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快穿之一夜暴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夜间行动

快穿之一夜暴富 汝有木兮 2083 2019.11.03 23:52

  晚上四周静得出奇,连地上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不过有了夜间这块遮黑布,一切行动似乎也变得简单许多。

  “怎么一会怎么做吗?这次再给我搞砸了,你们都给我滚出徐府。”

  “是是是,老爷。”

  徐尚岸依旧不死心,买了浓烈的迷药和强效的毒药,决定再冒险毒害一次。不成功便成仁,而且他已经派人通知了县令大人,等到天一亮,就来徐府抓人。

  如果人死了,只要拿些钱打发了衙役就行。如果人没死,正好让官府的人抓走。这次他的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毫无破绽。

  徐尚岸这会可谓是兴奋极了,有些睡不着,一直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就等着下人传好消息过来。

  至于徐荣坤,已经睡得比猪还香了。白日里,他吃了那些饭菜,还没沾到床就睡倒在地上,得亏徐府家大业大,才能将徐荣坤这个肥猪抬到床上去。这会睡得不省人事,徐尚岸还感谢他不再来添乱。

  迷药混杂着毒药,在火星的点燃下,一点点化成袅袅的白烟,钻进了钱多多他们的房间。

  “阿嚏~什么玩意这么臭,熏死本大爷了。”

  钱多多似乎也有察觉,早就清醒了过来。她在十八层炼狱的时候,有一关就是讲究毒的。那真的是一个毒坑,就连树上结的果实都是含有剧毒的,你不知道下一步落脚的地方是否会瞬间腐蚀掉你的肌肤。

  在毒那一关钱多多可谓是最惨的一关,全身上下都是伤,被腐蚀的,被毒害的,就连吸收到胃里的空气都是满满的毒气。在某一刻她的心脏都要被毒害的不会跳动的时候,这些毒素相互抵消、制约。有一部分消失不见,有一部分存在了她的体内。

  如果现在有人咬她身上的一块肉,怕是用不了多久,这个人就是中毒倒地身亡。而徐尚岸派人下得这些毒药、迷药,对于炼狱的毒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钱多多自然是没有任何事情的,就是不知道大头他们怎么样。

  外面没有了动静,钱多多起身,开始一个个去拍门。

  “小师姐,你没事吧?我正要去找你,有人下毒。”

  “我没事,快去看看大头他们。”

  钱多多拍了许久的门,未见有人回答,开始担心大头小头的情况,不会是被毒害了吧?钱多多再也管不不了那么多,伸脚踹到门上,木门轰然倒塌。连熟睡的徐荣坤似乎都有所感应,身体抽动了两下,终究还是没醒过来。

  “小姐,发生了什么?”

  睡得正香的大头,被惊醒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钱多多她们。

  钱多多看着大头呆萌的蠢样,就知道此人没有事情,只不过是睡得太熟,没有听到拍门声而已。

  如果在此时,大头知道钱多多想法的话,一定会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小姐,俺不是故意的,下次俺一定注意。如若俺没有应答你,你踹门就是。

  败家老爷们,踹门不用休的吗?休不用要钱的吗?还好这不是钱府。

  大头身体本身就很强悍,用太乙仙人的话来说,就是天资。被上帝亲吻过的身体,每一处都爆发着它的力量。可小头似乎就不太好了,脸色有些苍白,明显的是中毒了,好在应该中毒不深。

  这个徐尚岸真是不想睡个好觉,一晚上净想着折腾她们了。她是不是也要回份大礼送给他?

  “子衿我们去拿药,大头,你好好照顾小头,我们去去就来。”

  钱多多揪住府内一个下人,威胁为其带路,去找徐尚岸好好聊聊。

  “就是这里了,我能不能先行离开?”

  钱多多伸手拎着下人扔了出去,也算是满足了他的愿望。

  “当当当…”

  “进,是不是那几人晕倒了?”

  “不知徐老爷想让谁晕倒呀?”

  徐尚岸看清楚来人的样子,再也笑不出来。怎么又是他们几个灾星,他就差把毒药都买回来,填满徐府了,怎么还是一点用。

  “小祖宗,不知道你找徐某有何贵干?”

  “解药。”

  “什么解药?徐某不知道几位在说些什么。”

  “不肯说实话是吧?子衿小师弟,接下来就交给你了,让他好好享受下生活。”

  子衿二话不说,将徐尚岸绑在了凳子上。徐尚岸害怕的闭上眼睛,那些疼痛感始终没有在他身上呈现,不过接下来的方式也是让人难受的要死。

  子衿先是点了徐尚岸的笑穴,他便不受控制的哈哈大笑起来,根本停不下来,感觉似乎要笑的断气了一般。这还不算完,脚底板也被子衿那些羽毛,来回扫荡着。

  折磨,赤裸裸的折磨。上次他用羽毛挠人脚底板,还是五年前跟小师姐一起捉弄大头时干的。一眨眼的功夫,五年过去了,他还是跟小师姐好好的在一起待着。

  徐尚岸一口气喘不上来,满脸憋的通红,又变的黑紫。再坚持下去,怕是他的生命就要在此终结。

  子衿很精准的把握着时候,在徐尚岸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将他的穴道解开,任由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徐老爷,你怎么样?想起来解药在哪了吗?”

  “我买这些毒药只是为了毒死你们,根本就没有为其配解药。”

  够实诚的大叔,就是不知道这样的说话方式,会不会被钱多多她们当场宰杀?女孩子家家要温柔贤惠,别动不动就这么粗暴残忍。

  “那徐府有没有保命的东西?你可是要清楚,我的手下死了,你也要跟着陪葬。我说话可是一向算数的,徐老爷可别忽悠我。”

  钱多多把玩着一把精巧的匕首,时不时的在徐尚岸的脖子前比划一番,仿佛在测量怎么个角度去杀人比较好。

  徐尚岸心里默默祈祷,钱多多的手一定要稳些。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生怕影响钱多多的发挥。

  “有,我那还有一颗百效解毒丸,应该可以治好你的手下。”

  “拿出来吧!”

  在书柜上,第二个盒子里。徐尚岸还不算太傻,知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居然把这么珍贵的东西,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

  钱多多这个时候可没空研究徐尚岸聪不聪明,她要把解药赶快喂给小头才是。

  

举报

作者感言

汝有木兮

汝有木兮

最近猪肉涨价了,贵的要死。把徐荣坤形容成猪,都是对他的赞赏。

2019-11-03 23: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