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一夜暴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公道

快穿之一夜暴富 汝有木兮 2181 2019.11.10 09:53

  大头才不管他,上去就是一顿胖揍,揍的他亲娘都不认识他,让他还逃跑。如果不是徐尚岸尿了裤子,他肯定会多揍上一会,他也是有品位的人好不好,十分嫌弃现在的徐尚岸。

  另外一旁的官兵趁机直接溜掉,赶紧回去通风报信,最主要的是谁愿意傻了吧唧留在这里送死。

  这些人真是没趣,菜的要死,连山上的山童都打不过,还敢来挑衅他家小姐,真是比他大头还傻。

  大头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向钱多多追去。

  临走前还不忘扔下狠话:“徐老爷你最好以后见到我们还是绕道走比较好,再敢惹俺家小姐不开心,俺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满身是伤的徐尚岸,躺在地上,气得吹鼻子瞪眼。他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何时受过这种气。被打的他亲爹都不是认识了,这次估计不在床上修养个半儿八月的,是没办法下床了。

  钱多多将粮食运到富贵酒楼之后,便开始在外面售卖起来,毕竟有不少人户家里已经开始缺粮了,她要赶快补上才是,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富贵酒楼的粮食价格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般公道,那些不相信的人,如今也说不出什么话来,跟着众人排起了长队。

  “我们怀疑,有人偷了官府的粮食拿来售卖,还打伤了官兵。将人统统带走。”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抢不过就算了,还想倒打一耙。县太爷真是好手段!

  “这些粮食是偷官府的?我说怎么这么便宜呢!”

  “就是就是,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刚有点风吹草动,这些百姓都能脑补出来一部宫斗大戏,不去写话本子简直就是屈才了。

  “各位,我富贵酒楼行得端坐的正,一不偷二不抢,这些粮食都是花大价钱从隔壁县城买的。如果李宏图有半点假话,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任谁也不敢随便说出这样的狠话,掌柜的话让躁动的百姓,心安了不少。

  管它偷的抢的,他们现在都快断粮饿死了,那还管得了那么多。出了事也是富贵酒楼扛着,关他们什么事。

  想到这里,百姓们又继续排队买起了粮食。有些官兵想上前驱赶,效果甚微,刚轰散一群人,立马就在后面排起更长的队伍。再加上大头往那一站,不说话也是赤裸裸的威胁。

  衙役只好作罢,带着钱多多她们离开了。有些好奇真想,又买过粮食的人,就紧紧的跟在后面,似乎想从中获取得到些让他们兴奋的东西来。

  “大胆民女,还不跪下。”

  上次没跪就算了,毕竟让他好好的赚了一大笔银两。这次竟敢坏他好事,还打伤衙役。

  都这个时候了,谁不知道粮食的珍贵。如果那批粮食到了他的手上,那银子还不哗哗的往自己的腰包里流。如今却被这个臭丫头低价卖给百姓,简直就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賺钱机会,真是败家!

  钱多多什么都还没说,就被眼前的狗官贬的一文不值。

  安不怀见钱多多不下跪,准备再扔一道令箭,让衙役压着下跪才好。却见钱多多一步步朝他走去,到案桌前停了下来,一手支着脑袋,趴在案桌上,和他来了个面对面。

  何人敢这般大胆过,藐视公堂,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在外凑热闹的逢安县百姓,更是惊的下巴都要掉了,钱小姐不要命了?竟然敢那样跟县太爷讲话。

  许墨见了,也是眼睛瞪得极大,有些不敢相信。稍后反应过来,从人群中跑了出来,看起来很是着急,不知有什么紧急的事。

  “县太爷,不知道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你敢藐视本官,还不快跪下认罪。”

  “我跪天跪地跪正义,你好像哪个不符合,怎么让我下跪呢?要不你先考虑考虑还百姓一个公道,我就下跪如何?”

  “本官判的案哪个不是公道的。”

  这话听得逢安县的百姓咬牙切齿,安不怀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应该说你判的案哪个是公道的。人家是官,他们就算再有怨气还不是一样要受着。

  “看不出来,安县令不仅不会判案,对自我的一个认知也是有问题的,我建议安县令还是找个大夫好好看看心脏吧,指不定黑的已经看不出来了。”

  “哈哈哈…”

  钱小姐的话简直太解气了,摆明了是骂安不怀黑心肝。安不怀的脸已经和他的心一样黑了,阴沉着随时要爆发出来。

  “来人,将这个贱民给本官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是吗?”

  钱多多不再是一副乖乖小姐的模样,脸色严厉,一双青葱小手拍在沉重的案桌上。案桌居然出现一丝丝裂痕蔓延开来,不多久碎成了两半。

  他们不敢相信,这个看似柔弱的小萝莉,身体内居然有这么大力量,还是说县太爷家的桌子该修了,一个小丫头都能拍碎。

  坐在公堂的安不怀被碎裂的桌子吓了一跳,因为闪躲不及时脚还被砸了。

  “大人,你没事吧?”

  疼的说不出话来,真是一群没眼色的人,这都看不出来吗?

  还是一旁的师爷看出了不对劲,连忙让人去请大夫。

  “大人,你家的桌子质量不行呀!轻轻一拍怎么就碎了呢?要不要我富贵酒楼再送你一张?”

  “谁能把这个臭丫头给本官抓住,本官重重有赏。”

  “小姐,你没事吧?谁敢欺负俺家小姐。嗯?”

  怎么又是这货?惹不起惹不起,有几个劫粮食的衙役,这会看见大头,脚步已经不自觉的开始往后退了。

  就这个木头,别说他们加一起都打不过,就是再来一二十个都不一定能抗的住。为了一会少受点伤,还是后退点吧!

  “上呀!你们那么多人还怕他一个人不成,谁要能捉到他们两个,本官赏他一百两。”

  在钱的驱动下,他们还是忍不住上前动手了。还有一些聪明的,看着大块头打不过,就准备攻击钱多多。然而他们的算盘怕是要打错了,更可怕的可能是小萝莉呦~

  要说前世的钱多多长得也是御姐型,这一世怎么就往萝莉上长了呢!都怪师父他老人家,引诱她去什么十八层炼狱,让她吃不好,睡不好,才影响的发育。

  小徒儿,不气不气。这样子多招人喜爱呀!人畜无害的样子。

  师父,再给你一次重新回答的机会。

  娇小可人,刚刚那个可不是我说的。肯定是子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