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四章 十年……

我的韩国野蛮老婆 沧海一梦 2265 2006.05.08 22:18

    我放下手机,对尹善美说:“是苏蓉儿。”

  “去吧去吧!最好晚上别回来了!我不想见到你!”尹善美对我很生气,使劲把我推出家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微微叹了一口气,拿起手机:“在哪儿见面?”

  “你在哪儿?我过来接你。”她的口气一点都不忸怩,看来她比以前还要开朗。

  没多久,一辆福特来到公寓楼下的门口,拉下车窗,化了淡妆的蓉儿问我:“你女朋友呢?”

  我摇了摇头:“她不出去。”

  蓉儿微微撅着嘴巴,一副恍然的样子:“上来吧。”

  车子很顺畅地开往附近的咖啡屋。

  “你女朋友生气了?”

  “没有,她不想出门而已。”

  蓉儿一边开车,一边轻声笑道:“别骗我,我在大学的主修课程是心理学。”

  我靠在车座上,不再说话,心里感叹“人生何处不相逢”,谁能料到十年之后,我能够机缘巧合地遇到蓉儿,还能貌似轻松地一起喝咖啡?

  也许美国文化对她的影响很深,她全身上下一副美国纽约族的打扮,前卫而且自由。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至少,她这样打扮,很吸引人。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午见到蓉儿的时候,她并没有戴耳环,而现在,她两个耳朵上各挂着一个银色的海豚耳坠。

  “就这里吧。”蓉儿熟练地停车,带着我走进一家布置优雅的咖啡屋。

  她大方地坐下,对着服务员说:“一杯卡普祁诺。”一口纯正的美国口音。十年,如此漫长,她改变了许多……

  我对服务员笑笑:“我也是。”

  等服务员走开,蓉儿仔细盯着我看了好久:“你变得更帅了。不过笑起来,还是那么可爱,像个孩子。十年没见了,过得怎么样?”

  她落落大方,气氛一点都不尴尬。十年的时间,把她打造成了一个美国式的女孩,一个漂亮的、拥有美国性格的中国女孩,这是多么奇特的一种搭配。

  我正准备简单地介绍自己的近况,蓉儿忽然说:“等一下!让我来猜!”

  我笑着点点头。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前一段时间感情上有些不顺利,但是最近很美满。对不对?”

  我朝他笑笑,微微点头。每个人都有感情不顺利的时候,而她上午刚看到我和善美在一起,当然知道我最近感情很美满。根本就是故弄玄虚嘛!

  “你现在心里一定在想,每个人都有感情不顺利的时候,而且我上午看到你和女朋友在一起,看得出感情很好。所以你认为我是在故弄玄虚,对不对?”

  她还是这么调皮,我禁不住笑了起来:“没错。”

  “你现在心里在想,我有男朋友,对不对?”

  这下,我心里微微吃惊,她这下一点都没说错,我正在考虑这个事情呢。

  她笑着举起手掌,在我面前晃晃:“手上的戒指是戴着玩的。你女朋友很漂亮,有两年了吧?我这个心理专家提醒你,两年是恋爱的危险期,新鲜感和关心度都会大幅度地下降,最容易分手。不过你是个纯情的人,应该没问题的。”

  两年?我和彩妮刚好两年……难道她的理论是真的?

  见我不说话,蓉儿催问我:“是不是两年啊?”

  我笑着摇摇头:“两个月。”

  蓉儿瞪大了眼睛:“两个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反应如此之大,让送咖啡的服务员都吓了一跳。

  我早料到她会有如此惊讶的反应,笑着确认:“真的是两个月。”

  “发展也太快了一点吧?两个月就一起出国旅游?”蓉儿一边感叹,一边喝咖啡,“那你之前没有女朋友?”

  “有一个,不过分手了。”想起彩妮,心里有些隐隐作痛。

  她沉思片刻,小心翼翼地问:“因为她的进入?”

  蓉儿说的这个“她”,当然是指尹善美。我无奈地点点头。

  又喝了一口咖啡,蓉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来你真是变了,我以为像你这种人,不会轻易和女朋友分手。”

  她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想到“孙善”这个因素。而我,也不想和她说这个。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你的现在的这个女朋友出现的时候,你原来的女朋友,一直逼着你作出选择。”原来她还在想这个事情。

  “为什么这么说?”对她的话,我产生了一些好奇。

  “因为女人的思维是线形思维,总是倾向于选择性,经常会逼着男人作出抉择,提出‘选我还是选她?我好还是她好?’之类的问题;而男人的思维是并行思维,不同的事,不同的人,都只是占据他心里的一块空间,互不干扰。”

  毕竟是学心理学的,说的还有些道理。起码对于男人心理的分析,可称得上是精辟之极。不论是尹善美、彩妮、秦琴,还是崔慧英、蓉儿,在我心里都占据一定的空间,可能占据的空间大小有所不同,感情的色彩也有所不同,但从来没觉得有什么矛盾。

  “因为思维习惯的不同,女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把自己的思维强加到男人身上,希望男人的心里只有她,把其他人都从他的心里剔除出去。可惜的是,这样做,往往会招来男人的反感。”

  我不断点头,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对于搞心理学的她来说,掌握一个男人的心思,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于是我问她:“学了这么多理论,有没有实践过啊?”

  蓉儿神秘地笑笑:“上帝不是赏赐给我一个实践的对象了吗?”说完,她甜蜜蜜地看着我。

  我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什么意思?”当初,善美总是能看穿我的心思,让我觉得有些可怕,而如今,要是再来一个更专业的,那我岂有活路?

  “不管你信不信,整整十年,我拒绝了所有追我的男生。我一度以为自己得了心理疾病,所以选了心理学。后来才发现,是因为你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我一直没有忘记你,孙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