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位面人生价值系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验尸

位面人生价值系统 笋尖菜 4953 2019.02.09 17:00

  棺盖打开,棺材内冒出缕缕的黑气。

  众人走上前,只见任老太爷双手环抱于腹前一身清朝的官服,不同于僵尸的清朝官服,任老太爷生前确实是做过县令的。

  肉体居然一直保持不腐,而且看起来如同刚刚去世一般,只是脸上有些白毛,更是隐隐约约的黑毛遍布脸上。

  九叔看到任老太爷此时的模样,明白这怕是要变僵尸了,而且看着毛色,很可能随时进化到黑僵。

  任老爷和任婷婷见棺材打开,便跪在了地上,喊着:“孩儿不孝,惊动了您老人家。”

  当然,也就跪这一下。

  突然任老爷想到了什么,起身看着九叔:“九叔,这墓穴还能用吗?”

  “蜻蜓点水,一点再点,肯定不会点在同一个位置上,这块穴废了。”

  “那怎么办呢?”任老爷本想着将任太爷的棺材重新打理下就行了,没想到出了这么多问题,墓穴也废了。

  “我提议,就地火化。”九叔看着任老太爷认真地说道。

  “火化,不行。”任老爷听到立马拒绝:“先父生前最怕火,我不能这样做。”

  “任老爷,不火化会有麻烦的。”九叔认真地说道。

  “随便怎么都行,就是不能火化,你想想其他的办法吧。”任老爷也是认真地说道。

  看任老爷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九叔也没辙了。

  林休本来想劝劝任老爷的,但林休担心的是若是自己改变了剧情,那么自己便参与不到剧情中了,林休担心发生未知的变化,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唉。”九叔叹了一声,犹豫了一阵才下定决心:“好吧,那先暂时寄放在我们义庄,到明天我会帮老太爷另找一个墓穴让他早点安息。”

  其实在九叔心里,这僵还是白毛僵尸,虽然有点黑毛了,但无关痛痒,在义庄搁一晚上,明天找个地方好生安葬也就没事了。

  “好,盖上棺材盖,抬回义庄。”阿威大喊一声。

  众人看着有人将棺材抬走,九叔对着任老爷说道:“任老爷,您先请回吧。”

  “婷婷,你和任老爷先回去吧,我和师傅商量下爷爷的事。”林休拍了拍任婷婷的手,对着任婷婷说道。

  “好,那你早点回来啊。”

  “嗯,我会早点回去的。”说着林休在任婷婷额上亲了下之后便把任婷婷送上了轿子,看着任婷婷远去。

  这边九叔正在让文才和秋生两人在墓穴周围点上梅花香阵,并给周围的墓穴上些香。

  林休走了上来,叫到:“师傅,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嘿,可不止你感觉不对劲,为师是感觉哪哪都不对劲。你这臭小子,刚刚为师给你使颜色让你劝劝你岳父,你小子倒好,理都不理为师一下啊!”九叔说着便要上来敲打林休的头。

  “师傅啊,我这不是没注意吗,我这一直在想这任老太爷的事呢。您消消火,消消火啊。”

  林休赶忙上来扶助九叔抬起要打的手。

  “师傅啊,你听听我的分析啊!”

  刚刚九叔在劝任老爷无果的情况下对着林休疯狂地使眼色,让林休帮忙劝劝任老爷,可林休呢,他担心自己劝了任老爷改变了剧情,于是便假装思考,毫不理会九叔的眼色,这可把九叔给气坏了。

  此时他也准备听听林休会说个什么子丑卯酉出来,若是不满意,他这巴掌可不是吃素的,当时是看在任老爷在场,不能薄了任老爷的面子,可现在不一样,就是师徒几个人。

  “师傅,您看,我当时看到老太爷子的尸体我就想到了一个东西。”

  林休卖了个关子,一脸炫耀似的看着九叔。

  “臭小子有话快说。”

  “嘿嘿,师傅,我看到老爷子脸上的细毛,我想到了道经上记载的一种超出五行之外的物种——僵尸,而且看着老太爷子脸上的毛发,按照野生僵尸从白僵,黑僵,紫僵,毛僵,飞僵和魃的等级来看,老太爷子处在白僵到黑僵的过渡期。”

  “嗯,不错,看来你已经从书上学了不少东西了,而且会活学活用了,继续说。”九叔很是满意林休学习的知识。

  “我在想这是不是风水师的阴谋,他让任老爷在二十年后起棺,而今,开棺之后任老太爷却是尸身不化有成僵的迹象,而僵尸成僵后第一个要杀的可就是血亲啊!所以我怀疑这是那风水师想灭任家满门。”

  林休沉吟一下,看着九叔也在思考,;赶忙又开口说道:“不过,我又有些想不通,那风水师已经通过手段断了任家的气运,再过个三十年任家也就断子绝孙了。而那风水师当年便为自己准备墓穴了,想来不会活太久,而今想必也早死了,而他既然死了,那二十年和五十年又有什么区别呢?而且二十年后开棺放僵尸出来,稍微有点道行的风水师都会提议火化任老太爷的尸身,今天若不是任老爷坚持不能火化,想必任家也就没了这覆灭的危机了。所以,徒儿现在也不太能肯定是不是那风水师的阴谋了。”

  “那你的目的便是看看任老太爷的尸身了?”听完林休的分析,九叔也沉思了一阵,此时他也心中有了些疑虑。

  “是的,师傅,我想看看任老太爷的尸身究竟是意外诞生的僵尸还是养尸所致。”

  “那走吧,随为师去义庄看看。”就是也不迟疑,此时他也必须探清这背后是否有有阴谋,否则后患无穷啊。

  义庄内,任老太爷棺材前。

  “师傅,老太爷这身子已经在逐渐发福了,看来是势必会成为僵尸了。”林休瞅着任老太爷的脸,和渐渐长出的青色指甲。

  “师傅,这两天正是一月中旬,阴气很盛啊,不适合存放尸身啊,更容易尸变。”林休看了看还在思考对策的九叔,又想到这两天正是中旬,月圆之夜,对僵尸很是友好啊。

  “师傅,您想到怎么探测僵尸产生的原因了吗?”林休又在九叔的耳边叨叨着。

  “臭小子,别在为师耳边叨叨叨,为师都让你烦得想不到方法了。”九叔把锅顿时往林休身上背去。

  “嘿嘿,师傅,您想不到办法早说啊,我这有主意啊!”林休对着九叔眨眨眼。

  “嘿,臭小子,是不是想挨揍了,看为师的笑话是吧?”九叔顿时九叔吹胡子瞪眼,“快点说,不说为师就揍你了。”

  说完九叔就抬起了巴掌作势要揍林休。

  “好好,师傅,别这么开不起玩笑啊,徒弟这就说。”

  “师傅,这死尸变为僵尸是因为多了一口气,而养尸则是为尸体灌了这一口气,若是自然诞生的僵尸这口气打散后还会再凝聚,而人为的僵尸这股气打散后便会彻底消散了。我们只要试着看打散这口气能不能阻止尸体的继续发福就行了,若是只是暂停发福了就证明不是人为的,任老太爷变成僵尸便是意外;而若是尸体直接风化了,那就证明有人从中作梗了。”

  “当然了,师傅,我知道您也想到了这个办法,但您怕尸体要是风化了您没法和任老爷交差,您放心,若是尸体风化了,任老爷这边我来解释。”

  “那好,那就这么办,你去取纸、笔、墨、刀、剑,另外再抓只雄鸡来、再拿一碗糯米来。”有了林休的劝说,九叔也不再犹豫,毕竟时间虽然不紧张但也不多了。

  “好的师傅,我这就去准备。”

  林休刚转身要出去,外面文才和秋生就闯了进来。

  “师傅,不好了,你快看看这香。”文才大声喊道。

  “文才,秋生,出什么事了,别着急,师傅在里面,慢慢说。”林休也止住了出去的步伐,这事也不急在一时,听听文才和秋生的事。

  文才和秋生跑到九叔的面前,两人三言两语解释起来:“师傅,您看,这是任老爷坟上上的香,梅花阵阵心的香烧成了这样。”

  “两短一长!”九叔和林休看到这香不约而同说道。

  林休此时是心系任家任老爷和任婷婷的安危,而九叔则是震惊这香烧成这样的下场。

  “两短一长,偏偏烧成这样,家门出此香,必定有人丧啊!”九叔感叹道。

  “师傅,看来事情确实是有些麻烦了,这个麻烦得快点解决啊。”林休的目光紧紧地看着任老太爷的尸身,“师傅,我去准备东西了。”

  林休此时确实有点着急了,此时的他可是很想保住任老爷的命的,也挂记着任婷婷的安危。

  “师傅,好了,东西都齐了。”林休拿着需要的东西跑进来。

  “好,接下来就交给为师,文才秋生,放鸡冠血。”

  “师傅这是要干什么啊。”文才和秋生很是好奇九叔和林休要干什么。

  “测测这僵尸的来历。”九叔简洁的说道。

  九叔用墨和鸡冠血混合在一起,用混合的墨汁先是写了一张镇尸符,接着点燃镇尸符,将镇尸符用桃木剑挑起来,一下插入盛满糯米的碗中,只见糯米碗内升起一束火光,但又瞬间消失,此时碗内的糯米只剩下半碗的分量。

  “来,将糯米精华塞进任老太爷的嘴里。”九叔对着林休吩咐道。

  林休将糯米塞进任老太爷的嘴中,只见任老太爷嘴内的糯米瞬间变黑,任老太爷发福的征兆是停了下来,但却没有任何风化的迹象。

  “看来是任老太爷生前有什么挂念,有一口气没排出去,不是有人在背后搞什么阴谋,那个风水师也确实仅仅想小小报复下任家而已。”九叔看到这情况说道。

  林休也松了口气,没有人在后面搞鬼,这事没有阴谋,仅仅是巧合罢了,这也就意味着林休不用担心来自那些养尸的修士的报复,不过这事还是很严重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师傅,林休”文才和秋生不禁好奇了。

  “人分好人坏人,尸分僵尸死尸”九叔拿起了三根香点了起来,准备插上。

  “师傅,人不仅分好人坏人还分男人女人。”文才这两天被林休任婷婷的撒的狗粮喂得饱饱的,此时不禁看着林休怨念十足的说道,他也纳闷为什么没有妹子看上自己,看来是思春了。

  “师傅说话,你别多嘴。”九叔一只手拍了文才脑袋一下,接着说道解释道,“任老太爷的尸就是快变成僵尸的尸。”

  说道这里秋生也不禁好奇问道:“尸怎么会变成僵尸呢?”

  文才也插嘴了:“是啊,人怎么会变成坏人呢?”

  九叔瞪着文才说道:“人变成坏人是因为他不争气。尸变成僵尸是因为他多了一口气。”

  “多了一口气,什么意思?”秋生好奇了。

  “师傅,您也装了好一会儿了,让我来装装逼怎么样?”林休看着九叔装逼的模样也不禁想装上一装。

  “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九叔笑骂道:“好,你来给他俩讲,让他俩也明白自己是多么的不学无术。”

  “师傅,我只是脑子好使些,您还是别用我的强项打击文才和秋生了,不然他俩又要用自己的强项整我了。”林休也是被九叔的话给整无奈了:“你这不是让文才和秋生记恨我吗?他俩上一次可是“陪”我打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拳啊,您可别折腾我了,我不就想装装逼吗。您来,您来装这个逼,我不和您抢,行了吧。”

  “臭小子,为师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九叔吹胡子瞪眼的看着林休。

  林休赶紧躲到文才和秋生的身后,三人嘴里都喃喃:“您当然是了。”

  “算了,不和你们几个臭小子计较了。”毕竟正事要紧,九叔也没和三人开玩笑的心思了,便继续给文才和秋生二人解释了。

  “这人在死之前,生气,憋气,闷气到死了之后便会在喉咙处聚着一股气。”

  文才和秋生明白了:“那就是死了不断气喽。”

  “嗯,是的,而且这一口气打散了过一段时间还会再产生。”林休也终于忍不住补充了句。

  “那师傅,这糯米难道就是用来打散那口气的?”秋生问到了点子上。

  “是的,师傅用墨混合鸡血画出镇尸符,将镇尸符用法力催化为镇尸火来灼烧糯米,升华糯米的散尸气作用,用这糯米精华便可打散任老爷喉咙里的那口气。”林休还没等九叔发话,便抢着装了这个逼,说完还对九叔眨了眨眼,好似在说,让你刚刚不让我说,现在我装了你的逼,哈哈哈。

  九叔转过身去,不忍直视这孽徒的可恶嘴脸,眼不见为净啊。

  不过九叔很喜欢林休这聪明劲,仅仅三天时间居然就已经了解这么多了。

  “既然已经确认了,那就封棺吧,文才,放鸡血。”九叔转过身来,沉吟片刻,下定决心说道。

  文才在那放了一小半碗的鸡血,林休和秋生两人也将棺材重新拉好了。

  “师傅,您的意思是用墨斗线将僵尸困在里面?”林休问道。

  “毕竟这样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这两天的月光会促进僵尸尸气的凝聚,所以不宜开棺,那就只能先暂时用墨斗线将棺材封住了,明天去找个好地方赶快下葬。”九叔此时严肃地说道,他也想起了之前林休说的近几日是月圆之夜的事,也明白此时必须用这么个法子了。

  九叔指尖点起一粒糯米,在蜡烛上点燃,抛入鸡血中,鸡血居然燃烧了起来。

  “这便是借用糯米,将法力打入糯米之中,将法力变为火属性的法力,然后点燃法力,通过法力的火焰使鸡血的阳性大幅提升吗?”林休在心中思索着。

  九叔的手很快,将墨汁倒入鸡血内,搅拌,把八卦镜扣在碗上,为这些墨汁加持八卦封印之力。从八卦的开门和碗打开缝隙,让墨汁流入墨斗中。

  “给,记住,所有的地方都得弹到。”

  “好的师傅。”

  林休犹豫了一下,想起来刚刚文才和秋生两人拿回来的两短一长的香。

  犹豫了好一阵,就在文才和秋生两人快弹完的时候,林休决定了,为了任老爷这个老人能够活下来,也为了任婷婷的安危,他不能按着原剧情来,眼睁睁地看着任老爷被活活咬死化为行尸。

  “文才,秋生,记得棺材底下也要弹。”林休提醒道。

  “对了,要不是你提醒差点要闯出大祸了。”两人也醒悟过来,赶紧往棺材地也弹了起来。

  林休回到了任家继续自己的修炼,不过今晚他很注意外面的动静,他也担心任老太爷那出现什么意外而让任婷婷和任老爷受到伤害。

  今晚也是秋生和女鬼的第二次邂逅,林休也没想着去参与,毕竟鬼不像僵尸那般有形,自己的法力不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就不妙了,鬼这个东西,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林休是见都不想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