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一夜暴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大礼

快穿之一夜暴富 汝有木兮 2115 2019.11.14 23:13

  他们现在都能想象到跟在小姐身边,潇潇洒洒的样子。为了钱家,为了将来,他们一定要守护好铺子。

  “来,今夜谁都不许跑,我们不醉不归。”

  幽黄的烛光打落在他们的身上,拉长了他们的身影,互相交织着。暖光承托出一丝丝扯不断的暖意出来,环绕着他们,欢声笑语,前面再多的困难,在这一刻也算不上什么了。

  “大头、小头,醒醒。”

  “嗯?小姐。”

  “我们该去干大事了。”

  “干啥大事?”

  本来还有些醉酒的大头,听到干大事,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剩下的人早已醉倒在桌子上,钱多多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我们出来说。”

  关了门,他们开始做午夜的行者,除恶扬善总有人要遭殃。

  “谁做的最慢,谁就负责拿行李。”

  “小姐,你们就会欺负我。”

  论功力,小头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子衿师兄、小姐、就连那个呆子都要比他强上不少,尽管行李本来就没多少也不重,可不能阻止他撒个娇什么的。

  “谁让你笨。”

  “你个呆子,说谁笨。”

  有他们两个,想必之后的路上都不孤独寂寞冷了。

  “说的就是你。”

  “我不跟你个呆子吵,小姐和子衿师兄已经开始行动了。再不赶紧干活,一会让小姐把你丢在逢安县。”

  我这么可耐,小姐怎么会丢下我不管呢?大骗子。

  四人来回在黑暗中穿梭着,终于在黎明到来之前,搞定了一切,踏上了回京的漫漫长路。

  谁在我家门口放五两银子,左顾右盼,还好没人发现,赶紧藏起来。

  不仅仅是一家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几户整个逢安县的人都收到银子,仿佛在庆祝他们重获新生一般。

  有人欢喜有人愁,徐府整个要翻天了。

  “老爷,昨晚我们徐府进了贼,库房被人凿了个大洞,银两全都不见了。”

  洞是大头一脚踹的,为了防止徐府的下人听到动静,就把混沌从屋顶扔进去当了垫背的。

  “那些金银珠宝呢?”

  听到库房被盗,躺在床上的徐尚岸一下子蹦了起来。如同一个感知不到疼痛的机器人,快步的朝库房走去。

  还好,还好,那些收藏品都还在,没把他的库房给搬空。要说为什么不把东西也给盗了?第一,那些宝物太扎眼、太容易认。第二,总是要给许墨一个报仇的机会,慢慢看着他的金银珠宝一点点的流失掉,心痛死他。

  “报案,我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偷我徐家的东西。”

  于此同时,安不怀也收到了一份“大礼”。是一封威胁信,大概内容就是:你贪污行贿的账本我带走了,县令大人最好老实点,如果再听说有什么不好的作风,那这个账本可就直接到皇上手上了。

  钱多多真是他亲姑奶奶,临走前还做的这么面面俱到,真是一点余地都不给他留。

  李宏图、许墨他们醒来,不见了钱多多的身影,他们知道这是走了。没有道别,怕到时候更多的是不舍吧!

  官府的告示贴了出来,百姓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了。谁也不说话,像是约定好的一般。这些年徐尚岸压榨他们的够多了,这只是偿还的开始。

  “小姐,你说他们能猜到是我们做的吗?”

  “猜不猜的到重要吗?生活充满希望,活着不才更有干劲吗?”

  “那小姐,咱们下一步干嘛?”

  “当然是继续前行喽~我要像蚕吃桑叶一般,慢慢的将钱家的财产都接替过来,然后我们就像个王者一般重回京城。”

  “钱家的钱财一直都是小姐的。”

  “你个呆子,给你说这么多都白瞎,背上行李快点跟上。”

  “什么叫跟我说就白瞎?俺说的不对吗?你把话说清楚,不说清楚小心俺的拳头。”

  大头扛起行李,起身追到了小头的身旁,一边威胁道。

  “小姐,救我。大头要揍我。”

  “小姐,俺没有,他骗你。”

  都五年了,怎么还没有学会长大?反而越来越幼稚了。

  “小师姐,你确定这是你爹找来辅助你,而不是搞垮你来的。”

  “可能我爹也是看走眼了吧!”钱多多很无奈的说道。

  经过一片竹林之后,依依稀稀开始看到人家,越往前越热闹起来。街上的人络绎不绝,叫卖声钻进几人的耳朵。

  “小姐,能不能吃完混沌再走?俺的肚子都咕咕叫了。”

  “赶了一夜的路,辛苦你们了。想吃什么尽管点,我们有的是钱。”

  小姐,豪气!当初给安不怀的五千两银票,现在又回到了她袖子里。是你的,终究是你的。

  “待会我们再找家舒服的客栈,休息好了之后,大头和小头负责打听这个地方的消息,我和子衿师弟负责联系钱家的铺子。”

  “小姐,等会看我不把这个地方的消息全挖到你面前。”

  “嗯,你们永远是最棒的。”

  “怎么样?小姐夸我了吧!”

  “小姐明明夸的是俺。”

  钱多多继续吃着馄饨,对两个人的争论,只笑笑不说话。

  “他们两个平日里在师父面前也这样吗?师父是怎么忍受他们的毒搽的?”

  “也不吧!可能经常被师父扔出去,他们也就老实了,大多都是离开大殿之后议论你的情况。”

  话说小师弟真的比着之前沉默寡言了不少,只是她知道小师弟对自己的关爱一点都没减少。倒是她当时一声不响的去了炼狱,小师弟肯定担心坏了。

  “子衿,对不起!”

  正在吃饭的子衿,突然听到钱多多的道歉,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被筷子好不容易捞起的馄饨又掉进了碗里。

  “小师姐干嘛要道歉?被师父听到了,恐怕我又要挨顿打了。”

  “不会的,师父就是嘴硬心软的老顽童,我可不忍心让师父揍小师弟的。子衿小师弟,你放心吧,以后小师姐护着你,谁也不能欺负。”

  钱多多摸了摸子衿的头,小师姐真是把她当成小孩子了。子衿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为了不让钱多多他们看出来,连忙低下头继续吃起了馄饨。

  尽管小师姐当初是偷偷背着他们去的炼狱,可那种地方一定不会比他过得好。他也从来没记恨过小师姐,只是时时刻刻担心着,要努力让自己变强,直到可以保护小师姐为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