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是疯狂原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发现人类痕迹

我是疯狂原始人 八九燕来 2214 2019.03.31 12:12

  明知道感冒加重,但是黄迪能做的,也只是蒲公英煮水清热解毒,用姜根煮水温里解表,其它的就只能看运气。

  夜色还早,黄迪虽然有了困意,但是依旧坚持着,在篝火边用一根枯木头砸着那块狼皮。

  揉搓的力道能够保持狼皮松弛,但是要彻底让皮质松散,成为舒适的制衣材料,则要靠着软木捶打。

  捶打几次,便拿到小溪边,在皮子的两侧抹上厚厚的炭火灰,自己烧了几个小时的碳灰,几乎全用来清洗狼皮。

  碳灰是天然的最好的清洁材料,杀菌灭毒,吸附脏污,也是古法鞣皮的主要原料。

  仔细清洗之后,用木棍吊着,放在篝火稍远处烤干,时不时的用手试探皮质的硬度。

   只要感觉到一丁点发硬,便拿起来用软木棍捶打一通,待其松软,则继续远远的温干。

  如此折腾了四五个小时。

  狼皮已经彻底用这种古老蒙古草原的熟皮方式熟成了柔软舒适的带毛皮革。

  摸着里面一层奶白色的软皮,就好像抚摸一块鹿皮擦车布,外面蓬松飘柔的狼毛,真的好像刚洗了飘柔。

  无需剪裁,直接狼尾巴向上,狼脑袋冲下,往身上一裹。

  利用两只后腿的皮买绑在脖子上固定,狼尾巴直接圈成围脖。

  俩前腿绑在腰上,狼脑袋位置的皮毛,直接成了真男人三角裤。

  “呵!霸气!暖和!自带鸡架门!”

  黄迪看了看自己的造型,好像穿了一个狼皮肚兜,后背虽然大部分也被狼皮覆盖,但是狼皮宽度有限,到底还是有那么一道掌宽的缝隙。

  “嗯,今晚趴着睡!明个儿弄个木锥子,用蒲草把狼尾巴补在露脊椎骨的地方就算大成。”

  这夜的风有些大,吹得树洞口的篝火堆“呼呼”乱响。

  摇曳着火光在树洞内闪烁,同时也把封闭很好的树洞内熏烤的温暖如春。

  黄迪睡得很沉很沉,干爽的树洞,柔软的蒲草,保暖的狼皮,肚子里易于消化的熏肉,驱寒增阳的姜根茶。

  在荒野里,能做到这样,真的是极幸福的事情。

  清晨,太阳在东方升起。

  金色的阳光洒在了这片神秘而又有着原始美的森林里。

  雀儿开始唱歌,走兔诡狐也都出了洞,开始其目的单纯的兽生目标,吃饱肚子,寻找配偶。

  黄迪在暖洋洋的梦境里回到现实,只觉得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力量。

  “咦?感冒竟然好了吗?看来应该只是表里的伤风,昨夜的姜根应该是把风寒排出了体外,呼!好运气回来了哟!哈哈!”

  荒野里,最可怕的永远不是困境,而是孤寂,所以一个经常在野外作死的人,肯定都会这一招自问自答。

  和自己聊天抬杠,其乐无穷。

  黄迪不知道的是,作为一个21世纪的现代人,各种食物和变种病毒细菌的捶打,还有早期接打的各种疫苗,一旦到了一万多年前的世界,那真心是百毒不侵的体质啊。

   21世纪随便一个感冒病毒,都是这个年代感冒病毒进化再进化的产物,那都拿现代人没辙,别说这单纯的原始小感冒病毒。

  黄迪昨夜就是因为和孤狼搏斗一身恶寒,猛然身入冰凉的溪水,造成了寒邪入体,体内阴阳不交。

  经过姜根驱寒,一夜好觉,那区区原始感冒病毒,便被那无敌旋风的现代免疫系统杀了个干干净净。

  伸了伸腰,压了压腿,拿起木枪练了一套岳家枪,更觉得浑身充满力量。

  就着篝火残烬烤热了昨夜的熟肉狼腿,随便吃了早餐,用阔叶喝了石烧开水。

  携带火种是刚需,他可不想在钻木一个钟头。

  在野外携带火种方法有很多,竹筒,木桶,甚至树皮卷筒都可以制作简单的移动火种。

  不过黄迪今日不需要这般费力,因为他居住的树洞上,长着一种好像灵芝一样,老大的蘑菇状的东西。

  这种东西很硬,一般长在树根偏上的位置,黑乎乎的,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什么动物的粑粑。

  民间管这种东西叫木蹄子,学名叫树舌灵芝。

  在中国民间和日本民间,树舌灵芝被作为抗癌药物,对食道癌有着一定的抑制作用,但是可惜,真正知道这东西有药用价值的人,还真的不多。

  这种东西在探险爱好者的嘴里,有着另外一个名字,叫引火菌。

  只需要用一小块火炭引燃树舌灵芝中间一块位置,然后吹气,让火星往树舌灵芝的内部闷烧,然后找一块绿苔藓把闷烧的小窟窿一堵,就算制作完成。

  一般这样制作的引火菌,可以保存火种四五个小时,可谓是野外存火的最佳宝贝。

  细致入微,才能死中求活。

  迎着太阳初升的方向,黄迪迈开大步,草鞋虽然难看,但是穿山越岭,却比一般的布鞋皮鞋好用的多,轻便不沾泥,透气不裹汗。

  如此行走三日,溪水已经与其它河流汇聚了两次。

  水势越来越大,在平缓的水位上,能看到里面黑乎乎的游鱼穿梭。

  这几天,黄迪就靠着这些淡水鱼果腹,倒是省了许多麻烦。

  河流有些偏离东向,但是黄迪依旧跟随着河流得脚步。

  在荒野里,遇到一条差不多规模的河流,只要你跟着走,那么回到文明世界的几率可以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这是黄金法则。

  在接下来又是七天的行程里,黄迪换了两双草鞋,腰上多了两只狐狸皮做成的短裙,火狐狸,通红通红的,很是妖娆。

  脑袋上也多了几根美丽的不知什么鸟的尾巴毛,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涂抹着河水边的黑泥,让他看起来已经是一个很标准的原始人。

  春天的阳光紫外线是很强的,不用黑泥护肤,会被晒成黑炭头,也容易中暑和脱水。

  穿越后第十一天。

  黄迪正走在河边,突然,他看到了几块石头,整个人立马愣在那里。

  这种山型罗列堆砌的大鹅卵石,很规则的品字状摆列着。

  他曾在书本里了解到,这种石头的摆列方式,一般应用在那些还保持着原始部落形态的森林或者草原上,用来作为部落边界的标志。

  这是告诉外来者:

  “前方慎入!私人领地!进入者,杀无赦!”

  黄迪思索片刻:

  “不可能,在这片区域内,即便是回到两千年前,也不会存在原始部落,这一定是什么人的恶作剧,或者是小孩玩耍的玩具。哈哈!那么,是不是证明我已经到了有人类居住的地方?呼!哪怕是个村落也好啊!

  不知道这是哪个朝代?最好是唐朝,风骚的年代。宋朝也不错,青楼文化大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