肥鸡猪头肉白馒头往自己怀里塞,自己左手抱着红宝儿,右手抱着花寡妇,吃的满嘴流油,哈哈大笑!

  阴风瑟瑟,拂过了山岗,树叶子哗啦啦作响。

  远处似乎隐隐有妖魔嘶吼之声传来,大地都在隐隐的震动。

  不知何时,周围忽然响起了若有若无的怪响,如风吹孔窍,又似野狐哭坟。

  方贵忽然醒了过来,抹了一把嘴边的哈喇子,直觉肚皮饿的厉害。

  昨天偷的那只鸡一大早就吃光了,而今天一早出门,为了这身骨气,也没好意思去李屠户家蹭早饭,所以今天直到现在,还没添过一粒米,三十里山路跋踄,早饿的狠了。

  心里一琢磨,方贵决定先出去寻点食来,记得入山的时候,看到南边有条小溪流下来,说不定可以捉几条肥鱼,便爬了起来,凑着月光,深一步浅一步的向着林子深处摸去。

  他是在山野里浪惯了的,肚子又饿,想到了烤鱼的滋味,便更有了动力,摸约在山林里摸索了三四里路,便已听到前方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心间顿时大喜,便向前快走了几步,但也就在刚刚拐过了一处山脚时,整个人却忽然间一怔,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如今天上月光正明,将周围照的一片惨亮,一片腥风扑鼻而来。

  方贵看得清楚,就在前面的山坡之上,居然正站着一个小小的女孩,那女孩看起来六七岁左右,比方贵矮了一个头,身上穿着厚重而精致的白衣,头发梳成了鱼网也似的小辫,垂落着几件精美的饰物,便如同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虽然年幼,却颇有几分雍容华贵。

  只是这时候的荒山野岭之中,怎么会出现一个小丫头?

  最关键的是,顺着那小女孩的视线看了过去时,方贵瞳孔猛得收缩了起来。

  就在那小女孩身前不足十丈之处,正有两只庞然大物从黑娑娑的山林阴影里走了出来,每一只都有丈余之高,吡着一嘴獠牙,有血红的馋涎顺着嘴角滴落,那前腿几乎方贵的大腿还要粗,爪子便如钢刀一般锋利,抓着地上的岩石,垂着尾巴,缓缓向前逼近着……

  “黑风山里居然真的有狼?”

  方贵浑身上下像是被电了一般麻梭梭的,冷汗出了一身。

  没想到黑风山里真的有狼,更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到这么一个场面!

  孤身小女孩遭遇恶狼,危在旦夕,这是什么?

  ……这是说书的朱瞎子经常提到的英雄救美桥段啊!

  听惯了说书人口中行侠仗义英雄故事的方贵,在这时候心不由得热了起来。

  瞧这小丫头一身打扮,明显是哪家财主的千金呐,朱瞎子讲的侠义故事里,多少侠客都是从这么一件英雄救美的小事开始发家的,照着规矩,自己遇到了危难里的小美人,大吼一声路见不平,对方怎么着也得以身相许再搭上万贯家财才是,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反正从小一直想英雄救美的方贵除了在花家寡妇被人偷看洗澡的时候吼一嗓子之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好的机会呢,着实让生来一副侠义心肠的他感觉有力无处使啊……

  不过激动之余,很快又给自己浇了一盆凉水!

  那两只狼可真凶啊,瞧那爪子,钢刀一样锋利……

  ……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些故事里的事,但英雄救美和送死应该不是一回事吧?

  说真的,这时候自己老么实的溜走,快点回牛头村去才是正经!

  忽然碰到了这种事的方贵,一时心脏嘭嘭直跳!

  到底该冒险跳出去救人还是装作看不见偷偷溜回牛头村里去保个平安?

  眼见得那两匹饿狼只是盯着那个小女孩,越来越近,他也心似火一般烧了起来,一时间自己的小脑袋根本做不下决定,于是急切之间,他解下了自己脖子上的铜钱,屈指一弹。

  铜钱飞在半空,迎着月光,似乎散发出了一抹诡异的紫光。

  方贵将铜钱扣在了手背上,慢慢揭开了手掌。

  月光之下,只见得这枚老旧的铜钱,朝着上面的,正是“乾元通宝”四个字。

  “老天注定,干了!”

  十几年的经历让方贵十分信任铜钱帮自己下的决定,心里有了决定,一步踏了出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两只看起来绝非凡物的恶狼已到了小女孩三四丈之外,正后腿微屈,凝聚了无穷的力量,便要向着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小女孩扑出。

  而那个小女孩迎着两匹妖狼,脸上却露出了和她年龄不相符的平静。

  在两匹饿狼即将向着她直扑过来的一霎,她小小的手掌拇指与食指点在一起,捏起了一个法印,身周开始有淡淡的清风刮起,这清风看起来十分的不起眼,但却蕴含着某种让人心惊的气机,一圈一圈,力量越来越强,已然达到某个极限,陡然向前呼啸而出……

  “快跑啊傻子……”

  但也就在这一霎,不远处的岩石转角忽然一道瘦瘦小小的身影扑了过来,比恶狼还要迅捷几分,一把将小女孩抱在了怀里,两个人陀螺一般顺着山坡后面的斜坡骨碌碌滚了下去。

  刚才全副注意力都放在了身前的小女孩一脸懵,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哗啦啦……

  方贵选择了英雄救美,但也不是热血上头就莽到底的!

  在扑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瞅准了地势,那是一个陡坡,坡势甚急,下方奇岩林立,正好借着岩石来阻拦那两区恶狠的追击,他与那小女孩身量瘦小,可以在岩石之间奔逃,必要的时候还能躲进某个孔穴里逃命,而那两匹恶狼身材如此之巨,肯定不会如他们一般灵活!

  如今便是如此,他与小女孩紧紧抱在了一块,滚得叽哩咕噜,一阵晕头转向,也不知被酸枣枝和碎片在身上划出了多少血痕,待到滚落到了谷底,方贵用力晃了晃脑袋,一骨碌爬了起来,拉着女孩的小手就向前跑,身形倒似只灵活的猴子,在岩石间钻来钻去。

  女孩整个都懵了,小脸上擦出了点血痕,她木木讷讷的,抬头看了一眼圆头圆脑傻乎乎拉着自己跑的小男孩,小短腿不由自主被他拉的飞快,噼哩啪啦的在岩石间里飞奔。

  背后只听得一声狼吼惊天动地,劲风呼啸,凶风快速逼近。

  “我去,这两只狼会飞……”

  方贵回头瞅了一眼,直吓的魂飞天外,他本是想借着林立的奇岩怪石来阻挡恶狼追击,没想到那两只恶狼居然直接从坡上飞了下来,一身钢毛迎风舞动,引动了诡异的怪风盘旋在身周,居然久久不落地,直像两只大风筝一般向着他们所在的位置扑了过来……

  “完了,作死了……”

  方贵心里火急火燎,瞬间后悔到了极点。

  一时想起要不要将这小丫头扔在这里,反正自己跑的比她快!

  不过再一想救人这个决定是铜板帮自己做下的,那便不应该轻易放弃才是……

  “噗”“噗”

  也就在方贵心里又急又乱,慌的心脏要跳出腔子时,忽然背后响起了两声重物跌地之声,他一时也觉得有些不对,转头看了一眼,忽然间便愣住了,从他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那两只妖狼的尸首血肉模糊的挂在了碎岩之间,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

  方贵愣了一下神,然后才脸色古怪的转头,看向了那个模样乖巧可人的小女孩。

  刚才看起来还雍容华贵像个小公主一样的小丫头,这时候发髻已经有些绫乱了,小脸上也擦出了一点血痕,倒是她身上的白袍甚是古怪,从山坡上滚下来,居然没变脏。

  更关键的是,从山坡上滚了下来,又被怪狼追了半天,她居然还是显得十分平静。

  方贵眼睛渐渐变圆了:“你杀的?”

  那小女孩也是讷讷的,似乎十分腼腆,过了一会,才轻轻点了点头。

  方贵下意识道:“吹牛,你哪有这么大本事?”

  小女孩一下子呆了一呆,明显她也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犹豫了一下之后,她忽然微微蹲了下去,向着方贵轻轻福了一福,行了一个方贵没有见过的礼节,但看得出来,这样的礼节十分的高贵,也十分正式,声音如同蚊蚋:“鲤……小鲤儿谢过您的救命之恩……”

  她似乎知道这样的礼节,但也是第一次这般做,小脸先羞的通红了。

  “啊?”

  方贵怔了半晌,英雄救美成功了?

  只不过,自己算是救人的英雄还是被救的美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