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一夜暴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背后靠山

快穿之一夜暴富 汝有木兮 2185 2019.11.10 23:42

  转眼好几个人朝钱多多奔去,看着钱多多仿佛在看一百两银子一般,喜滋滋,可下一秒再也笑不出来。

  小萝莉秒变女汉子,拳头简直比那个大块头的还要硬。一群人倒在地上,捂着胸口,谁再说小萝莉好抓的,就跟他没完。

  对付这群人完全用不到创神心诀,几个拳头都能解决的事,那么大材小用干嘛。

  一百两赏银不要了,能不能把药费补上?

  “狗官?你还要抓我?”

  没有了衙役挡在前面,大头上前把安不怀拎了起来,送到钱多多的面前,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

  “快把我放下了,你们以为本官背后就没有人吗?贺州县的知府,贺大人可是本官的靠山,我一封信就能要了你们的小命。”

  “你以为你背后的贺大人,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县令得罪京城的首富吗?”钱多多走到安不怀的耳边,用仅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安不怀稍稍一愣,随即又不承认的辩解道:“别想骗本官,你要是京城首富,那我还是皇帝老儿呢!”

  “好,就算你不相信这些。我还能用拳头打到你服气。你说你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就算把你打死了,也没人管吧?”

  “你,你……你不能这样做,逢安县这么多人都看着,我死了,朝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就你做的破事,你觉得逢安县的百姓,哪个不希望你死?更不要说替你申冤了。”

  钱多多说的没错,他也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确实没有人会愿意帮他,他慌乱了,他还不想死。怎么好端端的县令,就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女侠,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被吴老爷给骗了,一时猪油蒙了心。我以后再也不敢招惹女侠了,女侠让我往东我就绝不往西。我这狗命也不值什么钱,女侠想要钱的话,我库房了有很多,我这就去拿。”

  真是个吃硬不吃软的家伙,吓唬两下就怂成这样,还不如徐荣坤那家伙,至少经受了他们的百般摧残还能吃嘛嘛香。

  “逢安县的百姓们,你们想不想拿回属于你们的公平公正?”

  “想,想,想。钱小姐英明,钱小姐英明。”

  “由我监督,现在县太爷重新判案,大家有冤的申冤,有仇的报仇。县太爷善心大发,将会把他库房的银两拿出来,救济百姓,没有收到消息的大家可以回去相互通知,酉时,还在衙门口见。”

  没有比有免费的银子拿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了,刚刚衙门口爆满的百姓,片刻功夫已经人去楼空。剩下孤零零的许墨站在那里,不知是否要上前去。

  “那个人怎么不走也不进?”

  “小姐,俺知道他。之前就是他给俺报的信,俺才能这么快的来支援小姐。”

  所有人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唾弃她就算好的了,居然还有一个愿意帮她的人。

  钱多多走到许墨的面前,想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你叫什么名字?需要什么帮助吗?”

  “我想……算了,你帮不了我的。”

  “你不相信我?我连县衙都敢闹,你说出来我或许能帮到你呢?”

  “我要状告徐尚岸,我要让他锒铛入狱!”

  “可你不觉得比起让他锒铛入狱,亲手打败他,让他倾家荡产来的更解气一些?”

  “我现在几乎身无分文,而他却是逢安县的首富,我拿什么打败他。”

  “如果你有一个京城首富做后盾呢?”

  “别说京城首富,就是给我两间铺子,过不了几年我也能让他倾家荡产。”

  这几年他除了找机会报复徐尚岸之外,就是努力专研徐家的经商之道。其实徐家近几年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只不过有安县令在背后与他狼狈为奸,两人几乎将逢安县的经商市场给垄断,徐家才能保持以往的风光。

  其实挖的越深,你就会越觉得无力。十几年了,他几乎要放弃。他想再等儿子几年,他就下去寻素心去。

  钱多多的到来,又给他的生活带了一丝不同,让他再次看到了希望,他又不敢期许太高,怕如同往日一样,那些美好的幻想瞬间即逝,换来的只是更加的绝望。

  “好,你去富贵酒楼等我。我希望下次我再来逢安县的时候,你会告诉我,你才是逢安县的第一富。”

  多年后,许墨庆幸自己当初帮了钱多多一把。他不就稳坐逢安县的第一富,而且还成为了钱多多的左膀右臂。

  尽管很多人都在等着县太爷的库房,可时辰还早,不免整个县衙又慢慢热闹起来。

  “县太爷,我想申冤。”

  “有什么冤屈你尽管说,县太爷如今可是相当的公正廉洁。”

  “前一阵,民妇家丢了两只鸡。就是王二狗子偷得,他天天盯着我家的鸡看,那日我就回了个屋的功夫,鸡就不见了。之前,俺没有证据,县太爷说民妇冤枉了王二狗子。可前两天,福婶子说她看见了,她可以为民妇作证。”

  鸡确实是他偷得,养的那么肥,他看着口水都要留下来了。他还将其中一只送给了县太爷,要不然县太爷怎么会那般帮着他。

  “县太爷,冤枉呀!这妇人分明就是随便拉了一个人,来诬赖小的。”

  安不怀盯着桌子上的钥匙,根本无暇断案,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攒的那些钱,就要付之东流,那简直就是心在滴血。可在钱多多的眼皮子底下,他也不敢动上一下。命都要没了,要这些钱管屁用。不仅是他,整个衙门的人都如坐针毡,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钱多多一转头,就知道安不怀对钥匙的念念不忘,随即将钥匙踹进了怀里,隔断了安不怀的那份想念。

  “县令大人,他们还等着你发话呢!”

  “来人,将王二狗子拉出去重大板二十大板,并且赔给妇人二两纹银。”

  “大人,我是冤枉的。大人,你不记得我送你的鸡了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来人,将他的嘴给本官堵上,省得惊了女侠。”

  安不怀赶紧擦了擦头上的虚汗,希望钱多多不要追究下去才是。

  “钱姑娘,你觉得这样判如何?”

  “嗯,不过你吃了人家农妇的鸡,县令大人你说该怎么办吧?”

  “本官也拿出二两纹银赔给农妇。”

  “不够,至少五两纹银。县令大人可不是一般的人,那自然吃的也要跟别人不同才是。”

  “是是是……钱姑娘讲的是。来人,速取五两纹银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