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星海掘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驰骋与沉默1

星海掘生 敝舟游 2553 2018.11.09 23:33

  “承蒙各位热情捧场在下的生日宴会……”贝金斯大步走上台开始讲话,也正式敲响了宴会的开始。

  大厅内逐渐安静下来,伊蕾也扭过头看向台上的贝金斯,凌何这时却走了神,目光扫过偌大宴会厅的众人。这些人的情绪中,有的表面嬉笑,情绪中却死沉的仿佛空洞贫瘠的荒漠;有的看起来洒脱随意,情绪却如同上满弦的发条般紧绷;有的神色坦荡庄重,内心却像是爆发火山一般的激涌翻滚……简直没有比这里再精彩的群像戏剧。

  但凌何兴趣缺缺,看着台上贝金斯唾沫横飞的样子,有些无精打采的说道:“呐,伊蕾,你真的喜欢在这样的圈子里生活吗?会被迫忍受甚多不舒服的事情。”

  “恩?”伊蕾扭过头,显然她也对贝金斯的讲话不感冒,很快回答凌何道:“本来游戏规则就是这样子,我有什么不接受的理由?不过你倒是不太适合这里。”

  “……那么请各位尽情享受今晚的时光,谢谢。”贝金斯举杯,大厅的众人也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伊蕾和凌何也轻轻一抬手以示款待。

  “本来不必这样相互不信任,人本身还有很多难题没法解决。”凌何说了句咋听起来很奇怪的话。

  伊蕾楞了一下,没想到凌何会说的这么抽象,她没多想,淡淡回应道:

  “对啊,人就是这样,更何况还有许多的人不根本不想面对问题。”

  “唉,要是人们能真正坦诚相待的交流,感觉没有什么难题是克服不的。”此时的凌何说话的样子很天真,要是别人,伊蕾肯定露出厌恶的表情,但她知道凌何并不是什么理想主义完美主义者,他只是一个有点奇怪随意但绝不浮夸的人。伊蕾顺着凌何的话笑着说道:“只要不是傻子,人类永远不能完全坦诚相待的。”

  “哎,要是发明出使人相互看清彼此内心的东西就好了。”凌何说话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

  伊蕾却微笑着接上:“你要是发明出这种东西就成全民公敌了,那样无数的人就处在无尽的争吵中,无数的家庭会被你拆散也说不定,整个社会格局会动荡,估计到时候我也不可能很快的适应新形势,那还不如跟你似的浪迹天涯。”伊蕾很少见的露出了俏皮的笑容。

  两人闲聊了一杯酒的时间,伊蕾告辞道:“我还有些工作上的应酬,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再碰面。”

  “恩,保重。”

  送走伊蕾,凌何松了口气,有点怕伊蕾说出如果以后碰面你未娶我未嫁就怎么样的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接。不过随即就自嘲的笑笑,我是不是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伊蕾那么漂亮,以她的性格能,能让人一亲芳泽并主动示好就已经很给你面子啦。不过说实在的,如果不考虑伊蕾的性格,她的条件简直能甩凌何的伴侣标准几个地球直径了。

  伊蕾妩媚的背影刚走远,兰斯瞬移一样,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突然现身在凌何身边,把沉思的凌何吓一跳。

  “谁啊?那是谁?那位女士是谁?你认识她吗?引荐下啊。”兰斯炒豆子似的问出一堆,然后嘴巴撇了撇伊蕾的离开方向。

  凌何是第一次听到兰斯这样快的语速,“哪个?哦……伊蕾呀,以前工作时认识的,不是很熟。”

  兰斯一脸兴奋的样子,凌何真想怂恿他去搭讪一下伊蕾,让伊蕾好好修理修理这家伙,不过最后凌何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她不适合你哦,兰斯。”

  “伊蕾,啊……一听就知道是个美人的名字。”兰斯陶醉般的说完,颇为自得的继续说道,“你个小崽子还欠情场锤炼,嘿嘿,太多的女人被生活磨成了潜意识拒绝型。就像看着一大堆名字的菜单,之前点了一个失败的菜就会觉得含糊陌生的菜都会不好吃,所以在没尝到新菜式时都会倾向于拒绝,等尝过了会惊讶自己还会喜欢这样的。”

  “算了吧,虽然我不是特别了解她,但是我认为兰斯大哥你这样的菜人家不会喜欢吃的。”凌何笑着说道。

  “走着瞧,要不要赌一把?”兰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赌不赌,没这习惯。”凌何摆手。

  这时凌何正好看到台上的贝金斯冲到乐团旁边那架看起来很名贵钢琴,比粗暴的把那个正在弹奏的人拉开,然后自己坐上去弹了起来,被拉出来的演奏着颇为尴尬的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那是怎么回事?”凌何拉住正要搭讪伊蕾的兰斯说道,“他怎么自己弹起来了?”兰斯打听完事情,无所谓的说道:“可能那个人之前弹错了一点?谁知道,贝金斯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很较真的。”

  兰斯收回目光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个一头红发的女子,顺口说道:“看到那个红头发的女人了吗?”

  “恩,怎么啦?说起这个,我们那天进空港的时候不是也看到一个?”

  “大概是同一个人?刚刚和一位太太打听了一下,好像是布朗董事的长女,就是在木星城里掌握维珍•希斯克能源旗下一个子公司的布朗家。”兰斯看着一脸茫然的凌何哈哈一笑,“一看你就是柴米油盐都没接触过的小雏,太阳系内,飞船的氢燃料基本是被希斯克公司垄断的。”

  “这个我知道。”

  “听我说完嘛,维珍希斯克只是一个名头,主要承担军方那边的业务,他的民用业务具体到星城都是这些子公司完成的,为了避免政治问题。所以这些跟小城邦似的子公司才是各个星城的大爷。”兰斯拍拍凌何肩膀。

  凌何受教似的点点头,“恩……你怎么打听这个了?”刚问完凌何嘴成了O型,“难道你一开始想找她来着?”

  兰斯尴尬的笑着挠挠头,好像被说破了似的,“我本来也想,你看那姑娘多漂亮。只是知道她的家庭背景后,这个这个……还真是有点不方便,万一捅了什么篓子,进了什么黑名单就会有太多的麻烦事,哈哈……”

  “你还有怕的时候啊?”凌何揶揄道。

  “切,我走啦。”兰斯说完便快步走进人群。

  凌何又拿了一杯柠檬酒,话说这里的柠檬酒比凌何之前喝过的都要清爽,度数不高,很适合现在凌何这样一个局外人的身份。他就这么在场边清闲的观望众人,打算等兰斯在这里凑热闹凑够了就回去。视线不自觉的停留在那个红色身影上,一头及腰的红发,远远看去,像是红色的瀑布。她举止优雅得体,神色大方,仅从外表看还透出一种淡淡的偏向冷漠感的从容,不了解的人还以为是一个趾高气扬盛气凌人的大小姐,就算是需要她仰视的人也觉得是那种不卑不亢的类型。

  凌何在一次场边取餐时近距离仔细看了她两眼,心里有些古怪起来,在她显眼出众的外表下,凌何所感受到的情绪却是一种不安,胆怯,还有一丝慌乱和低落。

  “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凌何心里好奇的咕哝一句,第二杯柠檬酒喝完,可能有点被气氛感染,凌何这次拿了一杯白兰地,然后又挑了些吃的,继续靠在桌子的一端。兰斯那边已经搭讪成功,和伊蕾聊了起来,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凌何笑着摇摇头,小酌了一口,整个食道火热,轻轻呼出一口气,沉默的看着场内众人的百态,独立却不落寞,他很久没在这样的场合做这种事情了,记得上一次还是在公司的年会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