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一夜暴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笑得猖狂

快穿之一夜暴富 汝有木兮 2040 2019.11.05 23:58

  钱多多怎么听着那个拿木头换酒钱的老头,怎么那么像自己的师父。

  小多多怎么能这样怀疑为师呢!一壶酒的钱为师还是拿得起。更何况有你这样强大的背景做靠山,我还需要做这等不妥之事。

  红宝石和那把玄铁匕首虽说珍贵,可还是比不过小头手中的一块青龙木。

  出了结果,钱多多也算长了见识。看着一旁徐尚岸一脸肉疼的样子,也就打算就此收手了,这个收手也只是暂时的,后续当然有更精彩的故事,到时候才是让徐尚岸真正肉疼的时候。

  “既然欣赏完了金银珠宝,子衿小师弟不如我们接下来商量一下怎样处理徐老爷吧!还有小头,最大的受害者,想个让大家都开心的主意怎么样?”

  “小姐,不如让徐老爷尝试一下飞起来的感觉,他一定会很开心。”

  肥胖的徐尚岸腰间帮着一根麻绳,被吊在高高的树上,另外一头由大头做着人工智能升降机。徐尚岸的重量,对于大头来说就像拎小鸡一样,轻松的狠。

  刚开始看着徐尚岸惊声尖叫的在院子半空中扑腾着,引得下人们都偷偷的替他们家老爷叫惨,不过看着很解气怎么办,谁让平日里老爷和少爷对他们又打又骂,简直不把他们当人看。

  徐尚岸这会没功夫搭理他们,他只想安安静静的躺着。真担心这么细的绳子承受不住他这个大体格,摔下去恐怕腿要断了。县太爷呀!你啥时候来,快马加鞭行不行,我给双倍的钱。

  钱的力量还是很好使得,在徐尚岸快要绝望的时候,赶来的衙役给了他希望。可看到来的四五个瘦瘦弱弱的衙役,简直一盆水浇在了他炽热的脑门上。

  兄弟们,你们这点人都不够人家晒牙缝的,还是快点离开吧!等等,顺便把我也带走,牢房里都比待在这舒服千万倍。

  “何等小人敢在这闹事?徐老爷你没事吧?快先把徐老爷救下来。”

  衙役一声吼,大头有些激动,为了保护自家小姐,手一松,忘记了被掉在半空中的徐尚岸,沉重的肉墩子砸向地面的,把过去想要救下徐尚岸的衙门都熏迷糊了眼睛。

  本身徐尚岸被吊起来也没有多高,又有一身的肥肉做减压冲力,倒也没受什么伤害,就是屁股有点疼。

  “将人给我带回衙门审问。”

  “嗯?”

  大头上前一步,结结实实的挡在钱多多的面前,一副老鹰护小鸡的模样,谁也欺负不得。

  衙役看着眼前这个敦厚的男人,比他们两个人都错错有余吧!旁边还有一个拿剑的,这怎么比,顿时气势都弱了不止一星半点。

  “几位,看能不能请到衙门跑一趟?”

  这人带不到,他们也不好交差呀!老爷亲自吩咐的,也不能为此丢了饭碗才是。

  “我们可以跟你们,不过要带上他一同。”

  徐尚岸努力的摆手后退,真的不想再见到这几位祖宗了。可也两个衙役驾着徐老爷,愣是没让他再后退半步。

  钱多多几人真的是用请的姿态,一个衙役在前面带路,后面几个完全像小跟班一样,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他们这叫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会叫板不是找死吗?等到了衙门,有他们好看的。同时也只能先委屈徐尚岸,披着狼狈不已的样子跟着跑一趟。

  逢安县的百姓,哪见过徐老爷这样一副模样,大多时候他可都是光鲜亮丽的,不欺压他们就不错了,还能看到他被惩戒的一日简直大快人心。

  这一状况,很快引得了不少的人跟随前行,想要一探究竟,又想要真真实实的看着徐尚岸被惩戒才行。

  徐尚岸看着百姓的议论和嘲笑,又打量了下自己的衣着,这会才想起来他的样子有多狼狈,之前完全深深的陷在钱多多她们的恐惧之中,哪有心思考虑这些。可如今让他一个有脸有面的人还怎么在逢安县混?

  “快扶我到铺子里,换身衣服。”

  “嗯?”

  大头一个转身,紧紧的盯着徐尚岸。那货看起来就是一个愣头青,眉头一皱,满身的肌肉块子,甚是凶狠,活像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徐尚岸咽了口唾沫,笑着说道:“还是不要耽误大家的行程了,其实这身衣服也不难看。”

  是不难看,可穿在你身上就不好说了。

  越来越多的人跟在后面,议论纷纷,甚至有些人偷偷拿菜叶子、臭鸡蛋偷偷的砸徐尚岸。反正徐尚岸是背着他们的,又看不见。

  带头扔鸡蛋的人,跟徐尚岸有着不小的过节。许墨本来有个布庄铺子,主要是颜色和花色新颖,卖的也算不错。不知道他哪一点让徐尚岸惦记上了,时不时的就用他家的几个铺子挤兑他一下,毕竟徐尚岸家大业大,他也斗不过,只能忍气吞声,好歹日子也算过得去。

  可有一日,许墨的妻子生了重病,急需用银两。他就想着把铺子卖了,换些钱给妻子买药看病。就在他与另外一个人交换地契的时候,铺子里突然冲进来一群人,说什么他家的布料有问题,还嚷嚷着赔钱。

  来买铺子的人一看出了这等事,自然也不敢多待,直接拿着银两跑掉了。其他人看到这样的情况,谁还敢买这样的铺子。最后徐尚岸以十两银子的低价买下他的铺子,但这点钱根本就不够治好许墨妻子的病。

  后来,许墨妻子因为病重不治身亡,许墨无时不刻都希望徐尚岸去死,给他的妻子陪葬。可这一切都不过是他的想想罢了,他告到县太爷那里,县太爷只会帮着有钱的徐尚岸,还说他冤枉徐尚岸,大闹公堂,重打了二十大板。

  终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徐尚岸也要遭到他应有的报应,这次他一定要亲自看着徐尚岸受罚。

  徐尚岸做的恶事不止这一点,遇到天荒,故意抬高粮食的价钱,那一年逢安县饿死了不少的黎明百姓。那是逢安县最黑暗的一年,却没有人来眷顾他们一眼,任由坏人笑得猖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