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位面人生价值系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第三次暂时回归

位面人生价值系统 笋尖菜 4666 2019.04.10 12:00

  位于西城区,林休那有着千般植株的小院内。

  包租公,包租婆和阿星,阿芳已经在小院内大榕树下的大理石圆桌前围着坐下了。

  而此时大理石圆桌上已经摆满了盘子碟子,不过这些盘碟上都盖着一个盖子。

  这些菜肴之所以会被盖着盖子,绝不是有人担心菜肴会变冷,或是落灰什么的,而是他怕自己做的菜自己还一点没吃呢,便被这四个吃闲饭的给消灭干净了。

  这个人正是这眼这桌子美食的筹备者,林休了。

  之前阿星已经和林休去了公司一趟将员工合同签下了,而之后两人在来到林休的小院之前接了在阿芳的糖果冰淇淋店内等待的包租公,包租婆以及阿芳三人。

  当时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在阿星和阿芳初相见的那一刻,阿芳突然不知道怎么了,转身跑进糖果店。

  当时阿星还以为是自己做了什么,或是自己的长相吓到了阿芳,他心中还微微有些难过。

  不过当下一刻阿芳走出来的时候,她的双手捧着一根棒棒糖,她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感觉似乎她手里这个已经明显看起来有了些年头的棒棒糖很是珍贵似的。

  阿芳缓步来到了阿星的身边,她一边用手语表示着,一边还开口说着,生怕阿星没有认出她来,或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她道:“你还记得我吗?你当初保护过我的,我说过会一直记得你的。”

  阿星一下子被阿芳的这一番话和动作掀起了当初的回忆的浪潮,不过下一刻他就不免有了些疑惑了,当初的自己心中的天使一般的女孩不是哑巴吗?怎么现在会说话了?难道不是同一个人吗?

  看着阿星蹙起了眉头,包租婆顿时有些不乐意了。

  “臭小子,皱什么眉头啊?小芳给你东西呢!还不接着。”包租婆敲了一下儿子的脑袋,很是恨这个儿子此时很不争气,人女生都表达心意了,这还愣着干什么呢?

  “哦哦哦。”阿星也反应了过来自己的失态了,赶忙接过阿芳递过来的棒棒糖。

  “你是不是在好奇阿芳为什么不是哑巴了?”林休看着阿星,问道。

  “嗯。”阿星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有些尴尬地不敢去看阿芳,唯唯诺诺、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这是你林叔当初治好的。”包租婆没等林休在阿星面前开口炫耀自己的功劳,就直接接过了林休的话头,简单地给阿星直接道明了其中的缘由,她说完后还直接拉着阿星和小芳上车,完全不给林休装逼的机会。

  因为包租婆是看出来了,林休这个之前相处起来挺正常的人,在遇到自己的儿子后就是喜欢逗弄自己的儿子玩,这她还能忍了,完全不能忍啊!她的儿子可是只有她能欺负的,于是她就想着法子破坏林休营造出来的神秘氛围,让林休在自己儿子阿星面前完全装不下去,完全不给林休调侃自己儿子的机会。

  “哎哎哎,龙姐你怎么这样啊!完全不给我装逼的机会啊!”林休不乐意地抱怨着包租婆的所作所为。

  也不知道林休是怎么回事,想当初没有开始穿越前平凡的他,说句好听的是性格腼腆,说句不好听的,那就是几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可是看看如今的林休,那性格,就是一个皮啊,皮的就如同恶魔一般,是那么的喜欢捉弄人阿星。

  只能感叹时间和环境以及人生经历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林休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啊。

  此时林休的小院内,林休端着最后一盘菜肴走出了厨房。

  “阿芳侄女啊,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啊!以前你看到林叔我忙前忙后可是会来帮忙的,今天不就跟来了个臭小子吗?你就不来帮你林叔我了,让你林叔我一个人伺候你们一大家子啊!”林休端着最后一盘菜朝着桌前走来,一边走一边抱怨着阿芳是女大不中留。

  但任谁都能听出来,林休完全没有抱怨的意思,这是在调侃阿芳呢。

  “林叔……”阿芳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林休一声,她也感觉自己今天将注意力全放在阿星那里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小休,你不知道这丫头面皮薄吗?就别调侃这丫头了。”包租婆一脸微笑地说道。

  “是啊,丫头也长大了,从当初黏着我,问我要零食吃,到现在已经是一个芳心萌动的青春少女了。”林休感叹之余还不忘皮那么一下下。

  “你别说话了,赶紧吃饭。”包租婆翻着白眼瞪了林休一下,然后说道。

  看着脸已经红到脖子跟的阿芳,林休没敢再皮两句了,他担心自己再皮两下,阿芳这丫头会害羞的晕过去,就和当初他看的动画片火影忍者中的女主雏田每次在遇到鸣人时一般羞到晕倒。

  “来,林叔不说了,阿芳,快吃饭,今天你来了,林叔可是做了很多你最喜欢吃的呢!你看这个西湖醋鱼、莲子椰奶羹,叔估计你的零食也快吃完了,刚刚做饭的时候就给你做了些,等会你走的时候记得带着。”林休这一坐下,一边掀开了菜肴的盖子,一边忍不住对着阿芳又絮絮叨叨了起来。

  从林休的这一番话中也明显能够看出林休对阿芳是非常的关心了。

  这也难怪,这十几年来阿芳在林休的眼里几乎就相当于林袄袄的影子一般,林休完全是将阿芳当成了林袄袄在宠着。

  如果林休不是对阿星有着一些歉意,而且阿星本事也不弱,勉强能入了林休的眼,再加上阿芳对阿星一直是芳心暗许,那么林休说不定还不会同意让阿星跟阿芳在一起呢,即使这是官配。

  这一顿饭吃的很久,吃到最后时桌上的四个人(除了阿芳以外)就开始原本没有准备的环节,拼酒。

  这一下席间是觥筹交错,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碗,喝到最后四个酒量惊人的江湖人士直接用着酒坛子喝了起来。

  这一幕看的在一边嘴里不断吃着零食的阿芳震惊的嘴都合不拢了,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手里的薯片已经掉在了自己的裙摆之上。

  喝到最后,最终还是林休的酒量更胜三人一筹,他凭着几次修为突破增强的身体素质,硬是直接将三个人给喝趴下了。

  这一家三口都醉的不醒人事了,林休自然不能指望让阿芳将三个人送包租公包租婆还有阿星三人回家,即使这家是他们在西城区的房子。

  于是为了方便和简单,林休便将阿芳四人安排在了小院空闲的客房内。

  第二天一早,当林休一觉睡醒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他的意识最深处的那只咸鱼系统已经睡醒了。

  “系统,这个位面的剧情我该怎么进行下去啊?”林休问着系统,他是真的不知道如果自己找不到火云邪神,那么这个位面的剧情该如何发展了。

  “宿主,您的所作所为导致剧情发展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根据位面大意识对本系统的回馈,主线剧情将会在五年后继续进行。”系统隐约中带着无奈的声音传达到了林休的意识内。

  “那我这是搞了一件大事啊!五年后剧情继续,这不会是火云邪神被我吓坏了,跑去闭关修炼了吧?他是准备没修炼到一定程度就不出来了是吧?”林休心中寻思着、吐槽着,不过事实还真有可能是这样的。

  “……”系统对林休的这番话完全不予理会。

  “系统,我得问你个问题,之前你说在我这个位面,当剧情发展到天地双残出场地时候我便能够回到现实位面了,但当时你这咸鱼在睡大觉,我根本没办法回去,那么你说,是不是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不需要经过你的帮助就能回到现实位面啊?”林休对着系统询问道。

  “是的,宿主的想法是完全没有错的,不过宿主现在权限不够,这个待遇得等到宿主进入四级及四级以上的位面才能开通,如果宿主想在四级以下的位面享受此等待遇,在剧情节点之后选择回到现实位面那就必须靠宿主自己的努力将剧情拖延,让系统我能够苏醒过来,然后带你回去。”系统给林休的这番解释很是清楚明了。

  “……”林休无奈了,闹了半天这还不是自己的特权福利呢,不过提前知道也好要不然依着这系统藏私的幺蛾子,估计到时候不去问它,他估计一直不会说。

  不过林休此时也没有时间想那么多,现在他只想赶紧回去,在这个位面这些年了,他一直在被这具分身肉体所产生的心魔所影响,此时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回到自己的本体之内,摆脱这分身肉体对自己的压抑感觉了。

  “系统,送我回去。”林休对着系统说道。

  “好的,宿主。”系统机械的声音传来。

  林休感觉一阵恍惚之后便感觉自己似乎是躺在床上了。

  “终于回来了,没有心魔的感觉真的是很舒服啊!”灵魂回归自本体肉身,林休此时完全没有了那来自肉身的压抑感受,进入到意识最终端,林休感觉到了的很久没有感受过的轻松。

  “还是自己的本体最为舒服啊。以后穿越位面再也不用分身了。”林休下定决心道,不过林休想用分身也用不了了,因为他的新手保护期已经失效了。

  灵魂回归本体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不过有一件悲催的事,那就是林休又一次得倒时差了。

  因为当初林休进入功夫位面的时候是从僵尸先生位面进入的,所以此时林休回来也还是在僵尸先生位面。

  “宿主,你本次位面穿梭获得位面能量十一卡,分解分身后获得能量两卡,请问宿主是否建立位面之门。”系统的声音在林休的意识内回响着。

  “建立位面之门。”林休毫不犹豫地回答到。

  “消耗位面能量四卡,位面之门建立成功,谢谢宿主的惠顾。”系统有些小欣喜的声音响起。

  林休退出了意识的最终端,回到了现实中。

  温柔地看了眼身边躺在自己怀中,将脸贴在自己胸口已经睡得深沉的任婷婷,林休也不敢在此时起身了,他担心会打扰到睡得正香甜的任婷婷。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灵魂回归到了本体,林休原本因为已经睡了一觉而消失的睡意在这个时候又升了起来。

  不一会儿,林休便抱着怀里的玉人沉沉地睡了过去。

  “老公,我怎么感觉一晚上的时间你的气质改变了很多啊!”

  当一早上林休睁开了眼,刚一睁眼他便看到一直俏脸,赫然正是任婷婷正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

  任婷婷看到林休醒来,也就好奇地问出了她自己内心的疑惑,她很好奇林休为什么一夜之间气质改变那么大。

  “那是你老公昨晚一夜之间顿悟,修为有所突破了,你看老公我现在气质是不是很迷人啊。”林休一把揽过任婷婷纤细的腰肢,先是在任婷婷的脸上亲吻了一下,然后一脸臭屁地说道。

  “咦……,干什么呢?你还没洗漱呢?”任婷婷被林休这么一亲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都老夫老妻了,我可不嫌弃。”林休说道。

  “我是嫌你的口水。”任婷婷傲娇的说道。

  “你说什么……,我得教育教育你,让你尝尝你老公的嘴是不是香的!看老公我不整治你一番。”说着林休拉过怀里的璧人,将自己的唇向着任婷婷的香唇压了上去。

  “砰砰砰。”

  林休刚亲到任婷婷的嘴唇,准备和任婷婷好好缠绵一番,以解这十几来年的浴火,但就在这时门外便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林休的攒了十几年的正熊熊燃烧的欲火瞬间被这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了。

  “粑粑妈妈,你们醒了吗?爸爸,袄袄饿了,你快给袄袄做吃的。”林袄袄的声音传了进来。

  “真是造孽啊!这是第二次被这丫头打断了啊!”林休心中哀叹道,不过天大地大女儿最大,林休好歹是修道之人,虽然他不是那清心寡欲的苦修之辈,但他还是能够很轻易地压住心中的欲火的,否则你让他这已经吃过肉的人这十几年怎么过?

  “来啦,宝贝,等爸爸一会儿,爸爸正在穿衣服,马上就出来。”对着外面的林袄袄喊了一句,林休又对着一脸嬉笑的任婷婷小声说道:“晚上再收拾你。”

  林休快速地穿起了衣服,任婷婷也是开始穿衣收拾打扮起来,毕竟女儿都起床了,他们两个还躺在床上也不合适。

  林休来到了房间外,看着这十几年来朝思夜想的小宝贝,一把将林袄袄抱在了怀里,然后在女儿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以表达自己这些年的思念。

  “不要亲亲,粑粑都没刷牙,脏脏。”林袄袄嫌弃地擦着林休刚刚亲的额头。

  “……”被闺女嫌弃了,这闺女啊,还有那任婷婷,两人不愧是母女俩,咋还都嫌自己没刷牙啊,自己可是修炼到凝丹期了啊,口吐兰香啊!

  不过被闺女嫌弃了林休也没办法,他得给姑娘做个好榜样,要讲卫生,所以只能迎合着闺女道:“好,这是爸爸的错,那等爸爸洗漱过了再亲亲我们的小宝贝,好不好。”

  “嗯,得刷刷牙才能亲亲脸的。”林袄袄义正言辞的说道:“粑粑洗完脸之后,袄袄也就可以亲亲粑粑的脸脸了。”

  “嗯,那爸爸这去洗漱,袄袄在沙发等爸爸一会儿哦。”此时林休抱着林袄袄下了楼,他把林袄袄放在沙发上,对着林袄袄说到。

  “嗯,粑粑快去,粑粑一会还要给袄袄做好吃的呢,等粑粑给袄袄做完好吃的袄袄就让粑粑再亲一下。”林袄袄这小丫头小小年纪还知道怎么收买人心了,这小妖孽啊。

  “好,爸爸洗漱完就给你做好吃的,让袄袄吃个够。”林休意气风发地道,说完他便在林袄袄的催促下去洗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