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位面人生价值系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天地双残出场

位面人生价值系统 笋尖菜 4466 2019.04.01 12:00

  “挑战我是吧?”林休回忆了下电影剧情中包租婆狂揍阿星时的样子,也学着作出了那种表情。

  “是啊!就是挑战你,如何?”阿星此时也是要面子的,不再畏畏缩缩了。

  林休在听到阿星的话后便不再给阿星说话的机会了,一顿王八拳朝着阿星的头上就打了过去。

  这一套王八拳直打的阿星毫无还手之力,抱着头赶忙往后退着。

  阿星一边退着一边还喃喃道:“偷袭我,你有本事停一下等我准备好啊,你这偷袭人算什么英雄好汉啊。”

  林休自然没有用力去打阿星,他用的力道甚至不到三分力,但饶是如此也不是此时的阿星所能够招架的住的。

  林休听到了阿星的话后自然也就没有再乘胜追击了,他还等着阿星按照剧情来呢。

  果真,在林休停下了追击之后,阿星便一边嘟囔着:“你给我等着,你们都给我等着,看我叫人来收拾你们,别走啊,你啊,等死吧你。”

  不过阿星的这番话却是说的一点底气也没有。

  不过说出来这番话阿星自然不能光比比,他得做一些什么。

  只见他从裤兜里拿出了一个鞭炮。

  是滴!就是一个鞭炮。

  还是特寒碜那种,估计是自制的。

  阿星在大门口一个烧着炭火的火炉前将手里的鞭炮点燃,然后朝着围墙后面扔去,不过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他是想借机从大门口处逃跑的。

  至于肥仔,不是阿星不仗义抛下他一个人逃跑,而是阿星在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后,他认为猪笼城寨的这些人是不会对肥仔怎么样的,甚至他们还会好心的收留这个纯真善良的肥仔,给肥仔一份生计,也免得让他再跟着自己受苦受累了,所阿星也就没有去管肥仔的死活。

  但阿星心中的算盘显然是打错了。

  阿星的鞭炮在扔出了猪笼城寨的围墙后如同剧情中,刚好在刚好路过的斧头帮二当家的头上爆炸开。

  这一炸,直接将二当家的帽子直接炸出了一个破洞,露出来里面被炸成鸡窝的头发,而且被炸的头发处有一块明显的焦糊。

  林休在将阿星逼得按照剧情中扔出炮仗之后,他便悄悄地离开了人群。

  他来到了包租公和包租婆两人的房间,和两人一起在楼上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事情如同原剧情中一般,酱爆因为多嘴,而被斧头帮的二当家用斧头威胁,酱爆还是不准备屈服。

  就在二当家对着酱爆挥出斧头,酱爆的生死关头之际,苦力强不露身形地出手将二当家踢飞了进了十几米外远的一个大桶内。

  这一踢,祸事也便紧随而至了。

  斧头帮的集合烟花在猪笼宅的上空爆开,形成了一个斧头的形状。

  和阿星的那枚寒碜的鞭炮比起来,人家这个显然是高大上多了。

  随着烟花绽放,不久之后,外面一群斧头帮的帮众便蜂拥而至了。

  这个时候,林休一直有所耳闻却还未曾见过一面的琛哥也出场了。

  不过他的出场显然是个坏消息。

  猪笼城寨的所有人都被拉到了城寨底下。

  一对姐弟俩更是被拉了出来。

  琛哥命令手下将汽油泼在了这对姐弟的身上。

  这对姐弟中,姐姐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不过她却显得很成熟,而弟弟仅仅只有七八岁左右。

  在汽油泼下的时候,姐姐虽然害怕,但她仍然将弟弟牢牢地护在怀里。

  而旁边这对姐弟的母亲拼命地想冲过来救自己孩子,不过却被斧头帮的手下们拦的死死的。

  这一幕看的林休有些揪心,不过林休为了剧情发展,暂时忍住了去帮助这一家三口的心。

  这边琛哥不耐烦地表示着:如果自己数三下,那个将二当家踢成瘫痪的凶手还不自己站出来,那么自己手里的打火机便会扔向这对被泼了汽油的姐弟俩。

  果然,琛哥的心肠确实是邪恶到了极点,杀人放火从他嘴里出来和平时喝水没什么区别。

  琛哥在数完了三秒后发现没人站出来,他很不在意地将打着的打火机丢向了被汽油浸透全身、一点就着的姐弟二人。

  林休此时已经准备好了三阴水灵咒,如果苦力强没有及时站出来救下这对姐弟的话,他便会出手将打火机的火用三阴水熄灭了。

  不过,苦力强没有让林休失望。

  为了不连累到这姐弟俩,苦力强在千钧一发之际接住了打火机,并且瞬间将打火机的盖子盖上,避免了打火机的火偶然点燃挥发的汽油,而对这姐弟两人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见到苦力强站出来了,琛哥对着手下们摆了摆手。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在让手下的这群小弟们上去砍死这家伙。

  如同剧情中一般,身为一流高手的苦力强对付这几百号的普通人还是很轻松写意的。

  这些黑帮小弟没有一个能够伤到苦力强的,他在人群中仿佛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可能是被苦力强的表现激发了斗志。

  阿鬼和阿胜也是不甘人后的站了出来与苦力强一起清理这些喽啰。

  尤其是阿鬼,他出场的时候用棍子(擀面杖)直接敲掉了斧头帮这次出来所带的为数不多的枪械。

  这也导致了斧头帮原本就处于压倒性劣势的局面更是难以扳回来了,斧头帮的帮众很快便被三人打的七零八落。

  最终琛哥带着他的帮众如丧家之犬般灰溜溜地跑掉了。

  被一起带走的自然还有着阿星和肥仔。

  包租婆和包租公自然很是担心阿星的会出事,便尾随着斧头帮的人,直到最终确认了阿星一点事都没有后才彻底放下心来。

  林休并跟随包租公和包租婆去保护阿星,他直接回到自己的住处,在别墅的天台一边练功一边观察着城寨这边的情况。

  今天的猪笼城寨还是很平静的,猪笼城寨的人今天似乎是受到了太多的惊吓,所以每家每户都睡得很早。

  包租公和包租婆因为要保护阿星,所以两人也回来的很晚,两人回来的时候城寨内已经没有了灯火,所有人都进入了睡梦。

  第二天,没有同原剧中一般,包租婆没有因为苦力强三人的作为使得城寨不得安宁而非要将苦力强三人赶走不可。

  现在的包租婆和包租公并不是很在意这三人是去是留,毕竟现在他们的孩子还活着,虽然他们也很想过平静的生活,但他们现在也不介意有人来给他们的生活添加点色彩。

  所以对于苦力强三人这件事,包租公和包租婆从头到尾都没有出面。

  但是位面的推动力仍是那么强大。

  即使包租婆没有驱赶苦力强、阿鬼、阿胜三人离开,但这三人还是决定要离开猪笼城寨,在其他地方隐居了。

  只因为他们有自知之明,他们不想因为自己得罪了斧头帮而连累到猪笼城寨的这些普通人。

  对此,猪笼城寨的人虽然想挽留,但最终考虑到现实原因,也只能默默地叹息一声罢了。

  林休就在别墅的天台喝着茶,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当暮色降临,和城寨内的众人告完别的苦力强、阿鬼和阿胜三人都在收拾着各自的东西,他们准备离开了。

  苦力强东西最少,他很快便收拾完了行装准备要离开了。

  而此时一直关注着三人动向的林休看到了猪笼城寨门口出现了两道陌生的身影。

  这两人赫然便是电影剧情中出现的天地双残二人了,这两人虽然都是瞎子,但功力高深的他们依靠听声辩位便能如同正常人一般生活。

  林休看着天地双残两人分了开了,天残坐在了猪笼城寨的门口,准备伏击已经走出了家门口,背着行李即将要离开的苦力强,地残则是准备去探探城寨内的情况。

  林休此时可不能看戏了,他知道天地双残这两人的厉害。

  阿胜和阿鬼两人他可以暂时不去关心,毕竟地残一时之间拿两人也没有什么办法。

  但苦力强在原剧中可是在天残手里连一招都没走过便被秒杀了的,林休可不能看着苦力强被害而无动于衷。

  林休很快来到了猪笼城寨门口,他朝着坐在地上调试着古筝的天残走去。

  此时的苦力强背着身对着天残了,天残已经好几次抚筝对着苦力强的身边环境来了几次试探性的进攻了。

  不过苦力强却对身后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天残因为听到了林休的脚步声,所以他停下了继续抚筝的手,并未急着对苦力强发动最后的致命一击。

  林休走到了天残面前,看了看天残抚在古筝上的双手。

  “天残是吧!”林休对着天残淡淡地开口道。

  不过林休的话音随淡,但落在天残的耳中却是宛如惊雷乍现一般。

  天残在听到林休的问话后瞬间扣住了筝弦,随时准备对道出了自己身份的林休进行攻击。

  林休可不会任由天残施为,他食指和中指化为剑指,朝着天残手下的古筝扫去。

  林休的奇门八卦剑法在几年前便突破到了小成阶段,凭借林休进入凝丹期的实力,已经能够从指间释放出剑气来伤人了。

  不过林休这一指剑气并没有伤到天残。

  林休的目的仅仅是将筝弦切断而已,以此让天残失去伤到苦力强的资格罢了,他可没想此时便废了天残,他可是还需要天残进行接下来的剧情的。

  林休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没有去理会天残那惊愕的表情,他缓步走到了阿鬼的饭店门口,还是坐在了上一次他所坐的地方。

  “老板,来一碗我昨天吃的牛肉面。”林休对着屋内喊道。

  阿鬼此时并不知道外面有斧头帮请来的杀手要来杀他们,他此时正在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这个他隐居多年的地方。

  此时突然听到林休的声音,阿鬼看了眼林休,随后不慌不忙地答应了一声:“老板又是您呐,您昨天的餐费可还没给呢。”

  “今天我一并给了就是。”林休淡淡说道。

  “那行,既然您这么说了,我现在就给您做去。”本来已经准备要走的阿鬼对城寨的生活未免有些不舍,林休的到来也给了他一个再多逗留一阵的理由。

  很快,阿鬼端着面出来了:“老板,您慢用。”

  说完这些话,阿鬼又回到屋内去收拾东西了。

  林休则是慢条斯理地享用起了面前的美食。

  猪笼城寨外面,琛哥坐着车来到了城寨的门口。

  同行的还有师爷以及开车的司机,当然了,他们身后还有着不少小弟尾随着,不过小弟们都没有露面,找着地方隐藏了起来。

  琛哥因为来的比较晚,所以他并没有看到之前林休将天残的古筝弦弄断的那一幕。

  此时他看着林休居然坐在那里一个劲地吃面,感觉这个人就是一个傻子。

  此时吃着面的林休可没心情理会这斧头帮这些小喽啰的存在。

  林休一边吃这面,一边看着地残的身影,地残在猪笼城寨内转悠了一圈之后,此时他准备进入阿胜的裁缝店内。

  不过他的脚还没迈进裁缝店的门,他又停了下来,他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正是那边被林休所吓倒的天残赶过来和他会和了。

  “出了什么事吗?你怎么这么慌张!”地残听着天残明显紊乱的呼吸声,心下也是一突,难道出了什么事,他赶紧向着地残问了起来。

  “有高手。”天残郑重地将断了弦的古筝摆到了地残的面前。

  虽然地残看不见,但他却能听出古筝的弦已经断了。

  “知道是谁吗?谭腿吗?还是五郎八卦棍?还是还有其他人?”地残急忙问道,他没有提到铁线拳阿胜,是因为洪家铁线拳的传人阿胜一直在他的“眼皮底下”,他相信关注一个人自己还是不会出现失误的。

  “不是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本来我已经准备直接杀了谭腿的,因为谭腿那家伙水准太低了,根本不配和我们一战。”

  天残先是对着地残说了苦力强的情况,又接着说了起来。

  “可就在我准备杀了他的时候,我听到我的身边出现了一道脚步声,而且这脚步声就和正常人没有多大的区别,我便停下了对谭腿的杀招,随时注意着出现在我身边的这个人。”

  天残对着地残娓娓道来刚刚发生的一切。

  “我当时已经很警惕了,随时准备对这个疑似普通人的家伙来上一击,但这个神秘人居然在一瞬间将古筝上的弦击断了,我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当时如果他的那一招是对我出手,我相信我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天残心有余悸地说道。

  “看来有高手参与到这里面了,不过,我们的目的不就是找高手过招吗?经过刚刚的探查,我发现这铁线拳也仅仅是勉强能够和我一个人一战罢了,根本不是我两人联手的对手,我估计那个五郎八卦棍也强不到哪里去,加上你刚刚说的你能秒杀的谭腿,这一战几乎没有任何意义,此时出现了更加强大的敌人,也恰好能够如我们的愿了。”地残给天残分析着现在的局势。

  天残听了地残的话也是认同地点了点头,他听了地残的话也是恍然大悟,他们两人不就是在渴求一个和高手较量的机会吗?为何自己现在遇到了高手的时候反而有些退缩了呢?

  一刹那,天残的内心重新升起了对战斗的渴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