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一十三章 泪水中的婚礼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沧海一梦 2279 2006.08.02 22:40

    善美妈妈坐在床边,眼圈黑黑的,也许是熬夜害的,也许是泪水害的。

  还有几个人也围坐在奶奶的床边,个个眼圈发黑。这些人我在善美家过新年的时候见过一面,是善美的叔叔们。看来奶奶的病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

  善美的眼圈一下子红了,转头问父亲:“怎么不早点通知我!”

  “奶奶说不想影响你学习,不让我们喊你回来。这两天奶奶的病情越来越恶化,所以我们就……”

  还没等爸爸说完,善美扑到奶奶床边:“奶奶!奶奶~”

  爸爸上前拉住善美:“奶奶昨晚折腾了一夜,好不容易抢救回来。她刚睡着,你别吵她。”

  “是善美吗?”奶奶发出微弱的话语。

  “奶奶,是我。”善美再也忍不住,泪水顺着脸颊留了下来。

  奶奶勉强睁开眼睛:“哦,是善美。”由于病痛的折磨,她的眼睛只能睁开一条缝,大概只能朦朦胧胧看到善美的轮廓。

  “奶奶,孙祧也来了。你还记得他吗?”善美擦干眼泪,尽力挤出一个笑容。

  “孙祧,孙祧。那个住在我们家的小伙子吗?他也来啦,在哪儿呢?”

  我赶紧抱着孙善走到奶奶面前:“奶奶,我在这儿。”看到奶奶虚弱的样子,我的鼻子一酸,有些难受。当初我在韩国无依无靠,善美的爸爸又不喜欢我,要不是奶奶的支持,我根本不可能重新和善美在一起。

  奶奶连话也说不出,只是微微点点头。

  所有人在担心奶奶的同时,也都关注着我手里的婴儿。

  我将孙善放到床上:“奶奶,您看看,这是您的……”

  我一时不知“曾外孙”该怎么说,善美赶紧替我接上:“曾外孙。奶奶,这是我们的儿子,叫孙善。”

  善美大着胆子把事实说了出来。可能是由于身体虚弱,可能是由于听不清善美说了什么,奶奶没有太大的反应,仅仅嗯了一下,表示她听到善美说话了。

  而爸爸和妈妈,包括善美的几个叔叔,全是一脸的惊讶。

  爸爸的脸色变得铁青:“尹善美!你给我出来!孙祧,你也出来。”

  这时,奶奶仿佛做着很大的努力,妈妈赶紧把她扶起来,让她靠在枕头上。

  奶奶有些吃力地喘着气,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有话要说。

  所有人靠近奶奶,听见她微弱地说:“想……善美……结婚……”她一个词一个词地说,说的很费力,好不容易才说出一个大意。

  妈妈皱着眉头看着爸爸:“妈妈想要看到善美结婚。”

  爸爸沉默着,没有说话。

  奶奶很费力地张开嘴巴:“想……”说到一半,就没有力气再说下去,表情十分痛苦。

  妈妈赶紧凑近奶奶的耳边:“知道了。您放心吧。”

  爸爸用手指擦去眼角蔓延出来的泪水:“善美,孙祧,跟我出来。”

  原本爸爸的声音很洪亮,此时,爸爸的声音有些嘶哑:“婴儿的事情,我过一段时间再追究。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不过你们也看到了,奶奶快不行了。奶奶希望看到善美结婚,所以……”爸爸停顿了片刻,抑制住自己的悲伤,“让奶奶高兴地离开这个世界。”爸爸一番话,说的我有些想哭的冲动。

  爸爸从我手里接过孙善,返回病房,换成妈妈走出病房:“走,我带你们去买衣服。”

  开车到医院不远处的服装店,妈妈挑了两件传统的婚庆韩服,让我们两人穿上。

  妈妈一边替善美穿韩服,一边忍不住哭起来。善美咬着嘴唇,没有哭出来。等穿完韩服,善美的下嘴唇留下了一排深深的牙印。我紧握着善美的手,心里也无限伤感。

  服装店的人纳闷地看着我们,她们不明白,既然是买婚庆的韩服,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

  回到病房,奶奶的神志似乎比刚才好些了。医生站在病榻旁,时刻关注着仪器的变化。

  “奶奶。”我和善美双双叫唤了一声,奶奶点点头,表示应允。

  妈妈交给我一个彩色的模雁,我把它放在奶奶床边的桌子上,向前轻推三次,接着行跪拜礼。大雁象征着至死不渝,永相爱不分离。

  奶奶满意地点点头。

  于是妈妈交给我和善美一人一个酒杯,我和善美面对面跪拜,交换酒杯,相互敬酒。这时,我看到奶奶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接着,我们向奶奶恭恭敬敬地叩头,之后,向坐在奶奶床边的善美爸爸和善美妈妈叩头。站在善美爸爸妈妈身后的医生看到这一幕,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奶奶抬起头,似乎非常不适。妈妈急忙拿起一个杯子,放到奶奶的嘴巴下面。奶奶费了好大的力,终于吐出一口浓痰。

  我和善美跪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奶奶准备要说话,爸爸劝她不要说。

  固执的奶奶依然要说:“我知道……你们……让我开心……”她说话的时候,我们都替她十分担心。

  奶奶休息几秒,继续说:“孙祧……缘分……好好对待……善美……”

  从口齿不清的语句里,我断断续续听出这几个词。

  奶奶还想说什么,可惜力不从心,只能靠到枕头上,看着跪在地上的我和善美。

  妈妈从桌子上拿给我一碗饭,碗里面放着三个剥了皮的鸡蛋。我勉强吃了几口饭,吃下一个鸡蛋,接着把碗交到善美手里。

  剩下饭和鸡蛋给新娘吃,代表着新郎对新娘的体贴。这本来是充满温存的情景,此时却显得有些凄凉。

  善美一边吃着饭和鸡蛋,一边落下泪。泪水像断线的珍珠一样,大滴大滴地掉到饭碗里,让我心酸不已。

  这时,孙善突然大声哭了起来。

  奶奶扭头看着孙善,连说几个“好”,缓缓闭上了眼睛。

  嘀——————

  仪器上显示一条毫无波折的直线,医生遗憾地摇摇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