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武墓殇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攻山

武墓殇华 了却多少事 2153 2020.03.26 14:53

  西州,帝都军军营

  “天授将军,银甲军主将沐言。”

  “秋山将军,秋山屯田军主将马文狄。”

  “天授副将,银甲军副将魏文。”

  众将通报完毕,均向姬语行礼。之后,看向帅位。

  高平摘下头盔放在案上,缓缓道:“镇西将军,麒麟卫主将,高平。”随后,向姬语微微躬身。姬语见状赶忙还礼。将军中,魏文微微皱眉。

  “明日,攻山。”说完,高平提起头盔便是走了。熟悉他的马文狄倒是没说什么,也跟着走出去。魏文和沐言,姬语倒是惊讶到。他们原本以为,高平会说什么慷慨激昂的话语。

  高平刚回帐,一个令兵便进来通报:“将军,银甲军战士奉副将魏文之令给将军送来两箱珠宝。”

  “拿回去,不要。”高平为人正直,哪受得了这个。

  令兵刚走,门卫又道:“将军,姬璃公主求见。”

  高平迟疑一下,道:“请进来。”

  “高将军。”姬璃向高平行了宫礼。

  “公主所来,为何事?”

  “高将军,也许您也已经知道之前发生的事了,我在这里便不多说。杨真乃是麒麟卫副将,是为了掩护太子被俘,还望将军搭救。”

  高平苦笑道:“不瞒公主,末将对杨真也很赏识。但是,大燮军界,凡被俘将军,不死既耻。而且,末将也断不会为了一个人耽误大局。”

  姬璃娇躯一震,哪怕她知道结果,但她此时还是充满绝望。“真的,不行吗?”

  “公主恕罪。”

  姬璃走出帐篷,看着天边日落。脑海中,那个手持长枪面对千军万马的身影挥之不去。不知怎么,她一直有种那身影就是一切的感觉。

  “参见公主。”姬璃转眼,魏文笑吟吟地站在一旁。

  “魏将军有礼。”姬璃对于魏氏家族并无好感,但她迫于礼节还是回应了。

  魏文到没感觉什么,自小他便对名誉帝都的姬璃公主仰望。几次的贵族宴席他见到姬璃,却也不曾搭话。如今在这里见到她,当然要赶紧说道说道。

  “公主竟也在这军营之中,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魏文逢迎道。

  “魏将军,太子殿下还召我有事。”姬璃笑着又行宫礼,“抱歉。”无可奈何下,似乎只有将姬语搬出来才好使。

  “哦,公主慢走。”看着姬璃远走的背影,魏文舔了舔嘴唇,“机不可失啊。”

  清晨,蓝色的天空中出现一个光点。随后越来越大,最终扩成一束阳光落下。太阳明媚的看着下面,落日山脉以东,七万大军结成十个方阵向落日山脉缓缓前行。大燮的烈火牡丹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落日城外,落日城主罗地立在城外,身后是五千屯田军。

  此时,他浑身颤栗,内心极其惶恐。对于落日城这几年的情况他当然知晓,上次姬语等人被伏他也同样知道。可是西岭那群人每年都会供上银子,他便装作不知,心想姬语如果死在群盗手中也没人知道落日城的事了。谁知道,姬语逃了,那也就同样宣判自己的死刑了。落日城的情况一旦传出,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大军过落日岭,经落日城。姬语看见了罗地,便对身旁的高平低语几句。高平脸色骤变,对身后的一名麒麟卫副将挥了挥手。

  副将会意,带着数百骑脱离大军快马来到落日城下。罗地连忙跪下道:“落日城罗地,特来恭送大军剿贼!”

  副将面具后传来威严的声音:“高平将军令,落日城主罗地无视大燮法令,杀!”

  话音未落,刀已出鞘。仅仅一道亮光闪过,罗地便人头落地。后面落日城屯田军见状纷纷跪下,在麒麟卫这等帝都第一军面前他们是连大气都不敢喘。

  “尔等好生守城,朝廷自会派新城主前来。”

  “遵令。”

  东岭,山腰处

  曹茂立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面色凝重的看向山下大燮的七万大军。

  “老大,各队兄弟都准备好了。”令兵从后面递上令旗。

  高平将枪扛在肩上,“传令,秋山屯田军步队攻!”

  “秋山屯田军步队,攻!”身后马上的令兵挥动令旗。

  马文狄拔出长刀,“攻!”

  秋山屯田军步队的方阵向前移动,脱离大军后成散兵阵冲锋。

  大燮的部队此时处在落日岭和东岭中间的山坳地带,欲到西岭必过东岭。东岭中间被一条天然山谷分开,通过东岭山谷便是西岭了。

  秋山屯田军步队的前锋将士冲到东岭山谷的中间,两边山上出现了一排排弓箭手,冰冷的箭簇对准了他们。

  “嗖!”

  箭支从两边飞下,秋山屯田军的一名将军举刀嘶吼:“盾!”

  虽然秋山屯田军的将士开始结盾阵,但是一开始的缓慢还是让他们伤亡惨重。山谷中,密密麻麻都是尸体。

  两边的匪军传来欢呼声,大燮军中传出鸣金声响,秋山屯田军缓缓退出山谷。

  姬语看向高平,面色凝重,“高将军,匪军狡诈,如果咱们全军硬冲,恐怕会伤亡惨重。”

  “先攻两边!”高平道:“抢占制高点,再进山谷!”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大燮军阵中号角吹响,低沉的乌金声音回荡在整个谷地。

  马文狄行至北侧山峰脚下,战刀在手,“秋山屯田军,列阵,北峰!”盾兵在前,矛兵在后,弓箭手护在两翼,这是大燮军中最常见的阵法。

  南峰下,沐言和魏文也来到,身后银甲军铁骑铮铮,骑枪挂下,日暮下散发着别样的锋芒。

  北峰是近乎垂直的高坡,坡上尽是怪石嶙峋。因此,高平安排以步甲为主的秋山屯田军来攻。南峰是一个一马平川的缓坡,自然是由以战骑为主的银甲军来打。

  曹茂双眼眯起,晃动手中令旗,南北两峰上的匪军悄然变动着。

  “咚!咚!咚!”三声鼓罢,大燮军阵中的号角再次高扬。这次不再是低沉的声音,而是昂扬破金之声!

  “刀在手!”马文狄高举战刀,“为了大燮铁甲六百年的荣誉,冲锋!”

  秋山屯田军呐喊着,嘶吼着,军旗摇动,向北峰发起冲锋。

  沐言拉住魏文缰绳,低声道:“大公子,稍后末将在前,您领后队,注意避箭。否则,末将无法与左相大人交代。”随后,沐言挥动长刀,“银甲铁骑刀出鞘,随我出战!”

  “吼!”银甲铁骑齐声暴喝,马蹄雷动,想南峰奔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