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位面人生价值系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交涉

位面人生价值系统 笋尖菜 4890 2019.03.25 12:00

  十分钟过去了。

  包租公和包租婆有些气喘吁吁,林休也已经被揍得浑身紫青,就连那文秀的脸都高高地地肿了起来,而且他的衣服已经完全是破烂不堪了。

  不过他身上也没有什么致命的伤。

  毕竟林休是来求虐的可不是来求死的,他可不会傻得在对方出杀招的时候还要和对方正面刚。

  不过包租婆和包租公也显然没有对林休下杀手,两人出手还是有些分寸,没有彻底下死手,所以林休的情况虽然看上去岌岌可危,但却只是有惊无险而已。

  半个小时过去了,双方终于休战了。

  要知道高手们的交战可不是小混混打架,他们的战斗往往是生死一瞬间。

  一方面的原因正是高手们的内力在用尽之后只能靠着肉体的力量肉搏,而这,只有很少的情况才会出现,毕竟对战双方不可能同时恰好消耗光内力,如果一方还有着内力发动最后一击之力,那么另一方可就彻底陷入绝境了。

  所以高手们对招很少会出现内力断绝的情况。

  可是此时的包租公和包租婆两人互相搀扶着依靠在一棵大树上,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明显能看出,两人已经是消耗尽了身体内的力气。

  这边两人是这样子,那那边的林休呢?

  林休此时十分的狼狈,他的上衣已经完全消失了,只是赤裸着上身。

  而从林休的身上也明显能够看到那一大块一大块的、几乎没有一块正常小麦颜色的皮肤。

  不过若是眼神好一点的人能够在林休这凄惨的表面之下看到那些隐藏的细节:林休之前被打的紫青,若是之后再没被攻击过,那那些地方的皮肤深处的淤青已经明显可以看出在开始变淡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林休的修为突破所引起的,突破到凝丹的林休身体那窍穴之内的储存的天地灵气不断对着林休的肉体进行着反补。

  “小子,呼。”包租公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小子,你服了吗?”

  “……”林休很想对包租公说一句要想自己离服气还差的远呢。

  但林休看着包租公和包租婆这一副累得都喘成狗了的样子,他很难说出口。

  毕竟这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我服,不打了。”林休为了照顾包租公包租婆两人的面子,对着两人说道。

  “服了就好,你要是还不服,我今天就非得让你再尝尝我们神雕侠侣的厉害,让你知道我们夫妻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包租公一副我放过你了,你得感激我,的表情说道。

  不过他也就嘴上能够嘴炮嘴炮了,内心的他不知道有多虚呢!

  包租公包租婆两人在内心狠狠地吐槽着林休这变态!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耐打的人呢?刚刚交过手,他们两个人自然清楚林休从头到尾都没有运起内功来抵抗两人的攻击,可饶是如此,林休也只是看着狼狈而已,比内力耗尽的两人可好的太多了,此时要不是林休没有趁人之危上来攻击两人,两人估计就要彻底凉凉了。

  林休听到包租公还在努力地挽回着面子,嘴角抽动了下,他实在是被包租公的无耻所震惊了。

  不过林休转念一想,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对着包租公说道:“其实我还能再坚持个一两分钟,咱要不再打一会儿?”

  “呃……”包租公顿时感觉自己不知道如何去接林休的话匣子了。

  他只能感叹眼前的林休心实在是黑的可以,明明已经看到自己累得动一动都有些费劲了,还说要和自己两人打一会儿,自己不就是想装个逼吗?

  “打?打什么打?老娘让你装逼,人家小哥让着你你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包租婆看到局面居然因为包租公的一句装逼的话居然有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可能,她还哪里忍得住?

  包租婆此时的想法是这样的:“你这老东西,也不抻一抻自己的斤两,你没看到比人还是一副龙精虎猛的样子吗?就算你没看到,你没看到我们已经累得像狗一样了?就这样的局势了你还嘲讽别人,你被打脸了不要紧,居然还要连累到老娘,看老娘不打死你这个鳖孙。”

  顿时,包租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对着包租公就是噼里啪啦一阵乱打,包租公也可能是被包租婆传染了,也是似乎被激起了活力,和包租婆围着树就玩起了你追我打的游戏。

  林休可能也是在这一战中他收获了些什么,他成功地压制住了自己躁动的心境,所以他此时有着轻松的心情去看眼前这一对碧人在自己面前耍宝。

  不过看着这似的两人,林休还是有些无奈了。

  我们两方可还没冰释前嫌呢?在你们眼里我可还是敌人呢?你们在敌人面前就是这样的?

  林休其实完全是多虑了。

  包租公和包租婆在跟着林休来到这片树林的路上就已经消了对林休的仇视之心,因为身为绝顶高手的两人在经过了那短短时间的缓冲,已经从被林休撕开心中伤疤的愤怒中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他们很容易就发现了林休其实对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意,这是身为高手的直觉,不要小看一个绝顶高手对于身边恶意的察觉,尤其还是两个绝顶高手。

  所以当两人察觉到了林休并没有什么恶意的他们在和林休的对决中也仅仅是想教训林休一顿的。

  开始他们也没想到林休居然会是如此的配合,任由着他们两人施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两人感觉不对劲了,这怎么施虐着施虐着感觉越来越累了。

  逐渐的,他们感受到了自己的力不从心,直到半个小时后他们两人几乎累到瘫倒,要不是有着身边的人的扶持,他们两人已经躺在地上了。

  可是自己两人几乎累瘫了,而被他们施虐的人呢?

  他居然仅仅只是看上去有些狼狈而已,这怪物是得多能耐打啊!

  不过两人也在和林休的战斗中确认了林休对自己两人没有恶意,所以包租公才会战斗结束后,在那种情况下还来了一句嘴炮,最终惹得林休忍不住回怼了回去。

  包租公和包租婆的打闹也很快停了下来,毕竟两人已经累到不行了,出于一时的激动能爆发出这种“打情骂俏”的行为已经是极为不易了,要想持久下去那肯定是不可能了。

  “好了,既然你们已经累得不行了,那我们现在就来谈谈我这一次来的目的吧。”林休看着瘫倒在地上,丝毫不顾及形象,以着大字型躺在地上的两人说道。

  当林休说道这里,包租婆和包租公才恍然想起了林休之前在他们房间里对他们所说的话。

  “你们的孩子没有死。”林休之前的这番话再一次的浮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此时回想起这番话,可比当时林休那无凭无据的话来的有震撼。

  毕竟此时林休的实力摆在那里,自己两人都打人打到累瘫了,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而有这样实力的人会这么耍自己两人吗?虽然也有林休就是这种人的可能,但没有高手会这么闲的蛋疼吧,这概率太低了。

  想明白这些的包租公和包租婆两人内心瞬间火热了起来,如果真的按林休所说的他们的孩子还没有死,那他现在在哪?过的怎么样?

  可是内心虽然有些激动,但两人其实还是有些不报希望的,毕竟当时两人可是亲手为自己的孩子穿上了寿衣,将孩子放进棺材,然后亲手将孩子埋葬在树林里的。

  两人将热切的目光看向了林休:“我们的孩子真的没有死吗?可是我们可是亲手将他埋葬的啊!”

  “你们就没有去看看你们儿子的墓吗?”林休对这两个人有些无语了,阿星既然能从墓内出来自然是将墓挖了个洞,或是直接暴力冲出来的,不管是怎么样,他们儿子的墓肯定会被破坏的。

  “啊……”包租公和包租婆一脸的惊愕,随后两人便是满脸的羞臊之色。

  很明显,两人在将孩子埋葬之后还没有去祭拜过,自然他们也就没有发现这异常了。

  不过两人没有去祭拜也能理解,毕竟两人的心确实是被伤的很深,他们在忏悔,他们也是实在没脸去见自己的孩子,虽然只是祭拜而已。

  “行了,不管你们理解不理解,我就这么直说了,你们的孩子是百年一见的武学奇才,那日你们感觉他死了,很可能是他的身体为了修复身上的伤选择了进入假死状态,而当你们将他埋葬了之后,他便从墓**自己想办法出来了。不过这毕竟是有代价的,而代价便是他会失去这段时间前后的记忆,所以他并不记得那几天前后的事。”林休简略的给两人解释了一下阿星的情况,虽然这些也只是他所猜测的,不过这也是最有可能的可能了。

  “……”听着林休简单的解释,包租公和包租婆一脸的震惊。

  他们两人自然知道所谓的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是什么样的存在,两人想着,当想到如果自己的孩子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那么林休所说的也并非不可能。

  于是在思考了一番的包租公和包租婆两人的内心瞬间变得火热起来,他们现在就想去看看自己的孩子,去看看他过的好不好,去弥补之前两人对他的亏欠。

  想要得知自己孩子的消息,两人自然是将目光对准了林休,很明显,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知道自己孩子的消息的。

  “你们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带你们去见他。”林休看着两人有些祈求的目光,强忍着内心对两人的同情,对着两人说道。

  “你说,我们肯定答应。”两人听到林休的话,包租公和包租婆两人毫不犹豫地答应道。

  “这件事你们还真说不好会不会答应。”林休对两人的保证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阐述着一个事实,随后他也是继续说道:“我的要求便是你们只能看着你们的孩子,不能和他有任何的接触,甚至不能让他看到你们。”

  听到林休的话,包租公和包租婆两人瞬间沉默了。

  甫一听到这番话的两人想到没想就要拒绝,但两人却不得不从林休这里得到自己孩子的消息,所以两人便沉默了,虽然他们能够在答应了林休的要求后不去做,但他们毕竟是绝顶高手,他们有着自己的尊严,不允许自己失信。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林休看着沉默的两人,说道:“为人父母的感觉我明白,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来告诉你们你们的孩子还活着这件事了,但我提出这样的条件也有我自己的考量,我不能因为同情你们而将我之后的一切的打算全都推翻,你们明白吗?”

  包租公和包租婆听到了林休这一番掏心掏肺的话,虽然他们也理解了林休,但他们还是不能接受:“能给我们一个不能和阿星相见的理由吗?”

  “他是救世主,必须经历这些磨难,这理由够了吗?”林休提出了一个荒唐的理由。

  不过这理由虽然荒唐,但包租公和包租婆两人对此居然在对视一眼之后居然认同了。

  只见两人默契地点了点头,对着林休说道:“我们答应你了。”

  林休不知道这两人闹得是什么幺蛾子,自己不过随便编了个理由糊弄糊弄两人,这两人怎么还就听进去了呢?

  林休并不知道,在包租公和包租婆这一些江湖人士心中,那些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便是拯救武林的未来的存在。

  而林休为了武林地未来成长,为其制造些坎坷的人生历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是在考验这位现任奇才,也就是他们儿子的本心。

  虽然有些不情愿自己的儿子踏入江湖,但谁让自己的儿子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呢?既然已经躲不掉开进入江湖了,那么望子成龙的夫妇二人自然也就希望儿子在武林江湖内有一番大作为了。

  只是他们有些可惜自己的儿子不能享受到来自自己两人的关爱了,他们只能在暗中为儿子送温暖了。

  “你们答应了可就不能食言了。”林休再一次跟两人确认到。

  “我们不会违背诺言的,我们发誓。”包租公和包租婆再一次认真地说道。

  “我也相信你们不会食言的,跟我走吧,去见你们的儿子。”林休看着两人郑重其事地样子,也明白两人是真的答应了。

  如果两人真的反悔,其实林休也没办法,他在来告诉包租公和包租婆这件事之前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就是可能浪费一些修炼的时间吗?

  林休想明白了,自己的价值观最重要,不能因为修炼就迷失了自己的本心,虽然这修炼是为了让任婷婷和林袄袄早日见到自己的爸妈。

  林休在前面带路准备带着两人去看他们的儿子阿星,两人也是争气,虽然精疲力竭,但两人仍是互相搀扶着跟在林休的身后。

  可是就在这时,林休突然停下来脚步,大喊一声:“不行。”

  林休这一声不行可是吓坏了身后跟着的两人,他们还以为林休不愿意带他们去见自己的孩子了。

  “什么不行,我们可是答应了你的条件的,你可不能不守承诺啊!”包租婆顿时有些急了,毕竟是女人,她此时去见儿子,看看儿子平安无事的心可谓是无比坚定。

  “我没说不带你们去见你们的儿子了,只是我现在这样子能见人吗?”林休有些无奈地说道。

  包租公和包租婆两人也醒悟了过来林休此时的状态了。

  没办法,一场大战之后,林休的上衣完全化作了碎布片,随风飘扬了,其实不只是上衣,林休原本的九分裤此时也只剩下三分了。

  所以林休此时便是赤裸着上身,下身类似穿着一件大裤衩似的,虽然林休不太在意路人对自己的看法,但这毕竟涉及到面子,林休不得不妥协一下。

  而且除了衣服之外,林休满身还都是淤青的伤痕,看上去惨的不成样子。

  虽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林休身上的淤青在慢慢变淡了,但毕竟时间还短,穴窍内天地灵气的反哺效果还不太明显,所以林休身上其实还是满是紫青的於伤的。

  “那你先在这里等一会,我回去去给你拿一身我老公的衣服,你换上了咱们再走。”包租婆也从激动的情绪中回醒了过来,对着林休说道。

  “好。”林休点了点头,答应了包租婆的提议,静静的在树林里和包租公等着包租婆的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