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位面人生价值系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阿星的作死选择

位面人生价值系统 笋尖菜 4080 2019.03.31 10:16

  林休走了两步便经过了阿胜的裁缝铺门口。

  他并没有走进去看看,只是在外面看了眼正在专心致志做着旗袍的阿胜。

  这人很娘。

  这是林休对阿胜的第一感觉。

  当然了,这也是电影中阿胜平常时候的人设,而阿胜他这个人也只有在比斗的时候才能正经一些,平时都是娘里娘气的。

  也正因为此,林休便没有进去见见这位洪家铁线圈的传人。

  不是林休看不起娘炮,只是他不想毁了一流高手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而已。

  没有再在猪笼城寨内晃荡了,林休直接来到了包租公和包租婆两人的房间门口。

  “杨哥,龙姐,开门啊,我来看你们了。”林休把门拍的是啪啪作响。

  这一幕引起了猪笼城寨内的人的关注。

  居然有人敢这么敲包租婆家的门,活的不耐烦了?

  这便是周围这些看客心中的想法。

  “咔嚓。”门开了,里面露出了包租公睡眼惺忪的脸和乱糟糟头发的脑袋。

  “是小休啊,怎么这么一大早就来了,也不提前打大哥大通知下。”包租公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和林休说道。

  “这都日上三竿了还早什么早,我今天就是来你们这转转,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没起床。”林休对着包租公说道:“行了,进去说吧,外面这么多人看着也怪怪的。”

  “哦,对对对,你快进来吧。”包租公听到林休说的也反应过来林休还站在外面呢,赶紧把林休让进了屋子。

  “龙姐,你们两个这生活也太闲了、太堕落了吧。”林休刚一进屋子便看到了刚刚洗漱完了从卫生间出来的包租婆,顿时对着包租婆说道。

  “还好,好好。”包租婆说道,不过她还还是有些被林休发现了她惫懒的形象的小尴尬。

  “小休啊,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也是刚刚才起来,这不?你看我们还没吃早餐,你看要不,要不?”包租公关上了门,一脸猥琐地搓着手对着林休说道。

  “是啊,是啊,小休,我们可是很久没有吃过你做的饭菜了,你现在刚好有时间,我们这里也有厨房,你就给我们做顿早餐抚慰抚慰我们饥渴已久的胃吧。”包租婆完全没了刚刚的尴尬,一脸期盼地看着林休。

  林休无奈了,在这对老饕夫妇的推搡下,林休做了一桌子菜。

  半个小时候三人一边吃着菜一边聊了起来。

  林休对着两人也说明了自己的目的。

  “你的意思是阿星的最后的磨难要来了?只要这次磨难过后我们就能和阿星团聚了?”包租公和包租婆有些激动地问道。

  “可以这么说,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够坚持好最后这一班岗,别坚持了十几年了,就差这么一哆嗦了,却前功尽弃了。”林休不合时宜地给两人泼了盆冷水。

  “嗯,我们会冷静下来的。”两人也明白了此时还不是高兴的时候,也努力地收摄着心神的激荡。

  不过林休带来的消息显然不是他们一时能够消化的,他们一时还真是无法将内心的波澜平复下来。

  “行了,饭也给你们做了,消息我也带到了,我就先走了,你们自己注意些。”林休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包租公和包租婆将林休送到了城寨外面。

  当林休走出猪笼城寨的时候林休看到了两道身影。

  这两道身影一胖一瘦,两人似乎在朝着猪笼城寨里面瞧着,似乎在探查城寨内的情况。

  赫然这两道身影便是阿星和他的小弟肥仔了。

  看着两人猥琐地样子,结合记忆中的电影情节,林休便能明白两人是准备打猪笼城寨的主意了。

  没有去管这两个人,林休直接离开了猪笼城寨,回到自己的小院内。

  其实以阿星的能力,完全可以通过一系列的途径加入林休的新时代公司。

  但林休为了剧情能够正常发展,不让自己的一些作为对剧情产生一些大的影响,他便给手下公司的那些人打了招呼,不要招阿星进公司。

  在林休这样的安排下阿星不得已之下只能继续着自己的小混混生活。

  虽然感觉挺对不住阿星的,但林休准备在剧情结束之后再对阿星进行补偿,林休暂时的决定便是将这座公司的一部分干股给阿星,让阿星能够舒舒服服地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林休在包租公和包租婆的陪伴下走出猪笼城寨,阿星和肥仔都注意到了,不过可能是距离太远。

  也可能是时光在这三人的脸上留下的风霜以及在阿星记忆的流逝下,总之阿星并未认出三人来。

  第二天一早,一条黑道势力的相关消息让整个城市的人都震惊了。

  “号外号外,斧头帮大发神威,鳄鱼帮惨遭灭帮。”

  马路上的报童大声的吆喝着这条令人震惊的新闻。

  不得不说这条新闻的重要性,几乎所有听到这条消息的人都会去掏钱买一份报纸带回去好好看看。

  走在前往新时代公司的路上的林休自然听到了报童的吆喝声。

  他明白,剧情正式开始了。

  不过正式的剧情可能还得几天,林休这几天需要经常往猪笼城寨跑跑。

  林休因为感觉老是在西城区和东城区之间来回有些浪费时间了,可能会错过参与一些剧情的机会。

  林休决定这几天就住在了东城区了,在东城区公司为他准备的一栋别墅。

  这栋别墅林休很少来,所以在这里林休并没有开辟小菜园,这就让吃惯了自己菜园内的蔬菜的林休略微不适应了。

  不过这里也是有着优点的,那便是这里离着猪笼城寨很近。

  近到什么程度呢?

  近到站在别墅的天台上,以林休的视力能够清晰地看到猪笼城寨里面阿鬼饭店门口偶尔吸引来的苍蝇。

  平静了几天时间,终于,这一天临近中午,正式的剧情开始了。

  此时林休一边在别墅的天台练着剑法,一边关注着猪笼城寨的大门口。

  就在这时,林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阿星和肥仔的身影,两人刚刚欺负哭了一群猪笼城寨的小盆友,此时正以一副我是黑社会的派头朝着猪笼城寨内大摇大摆地走着。

  林休瞬间从天台上飞身而下,然后朝着猪笼城寨飞掠而去。

  林休的速度很快,当他到达猪笼城寨门口的时候阿星和肥仔也才刚刚到达酱爆的理发店坐下。

  林休缓步来到了阿鬼的餐馆门口,坐了下来,对着阿鬼喊道:“老板,来碗牛肉面,我今天中午尝尝你的牛肉面做的怎么样。”

  里面在擀着面的阿鬼刚听到林休的声音下意识觉的这个声音很是熟悉,于是他便抬起了头,准备看看来人是谁,为何会给他熟悉的感觉。

  可是当他抬起头来,他看到却是林休的身影的时候,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会是这么个小气鬼,他怎么又来啦?他好像还是包租公和包租婆的朋友,唉!得罪不得啊!得罪不得。”阿鬼先是一脸嫌弃地看了眼林休,不过下一秒,出于一个餐馆的老板的待客之道以及林休包租公包租婆朋友的身份,他的脸上挂起了既谦卑又谄媚的微笑,对着林休笑脸相迎道:“老板,您又来了啊,您先坐着等一会,您要的牛肉面马上就给您做好端过来。”

  阿鬼说完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擀面之中,他这次准备拿出自己全身的解数来做好这一碗面,他这次下了决心一定不会让林休挑出刺来。

  “好,我也不急,就坐着等会,你做面时认真些,别因为我等着你:便急于应付差事,最后让我失望啊。”林休说到,不过已经全身心投入到擀面之中的阿鬼是根本没听到林休说什么,否则他一定会被林休的这番话再给气个半死。

  看阿鬼没有反应,林休便好整以暇地看着那边已经和酱爆胡搅蛮缠开来的阿星尽情挥洒着表演。

  当阿鬼将全身心投入后才做出来的面端到林休的面前的时候,那边的阿星和酱爆的交谈也收尾了。

  没有去关注那边的阿星了,林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面前的这碗面上。

  林休戳了戳碗里的牛肉粒,和上一次的牛肉粥里的牛肉粒一样的Q弹。

  挑起一筷子的面,林休看着晶莹剔透,却又劲道异常的面条,不由对阿鬼的做面技术有了几分欣赏。

  将面条放入嘴里,味道很不错,林休不禁自恋地感叹阿鬼已经能赶上自己的五成水准了。

  “不错,看来这就是你的全力水准了,不过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样的水准,甚至向着更好的方向继续努力。”林休一边吃着面,一边对着阿鬼说道。

  不过阿鬼此时虽然是在看着林休吃面,但他注意力却是放在了阿星那边的。

  阿星此时勒索酱爆的行为已经引起了猪笼寨所有人的注意了。

  包租婆和包租婆在楼上自然对此时城寨内的事情了如指掌,不过出于对林休的承诺,两人并未出面对阿星做任何事。

  不过虽然如此,此时的两人也是在楼上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下面发生的这一切。

  他们有点担心阿星会受到猪笼城寨内的这些人的欺负,他们两人是房东,自然知道猪笼城寨的这些人可是很团结的。

  不过也是两人关心则乱了,两人很明显已经忘了阿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这个奇才的这个身份了,就这个身份,阿星只要不是作了太大的死,想必都能安然无恙。

  接下来的一切也果真如同两人所担心的一般,在酱爆大喊一声“有人勒索我”的时候,整个猪笼城寨的住民都围了过来。

  这其中还包括刚刚还在因为林休的那番对自己面评价的话而有些郁闷不已的阿鬼,阿鬼他此时也是朝着阿星的周围围了过去,似乎连林休的饭钱都没想着收了。

  林休可没想过去凑热闹,他的面可还没吃完呢。

  接下来自然如同剧情中一般,阿星担心众人群殴他,便开始了他那无耻的演讲,这群人也很配合阿星的演讲,任由阿星挑人和他单挑。

  紧接着阿星便是准备在周围的众人之中找一个人来和他单挑了。

  不过接下来戏剧性的一幕便发生了。

  阿星在先挑选了一个面容很和气但力气却超大的耕田大妈,他被打的吐了一口血。

  之后他又挑了因为坐着所以显得不是很高的一个超级高的小伙,阿星怂了。

  接着他又连续找了一个带着眼睛看起来文质彬彬但却很壮的大叔和一个特别壮实的肌肉小孩,当他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他又一次果断地怂了。

  阿星有些感叹这里的人怎么都是怪胎啊,他已经准备跑了。

  不过就在他准备跑路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透过了人群看到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是那么的瘦弱,而且那个身影此时居然还在埋着头吃东西。

  “这人一定是怕了斧头帮的威名,所以才不敢围过来,而且因为怕斧头帮还把头像鸵鸟一样埋起来假装吃面的。”阿星心中一瞬间是心念电转,不过他真的是想多了。

  林休可不知道自己仅仅是因为吃个面便被阿星给盯上了。

  “那个,就是那个,吃面的那个,有种你出来。”阿星一边擦拭着嘴角刚刚被耕田大妈打出来的血迹,一边大咧咧地对着那边正在投身吃面伟大事业的林休指着。

  林休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阿星在叫自己,当阿星说明吃面的那个的时候林休才有了点阿星在是叫自己的觉悟。

  转过了身来,林休将询问的目光看向了阿星。

  可能是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林休面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也可能是阿星已经忘记了林休,所以阿星并没有认出此时的林休便是当初给了他一块钱问事情的人。

  “你是在叫我吗?”林休对着阿星好奇地问道。

  “就是在叫你,没错。”阿星在看到林休那张脸的那一刻便感觉这个人很文弱,林休的那种读书人的气质让阿星感觉很好欺负,而且林休的那一番确认的话在他的耳中也变成了林休仿佛在害怕似的。

  “可是我不是猪笼城寨的人啊!”林休不慌不忙地说出来这句话。

  “呃。”阿星也被林休的这番话给整蒙了,不过随后阿星在脑中便对一切进行了脑补。

  这人既然不是猪笼城寨的人那他怎么会在这里,会有傻子来这么贫穷的地方吃饭吗?所以这人一定是怕我了,不敢承认自己是猪笼城寨的人,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别再装了,我的一双慧眼明察秋毫,你肯定是和他们一伙的,赶快上来受死吧!”阿星狂妄地说道。

  林休实在是不知道阿星的脑回路究竟是怎样的,难道自己看起来就这么弱,惹得阿星就看上自己了?

  不只是林休,就连周围的围观人群都有些懵逼了,这人怎么就莫明其妙地成为了他们猪笼城寨的人了,他们怎么不知道猪笼城寨有这么号人了。

  不过有些记性好的人也认出了林休,他们记得林休是包租公和包租婆的朋友啊。

  那么阿星说他是猪笼城寨一方的人也没错了。

  于是在围观群众一阵热火朝天的讨论之后,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林休能够代表猪笼城寨的这群人和阿星进行决斗。

  而此时楼上的包租公和包租婆则是一脸无奈地看着下面发生的这一幕,他们两人也没想到阿星居然会找林休去作为他的对手。

  要知道就是在十几年前他们两人也不能说胜过林休啊,更何况十几年后的林休呢。

  此时没有打通任督二脉的阿星是在林休的面前宛如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不过两人也仅仅是无奈而已,两人明白林休是不会把阿星怎么样,最多就是调教调教而已,所以面对现在阿星挑战离林休的情况,两人反倒不如刚刚阿星面对猪笼城寨的这群人那么紧张了。

  林休无奈了,他刚刚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包租婆如同剧情中那般下楼来把阿星臭揍一番。

  不过想了想原因他也恍然醒悟了,包租婆一定是在自己的叮嘱下选择了不和阿星接触了。

  想明白了这些的林休感觉自己有点自作自受了,他只能自己将电影剧情中包租婆的剧情给演下去了。

  林休也不再犹豫了,在周围猪笼城寨一伙人的注视下,在阿星那雄狮看到了猎物般的眼神下,林休将桌子上碗里的面一下子全吸溜进了嘴里,面汤也一丝不留的倒进了嘴里,然后他便缓缓悠悠的来到了阿星的面前。

  缓缓地从兜里拿出手帕,林休擦了擦嘴上残留的食物残渣。

  又将手帕放回了兜里,林休将目光看向了眼前的阿星。

  当林休站在阿星面前的时候,阿星才恍然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居然比他还要高些,而且似乎他并不比自己瘦弱多少啊!

  感觉自己似乎挑错了对手,阿星的眼神有些微微地躲闪了。

  “你真要和我打吗?”林休问着阿星。

  “是,……,是又如何。”阿星的声音此时有些底气不足了,关键林休的身高比他高了些,对他产生了些压迫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