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诗歌散文 素颜梦之晒多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章:我是谁

素颜梦之晒多多 南风灵子 2805 2020.06.30 13:52

  幸福﹑快乐就像昙花一样随着我离开医院的那一刻起,似乎和我绝了缘;灿烂的笑容,美丽的回忆仿佛被封锁在时间的隧道里,留给我的只有撕心裂肺的留恋。

  小妹的处境让我再次陷入了痛苦的深渊。现实中我身边的一幕幕悲惨的遭遇让我刻骨铭心,我怎能不被他们禁锢呢?我封住了我的思想,在学校里我开始变得很少和别人交谈,给学生上完课后,我把自己死死的关在了房间里。

  当我再次打开电脑看看以前残缺的《海棠花开》时,许多年前的故事历历在目。我答应过张晶,要好好活着,可是发生那么多让人揪心的事,我的思想怎能支撑下去呢?我不知道。

  思想里流淌着伤心,心里埋藏着无边无际的爱。我得给它们找个安乐窝。我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双手不自在的开始续写《海棠花开》。

  上完课我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不断地在互联网上发着《海棠花开》。

  一星期过去了,两星期过去了。

  黑夜静寂寂的,

  像死去一样,

  触摸不到一丝醒动。

  昏暗的灯光,

  破碎不堪的心,

  烦乱的思绪,

  密密麻麻的文字在电脑屏上来回抖动。

  我看见了,

  看见了,

  看见了宝宝的影子,

  不——是田小妮的身影,

  她穿的还是那天的粉红裙子,

  披头散发,

  脸色苍白,

  不断的喊着——

  英杰救我——

  英杰救我;

  不——是张晶,

  她穿一身淡绿色迷你裙,

  满脸沾着鲜血,

  缓缓地向我走来,

  对我亲切地说道——

  你答应过我,

  要好好地活着,

  你怎么了呢?

  我看到她们乱了方寸,

  疼痛咬着我的胸口,

  我的心好痛好痛。

  刀一一,

  刀在哪里呢?

  我在房间里翻来覆去,

  在抽屉里找了把刀,

  拿在手里喊道:

  “田小妮,

  你帮一帮我,

  就那么一下,

  刺向心窝,

  我就不疼痛了,

  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英杰一一,不一一不要一一我不许你死。”

  “小妮,我求你了,帮帮我,我很痛很疼。我们在一起多么快乐呀!”

  “晶晶姐,你说我能不能帮他呢?”

  “他不能死。世界好美丽呀!社会需要他,我们不能太自私了,不能老想把他留在我们身边。”

  “对呀!英杰,你不能死,世界很美丽,你的疼痛只是暂时的,你挺过去了,明天依然美好。”

  “妹妹,你怎么和她们在一起呢?不是说好了要好好活下去吗?”

  “哥哥,这是夙命,我们都得接受。我的阳寿已尽。下辈子我们三人都做你的新娘。这辈子不行。哥哥呀!你要好好活下去。哥哥听话,赶快一一赶快把刀给我。我吃了它,你就死不了了。”

  “不给——我不给你。妹妹,刀是我的救命神药,给了你,我心口很疼很痛。”

  “哥哥,你不给我,我过去抢了。”

  妹妹迅速地向我飘来,她抓住我的手和我不断的纠缠。呼地,她把我举了起来,我慌忙松开手中的刀,那刀向她心口飞去,迅速刺进她的心脏,她的素裙顷刻间全被血染着。她倒在了地上,房间里到处是血。我从空中迅速掉下,掉在地上,向妹妹缓缓地爬去,嘴里不断的喊着:

  “妹妹,你醒醒,妹妹,你醒醒。”

  妹子一动不动地。

  随后张晶、田小妮却笑嘻嘻地飘走了。我不断地喊着﹑哭着……。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做了个恶梦,我的眼角流着泪水。

  手中攥着爱情,

  希望的花朵渐渐地凋零,

  是孤独和寂寞时时敲击着我的心门,

  我应该为死去的记忆和爱情刻下墓志铭。

  因此我续写情怀,

  记录辛酸,

  埋葬心灵。

  我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思源中学,

  我不知道柳雪艳为什么要那样做,

  我更不明白在强权下生长的花朵会凋零,

  会腐烂。

  可是我明白人应该用起码的尊严和底线去一一

  平静自己的灵魂。

  因为我至少或多或少地爱过她们,

  惊天劈地的徘闻过后,

  我再也没能在校园里见到过柳雪艳,

  有人说她去中南山作了尼姑,

  有的人说她离开了县城,

  去外省打工了。

  我对她的去向很淡漠,

  可她留给我的疼痛一一

  让我内心深处的痛苦,

  生根发芽,

  茁壮成长。

  我很痛苦,从此陷入了极度悲伤之中。我为了从痛苦疼痛中挣脱出来,我不断地把自己的寂寞、疼痛、难受写入小说中,而又拼命地在百度网页中发表。我依然不能走出自己的痛苦深井。

  “晶晶,你最近上网了吗?”

  “天气这么热,晚上经常上网玩游戏、看书。你晚上经常干啥?”

  “你还记得张英杰吗?现在还和他联系吗?他最近在网上发表了小说《海棠花开》。我昨晚在百度中查找资料时无意之中点了《海棠花开》,写得很感人,看来他心里很在乎你。”

  “李静,你就别再挖苦我了。你都作了孩子的母亲了,也不看我可怜,我现在还是孤家寡人。张英杰根本不爱我,要不然当年我们不可能那么快分手,我多希望他能多坚持几个月,我会嫁给他的。我们在一块,他经常向我说张晶,这让我很难受。我根本不清楚张晶对他有多么重要。一个死去的女子,他总念念不忘。我是活生生的人,是他未来的另一半,竟然连个死人都不如。静姐,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晶晶,我听我的同学童伟说,他现在还是一个人,你真正很在乎他的话,放下面子去找他。幸福需要自己去争取,我希望你们幸福。你看了百度里他为你写的小说,你就会明白他爱你有多深。天下这样的男人现在没有多少了,我希望你珍惜他。”

  “今晚的夜色好迷人,

  像乐师们奏起美妙的梵阿林,

  乐音静静地在心头甜食,

  我的心变得干洁干洁,

  似乎人世间的喜怒哀乐,

  永远永远不会在我心头一一

  划下重重的伤痕,

  我的心很平静。

  或许几个世纪我不曾有过这样的状况,

  我很幸福。

  网页不断地在眼前闪烁,故事不停地在思想里演绎,我的过去究竟是什么呢?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的父母说我没有过去,人怎么能没有过去呢?我的过去究竟是什么呢?我曾经问过父母,父母说我得了一场大病失忆了,他们说我的过去遭遇不好,既然上天选择你失忆,你没必要再问起过去,过去只能让你痛苦,还不如不要知道,省得自己痛苦。

  父母不想说,我也没必要再问下去。我很清楚张英杰为我害过相思,更明白他很爱我,可是——可是——张晶的事情,他没必要在小说中说。他明知道我讨厌这个才和他分手的,他怎么又让我伤心?张晶究竟是谁呢?我想不起来我的过去,张晶那么多事情包围着我,我的思想全是她的事情,她似乎像个看不见的影子,在我心头扎根发芽。我和张晶有联系吗?我不知道。

  海棠花在沉浮中飘摇,开放着的,凋零的,一朵两朵----,睡美人,沉睡的思想,我沉睡的思想该不该复活呢?

  人应该正确面对自己的过去,没有过去的人很可怜,我难道不可怜吗?我得回去问问父母我的过去,我是什么就是什么,没必要逃避。我越来越觉得张晶的性格和我有许多相视之处,我是不是张晶呢?张英杰小说中张晶发生的事情,我觉得很熟悉,他抱我时的那个德行和他抱张晶时不谋而合,他牵她的手在大街上走动的那个德行,和牵我的手的动作一模一样,我究竟是不是张晶呢?我究竟是谁呢?”

  沈晶晶心里想得很多,似乎觉得心里充实了许多。

  “我爱英杰吗?我很爱他,可他为什么那么绝强呢?要不然我们早结婚了,或许现在孩子都有了,他真让人难受。我爱他就应该把他找回来,幸福是自己争取来的,天下没有什么面子比一生的幸福还重要。我得给他打电话。”

  “嘟嘟嘟-----”

  电话不停地响,一秒钟、一分钟,终于有人接电话了。

  “说话呀!说话呀!”

  “奇怪了,我的心怎么忐忑不安呢?”

  “喂!你有毛病呀!你晚上让人睡觉不睡觉吗?现在12点多了,你谁呀!”

  一个粗犷的声音喊道:

  “我是沈晶晶,你是张英杰吗?”

  “我不认识什么晶晶,更不认识张英杰,你把电话拨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