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另一种幸福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沧海一梦 2280 2006.05.24 06:45

    “我觉得好冷。”彩妮轻轻说了一句,似乎是在征询我意见。

  我起身把窗关了,问她:“还冷吗?”

  彩妮微微点头:“有点冷。”

  我握了握她的手,的确有些冰凉。今天白天的时候,房间里的空调坏了,说是要到明天才能修。彩妮又不愿换房间,那就只能挨冻了。

  幸亏宋芝今天值班,我去她那里借了一条被子,回到彩妮的这里,替她又盖了一条被子。

  两条厚厚的被子盖在彩妮的身上,让她喘气都有些困难。她轻轻抱怨一句:“好重哦。”

  “睡着了就好了。”我深情地看着彩妮,这个虽然离开我还牵挂的女人。

  “你冷吗?如果你也感冒,那就不好了。”

  “没关系,我穿了很多。”

  彩妮沉默几秒,对我说:“不用守着我,如果不怕被我感染的话,就睡我旁边吧,你今天累了一天了。”

  没错,我的确很疲惫,可这样不太好吧。我的本意是来这里守护彩妮的,不是来这里睡觉的。

  “我好冷。”彩妮喃喃地说着。

  我脱下鞋子,钻进最外层的一条被子。彩妮掀起内层的被子,要给我盖,我急忙拒绝:“我盖一条被子就行。”顺便替她拉了拉被子,用内层的被子将她卷的严严实实。这样一来,虽然睡在同一张床上,我和她隔着一层被子,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临睡前,我摸了摸她的额头,虽然体温有些偏高,但绝没有达到39度。于是放心地闭眼睡觉,因为太累的缘故,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迷迷糊糊地起身上厕所,朦胧中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原来是彩妮在说梦话,她眉头紧锁,喃喃地喊着我的名字。

  大概是在做恶梦吧……我伸手探了探她额头,不得了,怎么烧的那么厉害?!!

  按下呼叫铃,护士没有马上来。我实在等不及,直接去护士室找宋芝。

  “出什么问题了?我正准备过来呢。”宋芝紧张地问我。

  “她烧的很厉害。你快去看看。”我拉着宋芝往病房跑。

  到彩妮的床前,宋芝摸了摸彩妮的额头,立刻起身:“很严重。你把她叫醒,我去拿盐水。”

  我轻轻推醒彩妮,彩妮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好难受,身边所有的东西都在转。”

  我紧紧握住她的手:“没事的。宋芝去给你拿药了。”

  宋芝匆匆忙忙跑进病房,熟练地架起盐水瓶,替彩妮扎了一针挂盐水。又取出几粒药片,让彩妮混着温水吃了下去。

  看彩妮痛苦的样子,我心里跟着难受。小时候发过一场高烧,知道这种天旋地转的滋味不好受。

  “宋芝,她怎么又发高烧了?白天的时候,病情不是稳定了吗?”

  “是不是又着凉了?”

  “不清楚,她睡觉前一直喊冷。”

  宋芝叹了一口气:“让她换一个空调没坏的房间,她又不愿意。是不是傍晚的时候吹了冷风?”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傍晚的时候,为了通风,所以把窗开着,是不是这样就着凉了?”

  宋芝白了我一眼:“通什么风呀?她这种状况,不能再受寒的!!!”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挠着头问她。

  “等她慢慢稳定吧。记住,注意她的保暖,不要让她胡思乱想,让她好好休息,按时吃药。”一边说,宋芝一边摸了摸我的额头,把两粒药片塞到我嘴里,“你也吃两粒。”

  摇头叹了一口气,宋芝离开了病房。

  刚开始彩妮喘着气,怎么都睡不着,到后来,打着瞌睡,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而我,再也不敢睡觉,静静地守在彩妮身边,仿佛等待石头公主在阳光的照射下,解除咒语化身为人。

  当第一束阳光照射到彩妮身上的时候,她缓缓睁眼醒了过来:“几点了?”

  “六点多了。”

  “昨天真是对不起,害你忙坏了。”彩妮就是彩妮,发生任何事情,都总是责怪自己不对。

  摸了摸彩妮的额头,温度降了很多,看她的脸色,也明朗许多。

  喂彩妮吃完早饭,陪她说了一会儿话,就已经到九点了。

  善美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怎么样?病好点没有?”

  见到善美,我心里就有些责怪之意,昨天不懂装懂,硬说什么要通风,让彩妮又受了风寒,病情复发。

  “都是你,昨天硬是不让我关窗,害得彩妮吹了冷风,昨晚烧的很厉害。”为了表示我不偏袒善美,我当着彩妮的面说了善美几句。

  善美紧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一言不发,转身离开了病房。

  什么脾气!才说她几句,又变得不高兴!

  倒是彩妮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善美也是一片好意,你不要怪她,去追她回来吧。”

  这次就是她不对,不能事事都让着她……我坐在椅子上,偏不去追善美。

  “尹姐姐,怎么走了呀?尹姐姐……”走廊里传来秦琴的声音。

  秦琴走进病房:“尹姐姐是怎么啦?好像有点不高兴。”

  “别管她,她闹情绪。”我被尹善美的那种态度弄的很不愉快。

  彩妮向着秦琴伸出双手:“扶我去那里。” 因为生病的缘故,彩妮全身乏力,路也走不动。

  我急忙接住彩妮的手:“我扶你去。”

  彩妮对我笑笑:“不用你,让秦琴来吧。”

  我被彩妮的态度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秦琴一语道破天机:“孙祧,你就别瞎掺和了。你能进女厕所吗?”

  呃……都怪我太热心……这下尴尬了……

  秦琴对我吐了吐舌头,似乎是在嘲笑我:你这个笨孙祧!

  回到病房,彩妮提出想去晒晒太阳。秦琴替彩妮细心地穿上外套和鞋子,扶着她坐上轮椅。看来半个寒假的相处,让这两个女生之间的感情亲密不少。

  今天的阳光很明媚,我推着彩妮走在花园的草地上,身旁的秦琴叽叽喳喳和我说着话。我想,这是幸福的另一种定义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