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二十四章 最光明的一刻,留给我?!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沧海一梦 2382 2006.08.23 11:50

    下午到了韩国,苏丹青遇到许多来参加油画节的美术界的朋友,并把我介绍给他们认识。他们都是油画界的前辈,在美术界有一席之地,见到苏丹青如此器重我,都对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苏丹青让我陪他一起吃晚饭,同席的还有不少大画家,让我感到有些受宠若惊。他们用英语谈论着当今油画的发展的前景,提出一些我听都没有听说过的新鲜概念。

  他们都是油画界甚至美术界的顶尖人物,他们引领着世界美术的潮流。凭我的水平,根本没有资格插嘴,更何况我的英语口语太差,只能自顾自吃饭。

  “怎么闷闷不乐?”回宾馆的时候,苏丹青问我。

  “想到明天参加油画节,有些紧张。”

  苏丹青摇摇头:“在想那个韩国小姑娘吧?”

  我无言以对,因为苏丹青说对了。

  “放心吧,明天油画节落幕之后,我帮你找她的父母谈谈。”苏丹青拍着我的肩膀,言语之中,充满了真诚。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苏丹青朝我露出和蔼的笑容。

  第二天的油画节,盛况空前。世界各地的美术家济济一堂,在大展厅里观看着形形色色的油画。

  展出的油画是画家们最近两年的作品中挑选出来的,所以说,这个展厅里,几乎包罗了两年来世界上最为优秀的一群油画作品。基本上,每一届的国际油画节落幕之后,人们就能总结出这两年来油画发展的趋势和动态。

  我陪着苏丹青,兴致昂然地欣赏展厅里的众多作品。苏丹青一边看,一边指点我,让我看到了许多别人作品中的奥妙之处。

  走着走着,我们看到了大型油画《艺术之春》,画的下方的木牌上,用英文写着“the Spring of Art”,英文标题下面是简短的英文介绍。

  我发现站在这幅画前面围观的人最多,议论个不停,还有不少外国美术家翘起大拇指。

  一个高大的外国老人看到苏丹青,高兴地笑起来,说了一大串外文,我一句都没有听懂。

  苏丹青轻松地笑笑,也说了一大串外文。我隐隐约约听出来,他们说的是德文。苏丹青果然厉害,连德文都说的那么溜。

  聊了一会儿,苏丹青带着我离开《艺术之春》,去看其他人的画。

  沉浸在浓厚的艺术氛围里,我们连午饭都忘了吃。

  “今天是美术家专场,只有被邀请的美术家才有资格参观,创造一个互相交流的环境。明天这里就会向公众开放,为期三天。”

  原来如此……

  “今天晚上还有一场盛会,你跟着我一起参加,不要到处乱跑。”苏丹青告诫我。

  盛会?我心里有些迷茫。

  到了晚上六点,有一辆专车来到宾馆门口,我跟着苏丹青坐上车,被开往一个会堂。

  凭着请柬,我们才得以入内。有人上前引路,我和苏丹青被安排在最前面一排。似乎会议还没有开始,到处是喧闹的声音。我看到会场里还有不少记者,这令我感到更加纳闷。

  一个剃着光头,西装革履的外国老头喜气洋洋地走到台上。领奖台上放着一个奖杯,看来这似乎是什么颁奖晚会。

  苏丹青靠近我的耳朵:“这是国际油画协会的主席,也是这次国际油画节组委会的主席。”

  他用英语发表了长篇大论,虽然我不太听的懂,但不外乎是总结这次的油画节的收获,展望油画艺术的未来。

  接着,他停顿了片刻,整个会场也安静下来,连记者都凝神关注,似乎非常紧张。我看到苏丹青露出满意的微笑。

  光头主席拿起一个金色的奖杯,满怀激情地说了一句话。

  我只听到他的话里有“苏丹青”和“the spring of art”两个词语。

  掌声热烈地响起,苏丹青神采飞扬地站了起来,向身后挥手致意,自信满满地走到光头主席面前,接过奖杯。

  我这才明白,原来苏丹青获奖了!

  苏丹青接过光头主席手里的话筒:“首先,请允许我用我自己祖国的语言,用中文来发言。”

  他的话通过翻译器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全场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其次,我要宣布一个事实。这次获奖的作品《艺术之春》,并非我一个人完成,这幅油画最关键、最重要、也最出彩的一部分,‘枯木逢春’,是我的学生孙祧创作的。”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全场的轰动,接着是沉闷的轰隆隆的议论声。

  苏丹青笑笑:“组委会寄给我的邀请函上,让我提供一幅最近创作的油画,言下之意,油画节需要的,是我独立创作的油画。而这幅获奖的《艺术之春》,并非我独立完成。在此,我深表歉意,这个奖,我不能要。”

  苏丹青把奖杯放到领奖台上,走回座位。记者乘机拍下一系列的照片,而整个会议厅,越发议论纷纷。我更是被苏丹青的诚实的高风亮节所感动。

  光头主席没想到苏丹青会这么做,匆匆走下台,和其他几个组委会的成员商量对策。

  过了大约10分钟,光头主席和一个年轻人走上领奖台。

  唉,苏丹青也太正直了,白白放弃油画界最荣耀的奖杯,拱手让给这么一个年轻人。

  光头主席拿起话筒,说了一串英语。接着他身旁的年轻人接过话筒,用中文说:“国际油画节的章程里,并没有规定禁止双人合作,因此,我宣布,苏丹青和他的学生孙祧共同获得这个奖项!另外还要公布一个好消息,下一届的国际油画节,将在中国举办!!!” 原来这个年轻人是翻译……

  我一下子傻住了,苏丹青把我从座位上拉了起来:“臭小子,撞大运啦!”

  在苏丹青的带领下,我懵懵懂懂地走上领奖台。

  “Thank you。”苏丹青从主席手里接过奖杯,把它交到我手里。他对着我鼓励般地笑笑,一手搭住我的肩膀。

  闪光灯噼里啪啦一阵乱闪,我的眼睛差点都睁不开。

  “我把最光明的一部分留给你,你不要令我失望。”

  我忽然想起苏丹青的这句话。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