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一夜暴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天才

快穿之一夜暴富 汝有木兮 2112 2019.11.27 00:08

  几人围着桌子吃着饭菜,并没有过多的语言交流,但眼神的碰撞,已经让他们上演了一部大戏。

  混沌不知道从哪钻出来,时不时的也往自己身体里塞几口美食。

  明明尝不出味道的家伙,还非要吃学着他们细嚼慢咽品着菜。

  “混沌,这菜是不是有点苦?”

  “还行吧,在本大爷这算不上什么。”

  “哈哈哈…”

  “你们笑什么?”

  “小头,这个不是甜的吗?”

  小头忍不住拍了大头一下,咱们的混沌大大不要面子的吗?恐怕这个呆子又要吃上不少苦了。

  大块头,伦家招你惹你了,欺负小爷我,让你尝尝被紧紧包裹住不能吃美食的滋味。

  “俺说话什么了吗?干嘛要关俺?俺不服俺委屈。”大头心里叫喧着,没有一个人可怜可怜他吗?

  “好了混沌,放了大头吧!不让他吃饱,一会你可是要做肉垫的。”

  还是小姐好,以后他打人要更卖力才是。

  “本大爷这么英俊潇洒,没想到居然沦落成了一个肉垫,天理不公呀!”

  “那要不要我送你回炼狱?”

  “哼~本大爷要留在人间享受美食。”

  有了调侃,饭菜吃起来似乎更香了,可他们也没有忘记另外一个任务,探听消息。

  “你们听说了吗?好像来了钱家的大小姐,居然不知死活的惹了知府小姐。”

  “是啊~我看那钱家大小姐也是个可人,只可惜要不了几日就要出现在乱坟岗了。”

  “你们知道些啥,我看不一定。钱小姐身边带的侍卫壮实着呢,一人打三个都不是问题。身边还跟着一个背剑的少年,我看有可能是个侠客。”

  “那又怎样,能打的过知府那么多捕头吗?”

  “我看能……”

  换一个听,她们就是当事人,至于捕快,真的没有可比性。

  “听说最近西市有几个小铺子被打压的不行。”

  “再打压也是赚钱,大兄弟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本来这事是跟我们无关的,可那几个小铺子比着其他家的算是有良心的了。价钱不高,东西还耐用。以后若是没了这几家铺子,那可是要花大价钱喽!”

  “这群黑心的玩意,真的是不给好人留条活路。”

  西市?钱家确实也有几个铺子在那块,不算太大。她去查账本的时候,那几家铺子的掌柜的很是恭敬,看得出来应该是跟她一条绳上的蚂蚱。

  “小头,你会看账本吗?”

  “会,老爷在世的时候,我经常跟随老爷身边学看账本,当时我还不明白,以为老爷只是想让我当个掌柜的,没想到老爷早就预料到了一切。”

  钱有财想着他可能会有一天遇害,可没想到居然是高兴死的。这愚蠢的死法,着实跟他的智商不搭。

  “等回到京城,我们就去看爹。”

  “小姐是想学看账本吗?”

  “嗯,我要扛起钱家这杆大旗。”

  以前让小姐学看账本,简直就跟要了她的命一样,要不老爷也不可能把什么都托付给了他。如今小姐居然主动要求看账本,感动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肯定是老爷在天有灵了。

  我倒是不想看,潇潇洒洒的浪一生也挺好的,可如今有人想抢她家产,这个绝对不允许。她可是视金钱如命之人,这可是一点点剜她血肉,天地不容。

  “我太感动了,小头现在就教小姐。”

  “小头不急,我们先把饭吃完再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钱多多悠闲的又夹了一筷子肉,正在细嚼慢咽,就看到小头风卷残云的吃完了。想教她的心就如此迫切吗?

  面对这样的小头,钱多多感觉自己也似乎饱了,又夹了两筷子,就随小头去学习看账本去了。

  “前面是进货花费的银两,后面是卖掉的价钱,最后来算差价,就是赚得钱。”

  古代的账本远远没有想象的难看懂,这样简单的计算方法,比着21世纪的真的算的上是小儿科了。只是他们算起来要用算盘,钱多多很是不习惯,简单的加减乘除在心里默默的算好了。

  “是不是我说的太快,小姐没听懂。”小头看着一动不动的钱多多,便关切的上前问道。

  “这个是不是一百五十七两三钱?”

  小头拿起算盘打的啪啪作响,最后得出来的数字跟钱多多算的一模一样。

  “小姐,你真是天才。”

  钱多多被大头夸的有些心虚,如果这都算是天才,那些解惑NP完全问题、霍奇猜想的人岂不是神人了?差不多也是了,那些人的脑子真的不是寻常人能比的。

  几本下来,钱多多已经可以很熟练的看账本了。小头除了忍不住对他家小姐大加赞赏之外,就是安安静静的陪在一旁,帮钱多多一同查看账本。

  二十多本,如果全让小姐一人看的话,也不知道要熬几个晚上了。

  子衿吃过饭,无事也就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小头教导着钱多多,没想到也听懂了些。不忍心小师姐一个人熬夜,就陪同一起看了。

  这样一来就剩下孤苦伶仃的大头了。俺该怎么办?俺也很无助,看着上面写写画画的,就像一朵朵墨色的小花。

  “小姐,俺能帮忙做些啥?”

  钱多多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大汉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自己,有种受了莫大委屈的感觉。

  “小头,要不你去楼下问问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点心,多端上几盘上来。”

  “好嘞,俺这就去。”

  俺也是有事做的人。看着大头离去的背影,钱多多有种遇到熊大熊二的感觉。

  “小姐,他们果真在做假账。一壶桂花酿进价就三十两银子,卖出去三十五两。我常常跟在老爷身边,一壶上等的桂花酿最多也就五两纹银,卖十两纹银一壶。”

  “都是哪家铺子,记下来,我们是该好好给他们算算账了。”

  照这样的算下去,他们不知道贪了我钱家多少银两,不管多少,可都是要他们吐出来的。

  想从铁公鸡身上拔毛,也不看看能不能拔的下来。

  西市的那几家铺子账本数额明显比钱家另外几家带头的大铺子小的多,进价和售价都没有问题。出问题的往往都是大铺子和几家中等的铺子,这趟水比钱多多想象的还要深。

  她爹才去世多久,铺子就成了这样,钱真的容易让人迷失自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