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是疯狂原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对不住,我也吃肉!

我是疯狂原始人 八九燕来 2214 2019.03.29 11:00

  这样的环境下,根本没办法沉睡。

  寒冷,饥饿,恐惧搅浑在一起,能打个盹那都是心里能划船的,比如黄迪。

  也不知后半夜几点钟,突然间,避身所外面传来一声并不算高亢的嚎叫。

  “嗷呜......”

  黄迪立马在打盹状态下清醒过来,不过他没有移动自己的身体,而是侧耳倾听着。

  狼嚎的声音在西面传过来,而且似乎有那么一点距离,但是下一刻,当狼真的出现时,绝不会是在西侧,而会是在东侧。

  这种古老的食肉动物,一早就有了自己的狩猎套路,声东击西恐怕是最常用的。

  黄迪微微攥紧手里的木枪,这根硬木的一头被他用石刀削的非常锋利,更是在尖头后面凿出了几个类似鱼钩的倒刺。

  那倒刺足足遍布了尖头后面七八公分的范围,被称为逆鳞。

  一旦被带有逆鳞的木枪刺进体内,基本很难脱出,那些倒钩会牢牢锁住被刺生物的肌肉,让其左右不得。

  就算是有力气大,够凶狠的生物蛮力脱出,那么就会受到比刺入更严重几倍的撕裂伤,那种创口,若是出现在躯干上,几乎必死。

  窝棚内,黄迪缓缓移动身体,侧卧用极为轻微缓慢的动作变成了半跪的姿势。

  这种姿势,可以让他刺出快速有力的一枪。

  避身所周围都是那种尖刺做成的简单拒鹿马,只留出一个很小的豁口在入口处,孤狼若是想要靠近黄迪,那么只有这一个方向可以过来。

  孤狼把黄迪作为预备晚餐,而黄迪从一开始,就有着同样的想法。

  只是黄迪要的不仅仅是它的肉,还有它的皮毛,因为他很冷。

  在大自然之中,只要是吃肉的生物,那么彼此之间的关系,只有食物和被食物的关系,而这种关系从来不是固定的,一直在不同的环境和时间下转换着彼此。

  轻微的脚步声在靠近,那是黄迪在避身所周围扔下的乱草和碎石块在报告距离。

  狼的脚步再轻,也会引起牵动散落的枯草,然后让枯草上的小石头移动滚动,摩擦出声响。

  “沙沙..啪嗒...”

  声响传来的方向在变动着,不变的是,声音距离避身所越来越近。

  “呼哧...呼哧...”

  很轻的呼吸声已经钻进了黄迪的耳朵里,这东西就在他的避身所外面,被拒鹿马挡住了脚步。

  月光斜洒,一道被拉长的黑色影子出现在避身所门口处,黄迪几乎可以确定,这就是那只孤狼,它果真把自己当成了预备晚餐,随用随取。

  长长的狼嘴和并不光亮的皮毛显示出,这只孤狼的生活也并不滋润。

  黄迪看到那狭长的嘴巴出现在他预留出来的观察口,紧接着是月光下绿色的眼睛和伸出嘴外猩红的舌头。

  “哼......”

  有着夜视眼的畜生自然也与黄迪的眼睛对视在一起,它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但是它很饿,发出了威慑的低鸣。

  黄迪知道,孤狼随时都有可能发起猛攻,而隐藏在入口草墙里的尖木会给它好好上一课。

  “动了!”

  孤狼在黄迪眨眼的那一刻猛地向着洞口处冲过来,黄迪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噗通”一声闷响。

  避身所入口处的草墙被孤狼直接撞散,于此同时,两根拒鹿马的尖刺也扎进了这畜生的肚皮和前胸。

  “看枪!”

  黄迪及时的挺腰刺出木枪,目标是孤狼的右侧肚皮,这是一种下意识的预判,因为孤狼左侧的肚皮上吊着一个交叉的拒鹿马,那么孤狼在躲避时,会不期然的朝着更利于行动的右侧躲避。

  而这样的预判,可以让黄迪的木枪刺中孤狼的胸口正前方,甚至是脖颈咽喉。

  “噗!”

  木枪锋利坚硬的斜面尖刺旋转着刺出去,在孤狼最薄弱的胸骨上面的皮毛上打着滑,随后黄迪咬牙切齿的旋转手腕,再次一拧木枪,那种韧性的阻力消失,木枪已经刺进了孤狼脖颈下方的薄皮。

  “好运气!”

  黄迪心中一喜,这孤狼果然朝着右侧闪避,但是因为受伤,躲避速度受到影响,避身所的两面墙也起到了很好的限制作用,让他的这一枪直接奏效。

  当然,还要多亏黄迪曾经玩过大杆长枪,知道这玩意儿必须极速旋转刺出去,才会有强大的破坏力,如同电钻一样。

  否则,木枪要破开狼皮,还真要费一番周章。

  孤狼的眼里先透出的不是疼痛而是恐惧,它挣命的想要向后退去,而黄迪只是牵着长木杆的尾部,靠着逆鳞固锁,如同拔河一般,只是微微用了一点拽的力道,跟随者孤狼的力道。

  千万不能用别的方向的力,那样会造成木杆被发疯的恶狼折断,钓鱼的人,应该都能明白这一点。

  这是一场拉锯战。

  孤狼不管向哪个方向移动,黄迪都只是保证木棍不脱钩的情况下,微微使用一点拉力。

  一人一狼在避身所内折腾到小溪边上,再冲到了小溪深处,整整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孤狼才不甘的倒在半米多深的溪水之中,四肢抽搐着,嘴巴泡在溪水里突出一串串的气泡。

  再也没有吸进去的气。

  看着弥留之际的孤狼,黄迪平静的说道:“对不起,我也是吃肉的!”

  溪水冰凉,但是黄迪却浑身滚热,全身湿透,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溪水。

  “完蛋了,明天铁定感冒,这可实在是太不美妙了。”

  这是可以预见的,只不过黄迪无能为力。

  就在溪边用石刀和石斧勉强的扒掉孤狼的皮,用溪水边的沙子把皮上的碎肉和脂肪蹭干净。

  他没有时间去弄一个撑皮子的支架,只能想着以后靠着木棒捶打,保证狼皮不萎缩变小,浪费使用价值。

  天气还很凉,狼腿和腰部的肌肉部分,应该能够保存两天左右,被黄迪用阔叶包好了,用草绳绑紧,等到明天弄出火来,那就是自己活命的本钱。

  随后,他抓出还温热的狼心,避开血管,在肌肉的部分咬下去,撕扯下来,尽可能的用牙齿嚼碎咽进肚子。

  他需要能量,无论是明天继续赶路还是抵御热汗冷水可能造成的感冒,他都必须保持体内的能量足够自己折腾。

  一切弄完,东方已经现了鱼肚白,避身所已经毁了,不可能露天在这样的天气下睡大觉,那么能做的,只剩下继续赶路。

  腥气充满了口腔和肚皮,这感觉让他很难受,但是不再火辣辣疼痛的肠胃,让他感受到了食物的力量。

  溪水涑口,穿好草鞋,披上水草斗笠,围上草裙,一个并不专业的原始人开始了他来到万年前,第二天的生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