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是疯狂原始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花明月暗笼轻雾

我是疯狂原始人 八九燕来 2397 2019.04.27 09:00

  黄迪心里暗骂:“你特么一个原始人,咋这么不淳朴呢!”

  恨不得把这个拿神仙说事,实为泡妞的神棍按地上摩擦一顿,但脸上还要装出诚惶诚恐,恭敬恭顺的样子。

  “巫觋教我!”

  巫觋微微点头,指着眼前寒潭泉水,慢声细语道:

  “黄迪,这温泉舒适宜体,吾赐你温泉沐浴,待得沐浴后,自然忧愁全解。”

  黄迪微微一愣,心里电石火花间一闪,想着:

  “温泉?温泉不是在北洞吗?这个南洞的是寒泉啊!冰凉彻骨!”

  但,他这一愣神只是一刹那,面皮微动一下,便已经恢复了满脸恭顺的笑容,大声道:

  “谢巫觋赏赐!”

  说着,跨开大步向前,眉头也没皱一下,“噗通”跳进寒泉之中。

  “哗”

  寒冷瞬间弥漫了黄迪的全身,冰冷的泉水好像上万钢针,瞬间齐发,扎进了他的皮肉,一点一点往里钻。

  “呵...额..额......”

  黄迪禁不住发出颤抖的呻吟。

  “呼!呼!呼!”

  大口的呼吸,让体内肌肉蠕动产生热量,抵抗寒泉的冰冷,黄迪脑子在冰冷的片刻空白下缓过神来,几乎调动全部的力气,才让笑肌提起来。

  巫觋看着黄迪,微微点头,他很满意这个黄迪的反应,这样聪明的人,真的很少啊!

  “这黄迪有机智,明人心,又有一身武力,真是难得的人才,我或可留在身边己用,有他协助,我有朝一日回到大炎盟的机会,便会大了许多啊!”

  想着,已经有了收黄迪为心腹的打算。他生在大炎盟,也是氏族直系,但却在争权过程之中失利,被发配到这偏远的小部落联盟做巫觋,心中自是不忿,无时无刻不想着努力回到大炎盟区域内,那才是美酒佳肴享乐之地。

  “黄迪,这水可暖吗?”

  黄迪嘴唇冻得发白,却笑道:

  “暖的很。”

  “是不是很舒服?”

  “是!舒服的紧!”

  巫觋缓缓点头,道:

  “如此,烦恼便去了,出来吧。”

  黄迪咬牙,使出全身力气爬出寒泉,趴在地上哆嗦。

  心里早把这角部巫觋全家男女都问候了一遍。

  “我干你祖宗十八代男女和不男不女,人家是指鹿为马,你这是指寒为暖啊!不就是告诉劳资乖乖听话吗,你直说就得了,反正我也不会听。妈的!”

  那巫觋看着落水狗般的黄迪,转身走进一间内洞,片刻后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遍布着古怪图案的碗。

  里面装着金黄色的液体,冒着热气。

  “黄迪,把这神赐福的水喝掉,便不会颤抖了。”

  黄迪脸上虽然还堆着笑,看似毫不犹豫的接过略微烫手的碗。

  里面液体只有一半。

  在接过这个碗的一瞬间,黄迪做了三件事。

  第一,他闻了一下气味,带着一股姜香,还有一丝草药的苦味,应该是解表驱寒的药汤。

  第二,他左手三指托住碗底,右手大拇指看似不经意的在碗口处一蹭。

  第三,张开大嘴,一口把碗内的汤水喝个干净。

  药汤下腹,只是几秒钟时间,黄迪就感觉到热气乱窜,丝丝寒气在皮肤腠理间冒出来,不一会便全身舒泰。

  事实证明,这就是姜汤,里面还有类似川茅一类活血的草药。

  黄迪心讨:“看来,这年代的巫觋还是懂得一点草药知识的啊!”

  巫觋对黄迪的表现很满意。

  他先前用寒泉点了一下黄迪,再以药汤考验一番,结局他很满意。

  在黄迪喝尽那碗药汤后,巫觋再没一丝怀疑,这黄迪已经完全信服与自己。

  对于如此听话的东西,总要给些甜头的。

  巫觋轻声道:

  “去吧,回去休息,那西陵小部以后怕是装不下你的,我会给你荣耀与财富,去吧!”

  黄迪五体投地,千恩万谢后,退出玄洞。

  一走出玄洞,黄迪嘴角微微上翘,他清楚,巫觋对自己再没有一丝怀疑,那么,一切便在自己掌握之中了。

  “哼,巫觋啊巫觋,你最后的试探,就不该用银器。啧啧,这个年代已经有银器了,虽然就是粗糙砸出来的玩意,不过证明这附近一定有纯度极高的自然银矿。啧啧!真是个两极分化的世界啊!愚昧的人,茹毛饮血。掌握知识的人,已经用起贵族的银器。”

  事实上,巫觋最后那碗药汤的试验,黄迪是非常小心处理的,也着实让他产生了恐惧。

  他先闻一下,是大体确定里面的药物,发现八成是姜汤。然而还参杂着一丝其它草药的苦涩,但是没有刺激鼻粘膜的辣痛感,毒药可能性较低。

  随后,不放心的他,用手托碗底,大拇指摩擦了一下碗沿,那只装了一半药汤的碗,便发出了持久轻微的鸣声。

  这便证明,那银灰色的碗,正是自己猜想的银器。

  天然存在的毒药,无论是矿物还是植物,都跑不出砷硫之物,而没人会傻到用银碗盛装这种毒药。

  通过这两种方法鉴别之后,黄迪才把姜汤一饮而尽。

  否则,若是让他发现可能是毒物,亦或那不是银碗而是其它材质,那么药汤他一口也不会喝,而是会抽出腰间软剑,砍掉巫觋的脑袋,然后逃走。

  “呼!巫觋,呵呵,我会把你今天施加在我身上的恐惧,百倍的还回去。”

  回到自己的毡房内,黄迪换了一条皮裙,重新扎好腰带。

  自从有了秋水剑,他决定,哪怕啥也不穿,也得扎着腰带。

  套好了皮裙,把藤甲护腕,护腿和胸甲上的水渍擦净,再次穿戴好,这才喝了些肉骨汤,盘膝打坐等待天黑。

  因为他知道,今晚还有个约会。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黄迪打坐,走的是近代武术南北大侠杜心五传下来的自然门气功路子。

  这种打坐调息的方法,只强调意守丹田,不问气,不问收纳,更不助力气行经脉,完全懒人专属。

  对精神压力大导致的神经衰弱和心肺功能有着很不错的调节作用,据说还能壮阳。

  虽然方法见效慢,但却有最大的好处,那就是不烦心且不出偏差。

  不会像一些练气功努气的人,早早的练出脑出血。

  天色渐暗。

  黄迪缓缓睁开双目,长吐一口气,丹田内存守的意念随着呼气到了脚底板,便觉得脚心一热,全身舒泰。

  这是古话所谓之疏散长时间打坐形成的丹田内火,理论依据来自庄子那句“真人呼吸以踵”,实际上呢,就是锻炼肺脏,吐故纳新。

  “呼!”

  一身舒泰的黄迪起身走出毡房,忠勇二人就蹲守在门口处,睡得那叫一个香甜。

  黄迪对着这俩“有心无力”的手下无奈摇了摇头,轻松绕过去,走出门外。

  部落的夜晚是安静之中的躁动。

  除了寨门处依旧有睁着眼睛的把守,寨子内的人,都已经缩回住处,开始了部落最伟大的使命,繁衍下一代。

  所以,这安静的夜幕下,随意走动,那些根本谈不上隔音的毡房草屋内,就会有各种低吟娇喘之声嘘嘘传来。

  有的阴柔妩媚,有的火辣激荡,呼痛,呼来,呼莫停。

  绕过大帐,顺着花丛掩人耳目,来到昨夜葬花之处。

  花明月暗笼轻雾,节便如那雾中的谪仙子,一身素白,俏立红花之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