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漂亮的护士小姐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沧海一梦 2316 2005.08.05 09:44

    

  没多久我们就到了离学校不远的“兰馨医院”。杨老师似乎轻车熟路,带着我和彩妮直接走到了护士室。一路上,我总算把彩妮的手给“俘虏”了。

  一个护士看到杨老师,马上迎了上来。

  “这是我女朋友宋芝。”杨老师向我俩款款介绍。

  我和彩妮都大跌眼镜,没想到杨老师有女朋友了。其实他长得那么秀气,工作又稳定,有女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我们还是感到有些吃惊。毕竟,要是那些低年级的女生知道这个事实后,会绝望的不得了。

  我细细打量了这个护士小姐,年纪至多比我大两岁,长得很端庄,一身洁白的护士服,让她显得神圣的美丽。一个女人竟然不用打扮就能那么吸引人的眼球,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看什么看?!”彩妮拧了我一下。

  我赶紧鞠躬打招呼:“师母好!”

  宋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乱叫什么呀!”接着她看到杨老师手里的婴儿,不解地望着他。

  杨老师立即主动交代:“这个……怎么说呢,是我这个学生的孩子。”他指着我,让我差点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宋芝眨巴着她的大眼睛,看着我和彩妮,视线慢慢移到了我俩牵着的手上,小心翼翼试探地问:“他们两人的?”

  彩妮意识到不对头,急忙把手从我的手里抽开,脸红地辩解道:“什么呀,是他和其他女人生的!”一说完才发现自己说得太鲁莽了,伸了伸舌头,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

  我没空生她的气,连连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女的孩子!”

  等我自己说完,才发现越解释越糟糕。这样一说,分明是承认自己有许多女人嘛!

  我从宋芝的脸上读出了“迷茫”,她叹了一口气:“把孩子放在我这里,是不是?”看来她已经完完全全认为这孩子是我这个“不负责任的爸爸”的了。想必她一定在想,现在大学生是越来越乱来了。

  只有杨老师在一旁眯笑着,点了点头,不为我做任何澄清。他这样的态度,等于是同意了宋芝的想法。

  宋芝从抽屉里拿出表格,瞥了我一眼,我明显感到刚见面时的客气已经消失殆尽了,转而代之的是鄙视和不屑:“爸爸叫什么名字?”

  我就像个斗败的公鸡,放弃做解释:“孙祧。祧是这样写的。”我从她手里接过笔,自己把名字填了上去,然后把表格还给她。

  她看了看表格:“妈妈的名字怎么不填?”

  我愣了一下:“我不知道孩子是谁的,昨天别人送来的。”

  她白了我一眼:“总得填一个。”

  我无奈地看了彩妮一眼,抛去求救的眼神。彩妮横了我一眼,接过表格,填了自己的名字。我心存感激,差点就在护士室里亲彩妮。

  杨老师见到一切搞定,终于说话了:“宋芝,那孩子就放在你这里,有什么问题你联络孙祧吧,表格上面有他的手机号码吧。”

  我从口袋里掏出500元,交了第一笔抚养费,也是我的保命费。

  宋芝凑近了杨老师,悄悄说了几句话,我只隐隐约约听到:“你们学校的学生怎么这样的……”

  唉……真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我们一起看着宋芝把婴儿抱到婴儿室,宋芝给了我一张卡片,没好气地说:“记住,402的5号床位!”

  杨老师抓起躺在婴儿床里婴儿的小手,对着我说:“跟爸爸说再见!”差点没让我气得吐血。

  把孩子的事情解决,我们又乘出租车回学校。

  “孙祧,我和宋芝的事情,不要到处宣扬好不好?”

  “知道的。今天谢谢你了,杨老师。”

  “没什么,我挺喜欢小孩子的。等你们工作了,也会想要一个小孩子的。”

  当然,杨老师的话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随口说说。但他说“你们”,在我和彩妮听来,我们都想到了“我俩生一个孩子”那方面,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哦对了,孙祧,你有空就要去看看婴儿,婴儿期的孩子最需要关爱,这段朦胧的记忆对他们后来的终生都有影响的。”

  我没想到杨老师会谈到这个问题,顺口就回答:“哦,知道了。”

  彩妮听到我答应经常去看孩子,很不高兴,狠狠地捏了我的大腿。虽然痛得我差点叫出来,不过我心里很高兴,总算和彩妮和好如初了。杨老师坐在前面,当然看不到我们之间的小动作。

  回到学校,大多数学生已经回家了。今天是星期五,下午大家都没课,要不是去了趟医院,此时我和彩妮也都已经在家里了。

  彩妮的爸爸会来学校接他,而我一般乘车回家。按照惯例,彩妮把我送到车站。彩妮已经不再因为昨天的事情生气了,经历了一个感情小波折的我们更加融洽。

  “你知道到底是谁在捉弄你吗?”搂着我的脖子,彩妮好声好气地问我。

  我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出谁能够拿一个婴儿来开我的玩笑:“我真的想不出来。反正婴儿送到医院了,等将来再说吧。”

  彩妮不高兴地撅起嘴巴:“那你打算一直养他啊?”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不想去考虑,蜻蜓点水吻了她一下:“怎么了?你在担心他和我们将来的孩子争宠?”

  彩妮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用牙齿调皮地轻咬我的脖子:“讨厌,没个正经的!吃掉你!”我被她弄得痒痒的,两人都不打算再提这件烦心事了。

  回到家,爸爸以少有的热情提议到饭店去吃晚饭,让我十分纳闷。一般来说,妈妈心情好,那一定是打麻将赢了许多钱,而爸爸心情好,则一定是公司成交了一笔大生意。

  果然,吃到一半,爸爸借着酒兴,将高兴的事情说了出来:“没想到我们公司那么出名!今天韩国实力最强的通讯产业财团‘六星公司’主动派人和我谈生意上的合作,一下子让我接下了500万的生意,还说将来有更多的合作!”

  我对爸爸生意上的事情从来都不关心,只管吃自己的,心里则在犹豫是否要把婴儿的事情告诉父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