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有些些感动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沧海一梦 2382 2005.08.18 11:39

    (感谢“不名亦可”等读者大大的意见,的确忽视里某些细节,抱歉!!!~~~)

  咣锒铛!!!~~

  又是一个全倒!

  不知胡樱是吃了兴奋剂还是怎么的,打球的时候有如神助,连着几个全倒。她们的总分扶摇直上。最不能忍受的是,胡樱每打一个全倒,总会挑衅般地横尹善美一眼。

  尹善美哪里会服输,也神话般地连续几个全倒,紧追她们的分数。尹善美和胡樱分别是两组的主力,我和顾彩妮水平相当,在比赛中并不起决定性的作用。

  又是三个全倒,得了30分,胡樱竟然打出了178的高分。

  尹善美不甘示弱,最后也是三个全倒,打出了170的高分。

  顾彩妮第十格是一个补中,这局打出120分,也算不错。

  现在就看我的了,我目前是99分,如果第十格连续三个全倒,那正好超过胡樱她们一组,但我知道这种机会是渺茫的。

  我调整了姿势,忽地一下将球甩出去——一个全倒。

  心里有些紧张,不过平静了之后——又是一个全倒。

  最关键的时刻来了,我用毛巾擦了擦球,吹干了手掌,将球扔了出去。

  球咕噜噜地朝前滚去,速度很快,路线很直。

  当啷啷!10个球乱作一团,我心里一阵激动,再定睛一看,第九和第十号球晃了又晃,竟然没有倒下,再次站稳了。

  “耶!!”胡樱和顾彩妮在一旁叫了起来。我的后脑则被尹善美狠狠地敲了一下。

  胡樱和顾彩妮先胜一轮,士气大震,第二轮的攻势更加凌厉,胡樱竟然打出了不可思议的196分。我心里在暗暗盘算,是不是找个机会溜走。本想通过比赛让她们化敌为友,没想到胡樱那种“小人得志”的神态让尹善美恨得咬牙切齿,看来矛盾是越来越深了。

  正当胡樱欢呼庆祝的时候,保龄球馆里突然冲进五个穿着黑西装,戴着黑墨镜的彪形大汉,齐刷刷站到我们四人后面。

  “他们是谁?”我指着这五个人,问尹善美。

  “我叫来的。”尹善美的语气格外平静。

  胡樱的脸色气得煞白,嚷道:“尹善美,你输不起就别玩!别以为这样我就怕你!”

  尹善美缓缓喝了一口可乐,斜眼看着胡樱说:“放心,我输得起。我是怕孙祧逃跑才把他们叫来的。”

  听到尹善美冷冷地说这些话,我心里直冒冷汗。这个女人,也太绝了吧!我的任何一个想法,都逃不过她的算计。

  第二轮的结果毫无悬念,胡樱一组以较大的比分优势领先而取胜。

  “好好打!”第三轮开场前,尹善美拍了拍我的肩膀。

  说完,她上前拿起八磅球,紧盯着前方。我发觉她的眼神有些异样,那是一种冷静之外的认真,我第一次看见她皱起眉头。

  她踏出了第一步,我马上发现了有些不同——她走的是斜线!

  在一霎那间,球从她的手里释放了出来,飞速地旋转在球道上——竟然是飞碟球!

  紫球划出一个巨大的弧线,猛烈地装上一号球,10个球当场乱飞,一个精彩的飞碟全倒!

  难怪她要用八磅球,因为只有重量在八磅以上的球才能平稳地甩出飞碟球。但除了技巧,这种飞碟球对手臂力量的要求极高,所以除了我大吃一惊,连胡樱也张大了嘴巴愣在一旁,彩妮则一片茫然,可能还不知道其中的奥妙。

  尹善美走下来,用逼人的眼神看着我:“该你了。”

  我看了看身后五个纹丝不动的大汉,悄悄叹了一口气,拿起球,打出了一个全倒。

  也许是被尹善美的气势吓到了,胡樱这局的第一个球出现了失误,连补中都没有成功。

  比赛简直成了尹善美的表演赛,她一个接一个地用飞碟球打出全倒,引得周围的人都驻足观看,不断喝彩。

  胡樱又急又恼,连续失误,比分被尹善美远远拉开。她的直线球完完全全被尹善美的飞碟球克制了。胡樱的直线球虽然运用简单,但容易出现“分瓶”,难以补中,这样一来,分数就要落后连续全倒的尹善美许多。

  一轮结束,尹善美竟然打出264分!我们一组的总分超出她们一组整整五十分!尹善美高傲地接受了这一轮的胜利,报复性地瞄了胡樱一眼,气得胡樱直踩地板。

  接下来,尹善美保持了良好的状态,慨然迎来了后两轮的胜利。就这样,我们反超胡樱一组,率先取得三轮的胜利。

  “怎么样?还玩吗?”尹善美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坐着的胡樱。

  原本脸色颓败的胡樱听到尹善美的这种口气,脸涨得通红,吼道:“算你厉害!”在尹善美的笑声中拉着顾彩妮离开了保龄球馆。

  “小姐,这是你的奖品。”一个保龄球馆的服务小姐小姐跑到我们跟前,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绒毛玩具熊。

  我问服务小姐小姐:“什么奖品?”

  “这位小姐打出了这个球道的历史最高分264分,所以这是我们保龄球馆的奖品。”说完,她把玩具熊塞到尹善美手里,跑回了服务台。

  原本以为尹善美会非常高兴,没想到她把玩具熊顺手扔给了后面的一个黑衣大汉:“送给你,你们回去吧。”五人深深鞠了一躬,走出了保龄球馆。

  我仔细看她,发现她额头渗出许多细密的汗水,似乎在忍受什么痛苦,急忙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她看了我一眼:“送我去医院。”

  “怎么了?”我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她不耐烦地白了我一眼:“我的右手受伤了。”

  我这才注意到,她的右手,在微微发抖。看来使用八磅球连续三局打飞碟球,使她的右手不堪重负,肌肉被拉伤了。刚才她为了争一口气,一直硬撑着,没有让胡樱看出来。五局结束之后,她竟然还故意挑衅胡樱。幸好胡樱被她气走,要是胡樱同意继续比赛,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不敢耽误,赶紧扶着她走出天神大厦,拦了一辆出租车去附近的医院。

  在车上,我看着这张紧咬着嘴唇忍受疼痛的侧脸,有些感动。

  真是个要强的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