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章 也许温柔是停止再挽留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沧海一梦 2438 2006.05.20 14:44

    前段时间和善美形影不离,加上共同经历了许多事情,我和善美的感情的确增进不少。不过彩妮这么一说,我不太好意思再拉着善美的手,羞赧地报以一笑,拿起彩妮床前的书随便看看。

  彩妮也不再说话,靠在枕头上看着我。善美突然打破僵局:“既然彩妮的病没什么问题,我就回去了。孙善一定想死我了。”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开车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在这里陪彩妮吧。晚上也别回来了。”说完,善美步履匆匆地离开了病房。

  晚上也别回来了……善美是不是在生气?看她的表情,应该不是……她是真心让我陪彩妮。如此看来,善美已经把彩妮当成自己的朋友了,连称呼也从“顾彩妮”变成了“彩妮”。

  按照蓉儿所说的关于思维的观点,彩妮属于典型的线形思维,她总是逼着我作出选择。而善美可能更偏向并行思维,她对周围的人很包容,只有别人做了太过分的事情,她才会很生气。

  “怎么突然回来了?”善美一走,彩妮立刻开始和我说话。

  “听说你生病了,就赶回来了,反正也玩够了。”

  彩妮微微点头:“她的家人对你态度好吗?”

  “都对我挺好。”

  接着是几秒钟的沉默。

  “韩国好玩吗?听伯母说,你们还去了纽约和旧金山?”

  我替彩妮拉了拉被子:“去了济州岛、旧金山和纽约。在旧金山的时候碰到了阿虎。”

  “哦?是吗?他怎么样?我记得他以前总是很有冲劲的。人挺好,就是脾气坏了点。”

  “他在那里混的挺好,有了一番自己的事业。”我并不想把阿虎吸毒、加入青龙会等事情告诉她,免得她担心。

  “彩妮,你还记得我以前和你提起过的苏蓉儿吗?”

  彩妮略带惊讶地笑了笑:“就是你那个念念不忘的初恋女友吗?怎么突然想到她了?”

  “我在纽约的时候碰到了她了。”彩妮已经不再是我的女朋友,但我希望她成为我的红颜知己。蓉儿的这个话题,不能和善美谈,但是可以和彩妮谈。

  彩妮眉头微皱:“她现在怎么样?我记得以前你给我看过她初中的照片,挺漂亮的女孩子。”

  “和以前相比,变了很多,我几乎认不出她了。她在美国读心理学,刚毕业。”

  “不是和我们同样年纪吗?怎么已经毕业了?”

  “他们美国大学实行学分制,她修满了学分,所以提前毕业了。”

  “哦,原来是这样。是不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其实我一直想见见她,看看你的初恋女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说完,彩妮对我露出有些调皮的笑容。

  “漂亮是漂亮,不过对她的感觉变了。我们在一起喝咖啡,总觉得气氛有些怪怪的。”

  “没办法,以前的她在你的心目中的形象太完美了,十年之后忽然见到本人,理想中的形象和现实一比较,会产生很大的落差感。你们还谈得来吗?”

  “还行。不知道为什么,和她见面之后,最近一直想起以前的事情。心里有种酸酸的味道。”

  彩妮无奈地叹气道:“说明你还没有忘记她,是不是还爱着她?”

  “不知道,反正想起她,就有种难受的感觉,但绝不是那种讨厌的难受。”

  彩妮盯着我看了几秒,说:“十年的遗憾,一旦开花,就很有可能结果。”彩妮突然冒出一句文绉绉的句子。细细品味,觉得彩妮的这句话恰如其分地描绘了我心里的某种“恐惧”。大概善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急着拉我回韩国,不让我和蓉儿有更多的接触机会。

  和彩妮谈了很久,心里舒坦许多,算起来,我已经好久没这样和彩妮促膝长谈了。原来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

  去买晚餐的时候,碰到了宋芝,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和我插科打诨,我也乘机开了她几句玩笑。恋爱中的女人特别滋润,我觉得她比以前更好看了,大概放假的这段时间,杨老师经常陪着她。

  宋芝的心情很好,主动提出为我调配“营养晚餐”,还用自己的钱为我的两份营养晚餐买单,看来这小女人也有爽气的时候。

  端着两份营养晚餐推开彩妮病房的门,彩妮正低着头想心事。见我进门,冲着我笑笑。一瞬间,我觉得眼前的彩妮有些陌生和遥远。

  虽然精神好了许多,不过彩妮的身子还是很虚弱,我只能亲自喂她吃饭。

  滴答滴答……一滴滴滚烫的泪水打在我喂她吃饭的手的手背上。

  “对不起……对不起……”彩妮一边轻声地道歉,一边擦拭泪水。

  “好了,别哭了。”我从旁边抽了几张餐巾纸,替她擦干眼泪。我对女人的眼泪最没有抵抗力,见到彩妮默默地流泪,我的心都快融化了。

  看她已经不想再吃,我拿着餐盘站起身,到楼下的餐厅还掉了餐盘。

  走回彩妮病房的时候,觉得走廊的地板冷冰冰的,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有些耀眼。彩妮老是这个样子,让我怎么面对她?善美让我在这里留一晚,岂不是在考验我……

  我开门的一刻,彩妮重新绽放出笑容:“对不起,刚才实在忍不住。以后别对我那么好,我这个人太容易感动。”

  我深知彩妮为了调整自己的心态,做了很多的努力。她尝试着适应“孙祧的好朋友”这个身份,可是始终无法进入角色。

  夜晚来的特别快,听从了善美的建议,为了空气流通,我暂时不关窗,我们只能任凭冷风的吹拂。

  坐在彩妮的床边,我不知该说什么好。气氛实在有些沉闷,彩妮说:“放点音乐吧。”

  我打开桌子上收音机,里面正在放光良的《握你的手》:山顶的风凉的想钻进我内心,沉默是我们最近唯一的话题。看曾经亲密的爱,慢慢像友谊。爱是流星,一坠落就不停。我们尝试让彼此差异能隐形,遗憾的是回避不能解决问题。当我疲倦的凝望妳憔悴表情,再不舍得,也该让你远离。握你的手,坚持到最后一秒钟,哪怕爱要冰凉了,至少让回忆是暖的。了解比爱难多了,我们都尽力了,也许温柔是停止再挽留……

  光良唱的很深情,每一句都直刺我的内心。

  彩妮的表情也有些难受:“关了吧。”

  我拿起收音机,里面音乐嘎然而止。

  耳熟能详的歌词在我们大脑里不断反复,我们都沉浸在无尽伤感之中。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